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时期的襄樊之战,指的是公元211年,隶属刘备集团的关羽军团从荆州出兵,进攻曹魏占据的襄樊的战役。此战中,各势力之间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真正体现了三国的魅力所在。


先来看看战前的情况吧。刘备取下益州后,又在汉中击败曹军,接着排除刘封,孟达占据上庸,此时,无论刘备个人的事业还是集团的领地都达到了顶峰,继而自封汉中王,确立了三足鼎立的局势。但是,集团内部的派系矛盾也是逐渐显现出来,与此战直接相关的,就是荆州与益州的分裂。刘备入蜀前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在荆州部身上打上自己的烙印,反而是关羽军团在荆州经营多年。


相应的,曹操则在汉中遭到了重大失败,但是这个失败并不影响曹魏势力远胜过孙刘的事实。真正值得一提的是,此时离曹操去世仅仅只有五个月,如何将权力安全传承下去成为他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有人称曹操晚年嗜杀多疑,其实都可以理解为在立嗣关键时期除去一切影响稳定的因素。所谓的“迁都”,我以为也是出于“非常时期稳定压倒一切”的考虑。关羽的军势即使在最强的阶段也不足以威胁许都,但若魏武亲征,而行军时出现意外,那损失可就远远不止失去襄樊了。


孙权的立场呢?吕子明白衣渡江,绝非是东吴心血来潮般的背盟。事实上,早在215年,孙刘就陈兵荆州,蠢蠢欲动,后来是由于曹操攻克汉中张鲁势力,对益州造成直接压力,双方才回到谈判桌上,达成了分治荆州的妥协。就后来的发展看,孙权显然不满足于在占据部分荆州的情况下与刘备同盟的局面。于是又有疑问:既然不满,为何要“遣使为子索羽女”呢?


原因就在于关羽军团的超然地位。关羽问孔明“超人才可比谁类”,以及不与黄忠同列之事,我以为这不代表老关一人,而是整个荆州集团对于刘大量重用新人而自身战功太少的恐慌和不满,所以荆州方面很希望能够立下一个比肩成都攻略的战绩出来。汉中的胜利无疑进一步刺激了关羽和荆州部,这也是关羽发动进攻的重要原因。但是,反过来讲,关羽的不满和他不满后的举动,只是为了争取了在集团内部更高的地位,并没有拥兵自重的想法(当然,以他和同僚的关系也做不到这一点)。而关羽如果与孙权结亲,性质就不一样了——内则拥兵自重对中央不满,外则结交其他势力,那刘备方会怎么看关羽?另外,虽无证据,但我猜测关羽之女可能与刘备之子有婚姻之约(张飞二女为后主妃,而关张情况很相似),如果真是这样,孙权的目的就更昭然若揭了。当然,猜测并无根据,没有说服力。但是说关羽拒亲是因私废公,未免也考虑得太简单了。


战前的情况大致如此,抛开政治的话,这场战役的军事内涵也是很丰富的。首先就从襄樊的地理说起吧。对于发动战役的刘备方而言,襄樊是“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所必须占据的桥头堡。同时,襄樊能够与上庸,房陵连成一片,巩固防守。反过来,对于曹魏而言,襄樊正是拱卫中原的门户。只要曹军在荆州北部站住脚,无论地盘多小,都能成为其统治中心——洛宛、许都的战略缓冲。另外,通过襄樊,南下占据江陵等地,然后顺江而下,也是伐吴的必经阶段。这又牵扯到吴的利益了。历史的经验说明,荆州不保,则吴越难安。直到南北朝时期,荆州地区的主官始终都是南方统治者的心病,乃至后来划为南北荆州而治。再者,孙氏若有图中原之意,从荆州出兵显然比北渡长江击合肥要好。


从时机来看,关羽的进攻是否合适呢?从正面看,荆州军出发时,曹操本人还在汉中,其大量部队仍在东线,再加之长期作战需要补充和休息,几乎不可能短时间内开赴前线。故而关羽进军,曹操无法调动主力参战,而是连续几次派出于,徐,张等大将调动援军,虽然总兵力占优势,但是于禁军迅速失利,徐晃部集结缓慢,导致魏军一度在数量上处于绝对的劣势。另外,汉水上涨的帮助,也可以勉强算作此时作战的有利因素。但是负面的影响无疑更多。首先,汉中曹军虽败,但刘备主力也打得精疲力竭,进入休整期。况且成都众人忙于刘备称王后的人事安排,机构调整,根本不可能对关羽的军事行动作出呼应。汉中、上庸皆为初定,更不适合援助。其次,关羽出战的军队人数不多(通过史书推论,关羽主力约三万),面对后期既要打援,还要围城,又要监视俘虏的局面,只能从后方征调人马。如此,则公安,江陵既无强兵,又无良将,后方不稳。再者,孙刘虽保持表面上的同盟,但荆州问题已经激化,共取一半的妥协只能略为缓和双方的矛盾,孙刘交兵是一触即发。后来的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


