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5月11日,兰斯人在帝都的情报网第一次得到神华帝国宋巴战役的具体方案。过程很巧合,卡玛王国大使馆二等秘书斯考特先生在他平时喜欢的饭店用餐,这家风味店是他的最爱,每个月都会去吃上几顿。斯考特先生认为,帝都的美食都隐藏在那些平凡的外表平凡的小店里。这些小店需要有人“挖掘”出来。斯考特先生衣冠整齐地进入小店,侍者立即将这个熟客领到一个靠窗的位子,斯考特拿过菜单搜寻着,他作为一名老外交人员,精通神华语,达到了轻松读书看报的地步。在他正式身份之外还有一个秘密身份,他的兰斯联邦情报局的情报员。取得神华帝国军事情报是眼下最当紧的任务,但确是个艰巨的难以完成的任务。神华帝国的反间谍机构非常厉害,由于战争,原来的一些渠道都失效了,好在卡玛王国和神华帝国一直是友好国家,他有这样一层保护色,在神华帝国的首都可以自由行动。斯考特努力接触军方人士,虽然有过几次机会,比如在一些酒宴上结识一些军官,但都没有机会从他们那里得到有用的情报,军官们的嘴巴很紧,彼此间互相监视(斯考特就是这样认为的),更不可能发展为自己的下线了。帝都最不缺的就是军事新闻,几乎每个居民都可以讲述一串串的新闻,但在行家斯考特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价值。比如现在,旁边的桌子上一个穿着衬衫的汉子正吐沫飞溅地讲述战场逸闻,帝国将士如何神勇,如何在齐宗会战中将兰斯人打的一败涂地。

齐宗会战结束都快半年了。斯考特就着啤酒吃着烤羊排,这家餐馆的羊排非常地道,有罗卑风味。天已经开始热了,汉子穿着衬衫并不突兀。斯考特微笑着听汉子吹嘘,这种吹嘘一般会有人接茬,果然,旁边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接过话题,“你也别尽吹龙元帅,据说他到海上,半年来一无所获,要我说,这隔行如隔山,陆地猛虎未必也是海底蛟龙。”另外一个人不高兴了,“你懂个屁,没听说吗?皇帝陛下将无能的海军司令给撤了,龙行健元帅当了司令官,龙元帅是什么人,那是太阳神派来辅佐皇上的,打仗从没对手。瞧好吧,龙元帅马上就要打宋巴岛了,叫什么约克港,一个破港口,经得住咱们打?”

斯考特的耳朵竖起来了,约克港是宋巴北部大港,神华人选定此港实施登陆非常可能。一个平常的食客怎么知道约克港?就像回答他心中的疑问,那个驳斥戴眼镜的人说道,“我表弟在总参,知道吗?总参谋部,说出来吓死你。”“你表弟不是总参谋长吧?”周围的人哄笑道。“你们别他妈不信。林枫将军,知道林枫将军吗,我表弟是他的副官。”

斯考特知道代总参谋长林枫。如果此人说的是真的呢?斯考特觉得今日的烤羊肉味道差了很多。斯考特先生是个敬业的情报官,这条消息按照他的渠道传回国内了。他不知道的是,那天的饭局完全是陷阱,帝国保安总局早已盯上了他,在抓捕机会来临前尽可能用猎物传递一些假情报是保安总局惯用的手法。

进入5月中旬,关于神华人即将登陆宋巴的情报骤然多了起来。斯考特先生的那条情报只不过是数十条类似的情报中的一条。这些情报的来源不同,但大都指向了约克港。在参谋总部主持的情报分析会上,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格林德沃上将对这些情报嗤之于鼻,认为联合舰队主力尚存的情况下就谋划登陆是白痴的行为,连百分之一的真实性都没有。

参谋总长海因茨上将却认为不能等闲视之。理由有三,一、已经证实大洋舰队司令官黄锋上将被撤职。说明轩辕台对海军不满,海军图谋进攻是必然的。崔煜和龙行健这两位大敌一直呆在海军,旁证了对手将有大手笔。否则轩辕台不会做如此安排。二、近半个月来,敌人的航母活动越来越靠近了宋巴岛,从纺锤岛起飞的重型远程轰炸机在敌航母战斗机的掩护下对宋巴岛进行了四次袭击,5月7日就有两次。四次袭击偏偏都没有约克港。三、已经证实神华陆军的精锐正在向太平州一带集结。番号尚未证实,但规模很大。通过金牛州的军列在一天内就过了12列,平板车上全部蒙着帆布,但仍可以看出坦克和装甲车,说明是装甲部队的调动。太平州那边也证实了这些军列的到来。肯定不是参加红旗军对靓港的突击,那么只有一个解释,这些是用于登陆宋巴的部队,如果敌人没有迫在眉睫的行动,这么早集结陆军部队干什么?”海因茨扬了扬他的长眉,“先生们,我相信敌人准备登陆宋巴,时间不会很远了。格林德沃司令官,如果敌人全军前来,你有战胜敌人的把握吗?”

