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英国《星期日苏格兰人报》报道,众所周知,1945年5月8日,随着德国代表在柏林城郊苏军司令部内的苏美英法四国代表面前签署无条件投降书,代表着欧洲战场的反法XS战争胜利结束。然而不为人知的是,在远离柏林2000英里外的北极地带的一个第三帝国前哨,还留有11名被遗忘的N粹士兵,他们靠吃罐头食品为生,直到1945年9月4日才向一组发愣的挪威海军正式投降,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欧洲二战应该是到1945年9月4日才算“真正结束”!直到近60年后的今天,这一匪夷所思的故事终于被两名仍然活在世上的德国老兵披露了出来。


“腰刀行动”:11名士兵前往北极小岛


据现年81岁的德国老兵亨兹•斯奇奈德称,二战中,他原是德国海军中的一名下士,同时也是一名山区和冬季军事行动专家,曾经受过操作气象设备的训练。1944年夏季,德国海军气象站登出招募信息,要求招募一些士兵到冰天雪地的寒冷地带从事气象勘测工作,滑雪爱好者斯奇奈德立即报了名。斯奇奈德对《星期日苏格兰人报》记者回忆道:“他们问我们是否愿意到冰天雪地中工作,我认为这项任务适合我,因为我喜欢滑雪。”



另一名现年80岁的德国老兵西格弗雷德•克扎普卡道:“我们惟一所知道的是,我们将去一个冰天雪地的地方,那可能意味着北极,我当时很年轻,喜欢冒险,所以我就参加了。”



于是1944年9月,11名德国官兵组成的小组乘坐一艘U艇从被德军占领的挪威特罗姆瑟港起航,前往位于北极地带格陵兰以东的挪威斯匹次卑尔根岛,他们的任务是搜集当地对N粹战争机器至关紧要的气象信息。这一任务是如此机密,以至于这个小组甚至没有一个正式的名称或军方编号,他们此行只有一个任务代号:“腰刀行动”。





N粹“天气预报者”令盟军头疼不已





克扎普卡回忆道:“我们设法穿过盟军对挪威海港的封锁线,他们试图阻挡我们,但没有成功。”11名N粹士兵乘坐U艇来到了斯匹次卑尔根岛,在岛的东面安营扎寨,然后将仪器收集到的气象数据传回德军位于特罗姆瑟港的总站。





德国历史学家和二战研究专家弗朗兹•塞林格解释道:“在二战中,事先获得北极地区的气象信息是至关紧要的,因为流过冰岛的空气对北大西洋上空的气候模式将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如果你在斯匹次卑尔根岛有气象基地,那么你就会事先知道北大西洋未来几天的天气。”






11名N粹士兵收集的气象信息是如此重要,他们的气象信息全都是经过加密后传送出去的。这些气象信息除了帮助德国U艇袭击盟军船只外,还在德军的西线反击战———阿登高地反攻或凸出部战役中起过作用。这次攻击发生在1944年12月16日,N粹反攻时的坏天气意味着盟军无法采用更强大的空军力量阻止德军进攻。





事实上,盟军为了擒住这些至关紧要的N粹“天气预报者”,曾派出驱逐舰前往斯匹次卑尔根岛地区进行搜索,但并没有成功找到这11名德军士兵。








他们曾经养过一群北极熊崽





11名N粹士兵在岛上靠吃罐头食品为生,他们足足带来了3年的食粮。除了盟军搜索外,北极熊对于这11名N粹士兵就是最大的威胁。每当他们晚上外出时,都会携带步枪,以防遭到北极熊的攻击。他们一共射杀过4只北极熊,留下了一群小熊崽,这些德国士兵只好自己照顾起这些熊崽孤儿。





在漫长的北极冬季极夜中,这些士兵们在他们的首领威廉•迪格博士的帮助下,开始学习科学、地理、哲学和数学等知识。亨兹•斯奇奈德回忆道:“迪格博士是一个博学的人,他知道由于战争,我们都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因此他开始花费时间教我们各种知识。”





克扎普卡道:“当时最糟糕的情况是我们不知道德国家人的情况,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在哪里。整个行动都是如此机密,海军只是每个月通知我们的家人一次,说我们一切都很好。






1945年5月8日德国投降日这一天,这些N粹士兵收到了从挪威特罗姆瑟港他们上司那里传来的消息,说战争已经结束了。上司要求他们处理掉炸药、销毁所有秘密文件,以后播报气象信息再也不用加密了———他们仍留在北极服役。





“被遗忘的N粹士兵”困守孤岛





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斯匹次卑尔根岛的这个N粹小组困在这个冰天雪地中,只有一艘划艇可用,尽管他们还有两年的食粮。一开始,他们等待有人联系他们,相信有人会通过电台收听他们的气象报告,但几个月来,根本没人联系他们———他们成了一群被遗忘的N粹士兵。








克扎普卡道:“我们非常担心自己的家人,我们曾听到家乡城镇被盟军轰炸的消息,我们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





最后,他们开始向盟军电波频道发送信息,挪威军方最后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于是派了一艘海豹捕猎船抵达斯匹次卑尔根岛,接受这最后一批N粹士兵迟到的投降。





他们成了最后一批投降的德国兵






船只在1945年9月4日抵达该岛,此时距欧洲战场结束二战已经4个月过去了。克扎普卡回忆道:“他们及时找到了我们,如果再过几周,厚冰将使他们无法抵达我们的滞留之处。我们必须再准备度过另一个冬天。”





这最后一批N粹士兵的投降一幕显得有些滑稽。斯奇奈德道:“挪威人登上岛后,我们在一起吃了一顿饭。接着我们的司令官站起来说:‘我想我们现在应该投降了。’可当时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腰刀行动”的德军指挥官威廉•迪格博士的儿子埃克哈德•迪格博士回忆道:“我的父亲跟我说起过他的投降,他摘下他的手槍放到挪威指挥官面前的桌上,挪威人有点发愣,瞪着手槍问:‘我能保留它吗?’我父亲说可以,因为他们已经投降了———因此,他们是欧洲最后一批投降的德国士兵。”








八旬老兵孤岛重逢,回首往事感慨万千





11名德国士兵后来全都成了战俘,被带到挪威关押了好几个月,后来他们被送返德国。二战后的德国被分成了东德和西德,“腰刀行动”中的11名德国士兵在冷战中分隔两地,他们再也没有一起重新团聚过。





直到最近,两名还活在世上的“腰刀行动”老兵亨兹•斯奇奈德和西格弗雷德•克扎普卡才重新在斯匹次卑尔根岛相逢。回首往事,两人感慨万千。如今,当年他们工作过的斯匹次卑尔根岛气象站仍然完好无损地保存着,不过现在已成了一个紧急避难站,向任何一个被困在斯匹次卑尔根岛的人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