这里不禁想要插一句题外话。曹刘主力于汉中并未大打,只是长时间对峙,但是按比率算,刘备投入的成本却远远要大。益州军全部出动,没有任何机动兵力配合关羽的行动。曹操的参战部队虽然也已经疲惫,但是仍能够在其他地方迅速集结数万部队(如于禁徐晃军),以张辽为代表的东线军团,更是在战役初期完全没有动用。不得不说,整体实力上的差距也是关羽败亡的重要原因。


从全局来看,襄樊之战的时机并不合理。这就让我想起了襄樊之战发起人的讨论。史书没有任何关羽奉中央命令出兵的记载,已经是共识。如果是刘备命令关羽出战,根本没有保密的必要。关于刘备(或者诸葛亮)害死关羽的说法,我更以为是无稽之谈:杀关羽固然对巩固统治有利,但是代价若是丢失荆州三郡,就太不值得了。换句话说,荆州三郡在关羽手上,刘备虽不放心,但总好过在曹操或者孙权手上。另外,就关羽对“受封前将军”一事的态度来看,很难说刘备的命令对关羽有多大的节制作用。然关羽虽为假节钺,但是发动如此规模的进攻,名义上还是要报到一下的,不过这个报到,想必和刘备向献帝“申请”当汉中王的使节性质差不多。


闲话到此为止,还是回到战役本身吧。关羽北进时,曹仁镇守樊城,总督荆襄军事,于禁帅援军驻扎在樊城北,南阳的徐晃则是曹军的机动兵力。曹仁兵力只有数千,而襄阳太守吕常地位远低于曹仁,守军应该更少,估计两城相加约万人左右。于禁援军共计超过三万,没有太多疑问。而徐晃兵力不详。史料记载,曹操曾派出徐商、吕建归徐晃部,但仍令徐晃等待殷署,朱盖等十二营到达后再开战。在此后又谴张辽参战。依此推测,徐晃部得到增援后,仍然在数量上不占据优势,再结合徐晃在曹军中的地位,我个人认为其总兵力不超过两万五千。至于关羽,由于有记载称他曾在率三万人与孙权对峙,可以认为这三万人是荆州军团主力部队。加之三郡留守兵力(依经验判断这样的大城每城应该有数千驻军)和各地守军,总共应该是四万以上。从兵力来看,战前曹军远远胜出。但由于于禁部迅速溃败,真正参与作战的是曹仁和徐晃的部队,数量不占优。关羽的问题则在于没有安排(也没有多余力量安排)预备队,后来不得不抽调公安江陵守军,实在是捉襟见肘。虽然吕蒙称病让关羽放松警惕,但若前线兵力足够,又何须抽调守军?


关羽率军到达前线后,双方并未产生大规模作战,不过关于庞德的记载中倒是录入了一些试探性进攻的记录,也成为演义中庞德大战关羽的来源。到八月,降大雨,汉水上涨,淹没于禁军,关羽降于禁,斩庞德,俘虏数万曹军。关于羽军是否刻意开堤放水之事,由于缺乏证据,争论并不多,普遍认为是羽军无意水攻。接着关羽乘胜围襄樊二城。这次重大的军事胜利也导致魏官员荆州刺史胡修、南乡太守傅方投降。曹操得知襄樊威胁,才火速从汉中回洛阳。这时候关羽军是最强盛的时期,襄樊二城守军不多,陷入苦战。徐晃部兵少且多为新兵,暂时无法出战。身居左将军高位的于禁投降,造成了朝中和军中的人心惶惶。而关羽军正是新胜之师,士气高昂。东吴方面,这个时候吕蒙已经计划夺取荆州,遂称病麻痹关羽。由陆逊接替。如果不考虑吴军的潜在威胁的话,羽军唯一的隐患在于接收数万降兵,补给困难。这是关羽失败的又一个重要因素。