满头银发的格林德沃上将站起来,“敌人一线航母可以投入战斗的至少有十三艘,我军只有九艘。最快的二艘新航母编入舰队还要40天左右。护航战舰我军的实力也逊于敌人,单纯的海战我没有胜利的把握。但如果敌人来登陆宋巴,我则有必胜的把握。”格林德沃的意思很明白,对手无法兼顾两个任务,加上宋巴岛的上千架陆航飞机,格林德沃将军的话没人怀疑。“总长先生,我认为他们是以登陆为诱饵,骗我实行决战。我还是那句话,联合舰队在,宋巴岛安然无恙。”无独有偶,格林德沃倒是黄锋的知音。

“可是我已经闻到了登陆的气味,是的,很强烈。”海因茨感到强烈的不安,“亨特将军,您的部队情况如何?”亨特中将是驻守宋巴岛的陆军十七军团司令官,是防守宋巴的陆上负责人。

“报告总长,十七军团已经按照计划展开了部队。第53军驻约克港周围。21军驻坎加贝一线。第8军主力驻佩斯德桑卡,这是经过参谋总部同意的布阵------”

海因茨微微点头。确实,十七军团的防御布势是经过参谋总部的批准,或者说是参谋总部的意见。亨特中将的毛病是唯上严重,上级的命令绝对能够不折不扣地执行,缺点是不敢向上级申辩,困难也不敢多提。比如十七军团,名义上辖三个军十一个师团(其中第8军第8师团为装甲师团),但兵员并不充足,有一半的部队未达到满员状态,火炮和坦克都没有配齐,运输车辆也不足。这些都应当由他这个军团司令向总部提出,特别是在宋巴之战日益临近之时。但至今未看到亨特的报告,哪怕是口头的。搞得海因茨亲自派人去宋巴了解十七军团的装备缺员情况,最近才开始补充这个军团,陆续调去一个旅团,加上从宋巴就地征召的退伍军人,使该军团达到12个师团的编制,而且部队的满员率有了很大的提高,但靠这个军团防御如此大的宋巴岛是不够的,绝对不够的。

“亨特先生,你认为敌人最可能的登陆点是哪儿?”海因茨和颜悦色地问。

“约克港和坎贝宁。综合位置,交通和水文条件,应当是这两处中的一处。”亨特倒是很肯定,他的部队也是据此配备的。

“更可能是哪处呢?”海因茨又像是问自己。

“约克港。”这代表了参谋总部跟前线将领的大部分人的意见。但海因茨上将不这么认为,最大的可能就是没可能,这也算军事学的铁律之一。我们想到的敌人也能想到,难道不是吗?海因茨痛感战争的主导权落在了敌人手中,陆地是这样,海上也是这样。像现在,只能研究敌人的进攻方向,自己有七八处需要注意的地方,敌人可以任选一处进攻。海因茨内心强烈希望发起反击,哪怕是战术层面的,比如对五倍岛或者四倍岛的袭击,转移对方的注意力,打乱敌人的布局------但格林德沃的持重和敌人重兵东进使得这些设想永远停留为设想。

海因茨对崔煜和龙行健这两个大敌做过细致的研究,认为这是一对黄金组合,一个运筹帷幄,一个决胜千里。导致联邦陆地的几次大败都是这二人联手的结果,人们总盯住了前线统兵将领却忽略了统帅部的作用,导致龙行健的光芒甚至盖住了崔煜。现在崔、龙二人近距离组合了,崔、龙二人在与黄锋的角逐中占了上风,这绝对导致神华帝国海上作战风格的改变。见微知著是天才和庸才最明显的区别之一。

敌人会主动进攻!而且是决定性的进攻!崔煜和龙行健骨子里流淌着的都是进攻的血液,敌人绝对会进攻宋巴。

宋巴不能失守!如果宋巴丢失,神华海军可以以宋巴为依托从容从海上攻击靓港,坚守了一年之久的靓港将失去坚守的条件,联邦军队将全部退出南五州。宋巴丢失,将使联邦广袤的西海岸暴露在神华海军的炮口之下,联邦将再无还手之力!抛开军事上的影响不谈,经济上的影响也是致命的,宋巴的铁矿石是联邦不容商量的战争资源,没有宋巴的资源,取胜战争是不可想像的。

作为战争首脑机关参谋总部的一号首长,海因茨将军对宋巴岛的意义比谁都清楚。令海因茨苦恼的是他自己也深受交通线牵累之苦,宋巴岛的矿石和粗钢都要从海路运回联邦内地,神华人已经盯上了这条意义非凡的运输线,越来越多的潜艇被派到这条运输线上,就4月份一个月就击沉敌人的十四条潜艇,代价是230万吨的物资沉入大海。格林德沃不得不派遣更多的舰船为这条战略生命线护航。

“亨特将军,总部已决定调66军加入您的军团。部队已经在温泉关集结了,不日即装船启运,有关计划今天晚上即可下达。联合舰队要确保运兵船的安全。”海因茨宣布了决定,也终结了这次不轻松的谈话。就在这时,海因茨收到一条消息,神华人的一支航母编队出现在约克港的外围海域,这支编队外有敌人的大批运兵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