暗杀金日成的秘密部队

为了锻炼队员的胆量,强迫他们喝用死人骨头浸泡的白酒;在突破障碍物训练中如果落在后面,就会有人在背后朝他们开枪射击……


刺杀金日成的“獾作战”行动计划

20世纪60年代末,韩国朝鲜之间局势紧张,双方都展开了疯狂的间谍与刺杀行动。1968年,双方的紧张对峙达到沸点,朝鲜在军队里成立了一个31人的敢死队,派他们前往韩国首都刺杀总统朴正熙。1968年1月21日深夜,31名敢死队员神不知鬼不觉地穿过重重防御的非军事区,经过5天艰难的山中跋涉,直逼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就在敢死队员即将发动袭击之际,被总统府的军警察觉,双方发生激烈枪战,5名敢死队员被当场打死,两人被俘,后来逃走的24人除一人侥幸存活外,其余的均相继被韩国军警击毙。韩国一名当地警察局局长也在这场枪战中死亡。这次“青瓦台袭击事件”震动韩国上下,要求报复朝鲜的呼声不断高涨。

恰恰就在“青瓦台袭击事件”发生的第二天,又发生了朝鲜在元山海域扣押美国“普韦布洛”号电子侦察船的事件,朝鲜半岛局势一时呈引爆状态。

韩国终于下定决心组建一支专门袭击暗杀金日成的特种部队。韩国中央情报局制定了详细周密的暗杀方案,由空军负责招募并训练特种队员和实施暗杀任务。这就是外界鲜为人知的代号为“獾作战”的暗杀金日成行动计划。接受特种训练的敢死队员将乘热气球飞到平壤金日成宫殿的上空,用降落伞降落地面后,实施暗杀行动。当时,金日成宫殿的构造和周围地形早已被驻冲绳的美国空军SR-71高空侦察机拍摄下来,交给了韩国中央情报局。

行动极端机密,空军把训练地点选在几乎荒无人烟的实尾岛。他们派人把岛上仅有的一户人家撵走,并派以金淳雄队长为首的空军特种作战部队在岛上建造了各种营训设施。1968年4月下旬,31名敢死队员抵达实尾岛。大部分敢死队员都是些肇事逃亡的卡车司机、车站的黄牛贩子、冒牌和尚、诈骗犯、酒鬼等流氓地痞式的人物,虽称不上是罪大恶极的犯人,但也是让警察极为头痛的难缠家伙。除此之外,另有5名队员是遭绑架的普通韩国人。

这群有前科的敢死队员被称为“训练兵”,而负责教育训练和海岛守备的另外30名空军特种部队官兵则称为“基干兵”。这支特种部队别称“684北派部队”,由金淳雄担任队长。

一开始,训练兵和基干兵之间有着很深的矛盾和误解,但在此后长达3年的体能和军事训练中,他们终于弥合了彼此之间的矛盾,也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在实尾岛接受了近7个月的魔鬼训练后,他们乘坐军舰被偷偷转移到离朝鲜极为接近的白翎岛,等待出击命令。然而仅仅一个月后,也就是1969年3月前后,他们接到了终止作战的命令。当时,朝鲜半岛南北双方正在酝酿首次红十字会会谈,并最终于1972年7月签署了《南北和平共同声明》。在这种情况下,韩国政F为避免引起局势恶化,决定停止暗杀金日成的计划。


孤注一掷的“实尾岛”叛乱


尽管对停止暗杀的命令极端愤怒和不满,敢死队员也只得重新返回实尾岛,继续他们的训练。但是,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返回实尾岛不久,岛上的供给就基本中断了,每天的伙食质量越来越差,仅以面食充饥。冬天用来取暖的燃料也无以为继。实尾岛渐渐成为了被人遗忘的荒凉小岛。2名敢死队员不堪忍受非人待遇,逃到了相邻的一座小岛上,但后因强奸民女而被处以极刑。由于营养健康状况越来越差,而训练却仍然那么苛刻,5名队员相继在训练中死亡。剩下的24名队员则在绝望和孤寂中艰难地守候,渴望有一天能重新得到国家的召唤和重用,摆脱这种生不如死的尴尬境地。

因为只有极少数干部知道这支部队的存在,所以韩国最高当局直到1971年才开始讨论这支部队的存废问题。新上任的空军参谋长在听说了事情的前后经过之后,立即下令解散这支部队。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才能让这些敢死队员保守秘密。最后,为保险起见,韩国当局作出了“毁掉一切痕迹”的指示。

虽然这个指示并没有明确说明要“杀死全部队员”,但忍耐已达极限的敢死队员还是被激怒了。回想自己近4年来所受的非人待遇和残酷折磨,没有休假,没有足够的食物,没有任何娱乐,没有女人安慰,而现在当国家不再需要他们的时候,就把他们一脚踢开,他们觉得自己成了国家政策和利益的牺牲品。于是一场暴动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1971年8月23日晨5时20分,趁着在营地站岗的基干兵上厕所的空挡,训练兵突然袭击了基干兵的宿舍,这些基干兵因前一天晚上喝了很多白酒,仍在熟睡之中。训练兵用铁锤照着金淳雄队长的脑袋猛砸下去,金淳雄被当场打死。训练兵旋即又捣毁了通讯室。在这场和基干兵的争斗中,训练兵方面死1人,基干兵死12人,其他18人,有的因临时外出有事,有的则因躲在粪坑和岩石洞穴里而幸免于难。

在早晨空无一人的静寂中,训练兵们血洗了实尾岛。紧接着剩下的23名训练兵跳上了相邻的舞衣岛上的渔船,直奔仁川码头。在仁川登陆后,他们又相继劫持了数辆公共汽车,一路不断换乘来到汉城的入口永登浦区。在相继杀死12位普通市民和警察后,他们冲入街树路,准备向汉城进发,与中央政F进行直接谈判。但是由于受到军队的阻止,双方发生激烈枪战,到下午2时40分,大部分训练兵走投无路引弹自爆。现场的公共汽车里发现了15名训练兵和3名乘客的尸体,另有4人逃走,后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

针对这次叛乱,韩国政F一开始对外宣布是遭到一伙身份不明武装分子的袭击,企图把这次叛乱说成是朝鲜游击组织所为。但也许是怕引起朝鲜的反弹,不到3个小时又改口说是“空军特种部队发生叛乱”。因为无法向外界公开承认是暗杀金日成的秘密部队发生了叛乱,所以韩国国防部长和空军参谋总长只好代为受过,“引咎辞职”。

实尾岛暴动发生的前一天,金邦一小队长和金淳雄队长一起到仁川出公差,因私事当晚就睡在亲戚家里,未随金淳雄回到岛上,免遭劫难。事隔32年重新回到实尾岛的金邦一看到眼前成群结队的游客们,不禁生出物是人非的无限感慨。金小队长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训练要比电影里的残酷许多倍,为了锻炼队员的胆量,强迫他们喝用死人骨头浸泡的白酒;在突破障碍物训练中如果落在后面,就会有人在背后朝他们开枪射击等等。现在,金小队长是实尾岛战友会的会长。他每年都要组织实尾岛幸存者到岛S訪问,不只是怀念那些在暴动中遇难的基干兵,也为怀念那些有前科的孤注一掷的训练兵,缅怀他们曾经共同度过的那些摸爬滚打的艰难岁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