需要注意的是,这时候吴的态度并不明朗,一向主张夺回荆州的吕蒙已经做好了进攻准备,但孙权并没有下定与刘备集团翻脸的决心,随着前线局势的变化,他也十分犹豫。在关羽占据上风时,孙权甚至有“援助”蜀军,以图分一杯羹的想法。而关羽擅自“借用”吴军粮仓之事,才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抛开史实不论的话,关羽此时有机会获胜——那就是在十月之前攻克襄樊二城,主力回师。徐晃进军是为了保住襄樊这个战略要地,同时解救曹仁、满宠等重要将领,如果襄樊被羽军攻克,那么徐晃乃至张辽的援军就失去了意义,再换而言之,只要襄樊保住了,徐晃军损失再大都是值得的。而襄樊若已经失守,徐晃部进攻只能是无谓的牺牲。曹魏集团本身正处于新王即位的非常时期,不到一年后,曹丕又忙于自立,更无暇发动大型军事行动。不可能短时间内组织军队进犯襄樊。另一方面,吴的吕蒙也必然会重新考虑得失。吕蒙的部队数量只有两万,再加之陆逊有数千部队,吴军总数并不多,进攻的前提就是偷袭。而目标也明确的放在夺城上面,倘若吕蒙进攻前襄樊之战已经结束,他只能寻找其他的机会了。曾闻有人说,此时魏吴已经是联盟攻蜀,如果徐晃,曹仁同时用兵,关羽仍然危险。这一观点显然是忽略了魏吴短暂同盟的基础——那就是魏需要不惜一切代价保住襄樊,而吴希望用最少的损失夺得荆州全境。当这个基础不复存在时,谁首先发动对蜀军的进攻,得益的只会是另一方。


以此引起的变化,实在是不可预料的。吕蒙死后,东吴对待荆州问题的态度会不会变化,以及关刘之间,荆益之间的关系会怎么发展,曹丕会采取什么策略等等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三国的历史会怎样改写,就太复杂了。


不过从历史看,这个假设的前提是难以成立的。襄樊自春秋起就是楚地的要塞,一直是著名的坚城(尤其是襄阳)。自关羽后吴军又曾数次进军,企图攻克襄樊,但没有一次胜利。吴曾经短暂占据襄樊,但是那是因为魏战略性地放弃两城,令曹仁焚城撤兵。后来曹丕忙于代汉登基,才让襄樊归于吴治下。曹仁随后收复襄樊,也没有经过大战,因为当时东吴与蜀敌对,不能轻易与魏产生大规模的军事冲突。三国时期,攻襄樊从来没有取胜的例子,而且孙坚、关羽均死于此。吴军的几次进犯,除公元230年陆逊指挥得当避免了损失之外,都是损兵折将。


所以,历史的发展是,曹仁、满宠、吕常坚守城池,关久不攻不下。直到徐晃军集结完毕,参与作战。同时,时间越长,则补给问题越突出,关羽擅自“借用”了吴军的军粮——这成为了吴军出战的导火索。魏、吴的夹击令关羽军迅速崩溃。其实,此时在前线关羽军的形势也在恶化。攻城不克,援军又至,关羽作出的决定是以五千人阻援,事实证明他的选择并不正确,五千人的部队未能阻止徐晃军的推进。此时如果派少数部队监视守城军,而以主力打援,可能是更好的选择。当然,自吴军参战后,关羽能不能阻止援军已经没有意义了,但是若时间再向前提一下,关羽在围城久攻不下的时候如果意识到战役的艰难性和后方可能出现变动,则应果断撤军。因为魏国援军正在陆续前来,敌人会越来越多,而己方已经没有任何机动兵力了。(刘封孟达拒绝援军,成都又没有声音)这样的话,虽未能占领襄樊,但蜀军以很少的损失歼灭/俘虏三万魏军,还俘获魏军重要将领于禁,依然是蜀军大胜的局面。

事后孔明人人会作,也不深入了,还是回到主题。选择撤退以图保全部队,说明危机之下关羽还是比较清醒的。问题在于,撤退往西蜀的路线已经被吴军切断了。从关羽的移动方向来看,他的打算沿长江西进入川,但是,陆讯已经占领夷陵和姊归,关羽行至当阳,麦城,就无法继续西行了。朱然、潘璋再占领北边的临沮,关羽就彻底陷入重围中。从关羽屡次谴使至吴军来看,他大概是希望议和,让出荆州,请求吕蒙让出入蜀之道。而吕蒙没有应允。我以为,吕蒙坚决要歼灭关羽军,有三个理由:其一,吕蒙历来主张武力解决荆州问题,属于东吴的鹰派;其二,夺取荆州,已经是宣布孙刘彻底敌对,多杀一个关羽,在外交上也没有什么损失;其三,关羽军士兵多为荆州人氏,并不愿意入蜀,在吕蒙的心攻之下,纷纷逃散,如此,则关羽军地利,士气,兵力,补给皆无,要消灭之并不需要太大代价。


有人提出,关羽可以向上庸、房陵方向移动,也可以入蜀。那一段路程并没有被封锁。单从军事上讲,论述颇为有理。但若是结合实际情况,这一举动就不现实了。首先,曹军没有追击关羽,正是希望他保留一定实力与吴军作战,让吕蒙也承担一些损失。而关羽如西去,曹军则很可能会进行追击。其次,关羽对荆州的局势判断失误,由于吕蒙反动袭击时成功封锁消息,关只知道吴军参与了战斗,并不清楚江陵公安已经失陷。再次,关羽得知后方沦陷后,又对吴军的战略目的判断失误,误认为吴军会允许他入蜀(上已述),而从吴军的安排看,陆逊、朱然的行动明显是要全歼羽军。(PS:据《Z国战争史》称孙权还派遣韩当周泰向房陵移动,不才孤陋寡闻,不知出自何处,但根据二人前后的职务防区看是很有可能的)另外,关羽此战曾经屡次向上庸请求增援,但刘封孟达没有出兵,也影响了关羽的考虑。


于是又谈到刘封孟达的问题。“羽迷”们迁怒糜芳还有点道理,归罪于他们两个实在是太冤枉了。他们此时绝对没有增援的道理。上庸房陵初定,地理上脱离西蜀,申仪归服不过是权宜之计,且封达二人不睦,这块地方实在危机四伏(后来的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自顾尚且不够,何以救关羽?此其一;两人所率兵力不过一万人而已,还有许多是当地的旧部,战斗力不值得相信,增援也未必起到作用,此其二;关羽虽官高权重,但所辖只是荆州,没有指挥刘封等人的权力,关发动战役可以不经过刘备同意——他手握荆州三万人马,刘备也不能轻易动他,而刘封等要是擅自出战失败,只能提着脑袋去成都了。此其三。再者,关羽选了个刘备益州进入休整期的时间擅自作战,成都不闻不问的态度也就可以理解了。


荆襄一带同时有三方势力存在,相互关系复杂,堪称是三国勾心斗角的缩影。虽然此战本身在军事上没有太多内容(主要是指关羽“水淹七军”,吕蒙的指挥还是很有水平的),但是各方势力态度伴随战役过程的不断转变,尽现了三国不可捉摸的魅力。


蜀国无疑是战役的最大“受害者”。东线军团全军覆没之后,隆中对就无从谈起,后来武侯北伐,缺乏呼应,让魏军战略布置轻松了许多。另外,益州的东大门也由此打开,而上庸自此更加孤立,日后终于发生了变乱。外交上连吴抗曹的优势也就此失去。从土地,人口上讲,刘氏也正是从此坐稳了三国的系军。除去了一个权力甚大而又不尊号令的关羽不值得高兴,因为刘备集团派系问题之错综复杂,远非关羽一死可以解决。而且,荆州之失还间接导致了两年后蜀国的又一场灾难——夷陵之败。


曹魏则是顺利的渡过了新王即位与代汉立魏这个关键时期,没有出现動-亂就已经是胜利,更何况襄樊未失。孙刘联盟的破裂,虽然并非此战之功,但却是此战直接导致。不过这次受挫给曹魏的印象也是够深的。晋书所记载曹丕焚襄樊二城而撤军之事正源于此:于禁的惨败严重影响了军心和守住襄樊的信心;大量援军的到来和当年的水灾导致一时间补给不及;孙权以新胜之师全据荆州,令魏朝文武惶恐,担心孙权进攻襄樊。事实上曹丕的担心多余了。与刘备撕破脸皮后,孙权根本就没有力量向北进攻了。


孙权终于如愿以偿得到荆州,虽然打破孙刘联盟转而想魏称臣,但并没有什么直接损失。掌握长江上游后,天险更加巩固了。吴的人口土地也得到了增长。两年后的夷陵之战,吴付出的代价也并不大。单论此战孙权是最大得益者,不过若稍微看得长远一点,也正是由于孙刘的矛盾激化,魏国放弃襄樊时,双方没有能够利用这个机会,直至襄樊复归于魏。自荆州北上无疑比攻击徐州要现实许多,但当孙刘再次联盟之时,魏早以认识到了放弃襄樊的错误,而趁孙刘敌对重新占领。后吴军屡伐襄樊不克,武侯北伐亦无甚功绩,魏晋根基终不可动摇,三国最终一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