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诺曼底战役作战的国军士兵!!!!!

看了有说日裔美军在欧洲作战资料,就想找找Z国军人在欧洲作战资料!虽然仅仅是20多个海军军官在那的体验(没有在战火的最前线)但是还是感觉不错呵呵!


当人们翻开波澜壮阔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史时,著名的大西洋海战、诺曼底登陆战等,似乎都与Z国军人无缘。但事实上,曾有一批年轻的Z国海军军官参加过这些军事行动。他们的名字在各国史书上并无记载,他们的事迹更是鲜为人知。近日,当年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的黄廷鑫老先生,讲述了在欧洲那段边学习、边参战的经历。

早就听说60年前,当时的Z国政F曾选派了20多名年轻的Z国海军军官到英国学习海军。在英国期间,他们不仅参加了诺曼底登陆,还参加了二战后期欧洲战场的许多军事行动。后来,这20多人中有4人参加了Z国人民JF军的海军,留在了祖国大陆,他们是卢东阁、郭成森、王显琼和黄廷鑫。如今,卢东阁、王显琼两位老先生已经去世,84岁的郭成森先生也卧病在床。只有黄廷鑫老人,讲述了自己在欧洲的那段难忘经历。

去英国的路上,第一次见到了真正的海战黄廷鑫的老家在安徽省安庆市。

1936年,19岁的黄廷鑫从全省最好的中学安庆高中毕业,考取了青岛海军学校。

海军学校毕业后黄廷鑫又到成都上了陆军学校,成为黄埔17期学员。1942年,他快毕业的时候,國M党军事委员会决定,选派一些年轻军官到英国、美国学习海军。

黄廷鑫还记得,考试地点在陪都重庆,送他们去国外学海军的钱是美国给國M党政F的军事援助。由于日本人的封锁,國M党就算买了武器也运不进来,于是决定用这笔钱来培养海军军官。

考完试,黄廷鑫在重庆等了整整1年,直到1943年的六七月间,他们去英国的24个人才出发,路线是先从重庆到昆明,然后从昆明乘坐美国人的飞机到印度的加尔各答。飞越喜马拉雅山时,景色的壮观和飞行的危险让老人终生难忘:“从天上往下看,整个喜马拉雅山就像一个冰冻的海洋,漂亮极了。但青藏高原上空的气压也变化无常。我们坐的是军用运输机,飞机忽地掉下两三千英尺,我们的头一下子都顶到舱顶上了。”

最后,他们在加尔各答上火车到孟买,在那里等待商船组成船队,然后在舰队的护航下一同前往英国。当时,德国潜艇对反法XS同盟国实行海上封锁,商船必须有海军舰队护航才安全。

黄廷鑫他们坐的是邮轮,整个船队由1艘巡洋舰和7艘驱逐舰护航。没想到,在地中海还真碰上了德国潜艇,黄廷鑫平生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海战。两艘驱逐舰脱离编队向潜艇进攻,一艘驱逐舰负责用仪器跟踪潜艇,锁定目标、发出指示,另一艘则发射深水炸彈攻击德国潜艇。战斗的结果是德国潜艇被打跑了。

Z国军人第一次参加海上实战,并在“北角战役”中立功

1943年10月,这批Z国军官到了英国的普利茅斯港,那里是英国的一个舰队司令部。很快,他们进了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编成一个“Z国班”开始学习。

3个月的短期培训结束后,Z国军官们被分配上舰实习。卢东阁、郭成森去的是英国北海舰队的重型巡洋舰“肯特”号。当时,德国为了切断反法XS盟军向苏联运送军火物资的海上要道,派遣其挪威海军基地惟一能出航作战的大型战舰“沙恩霍斯特”号巡洋舰,出海截击反法XS盟军运输队。英国皇家海军得到情报,立即从大西洋驶向北冰洋,由3艘航空母舰、1艘战列舰、14艘驱逐舰、2艘巡洋舰、10艘潜水艇组成的特混舰队打响了著名的“北角战役”。

战役中,“肯特”号主要执行后卫和增援任务,在主攻军舰把“沙恩霍斯特”号打哑后,才轮到“肯特”号冲上去,用266毫米的主炮猛轰一气。卢东阁、郭成森在见习副炮长的岗位上第一次体验了海上实战的滋味。

击沉“沙恩霍斯特”号后,英国舰队随即奔袭了挪威的阿尔塔港。一批接一批的“剑鱼”式飞机从航空母舰上起飞,把数百枚1600磅的重型炸彈投向在港中“养伤”的德国海上巨舰“梯尔比兹”号战列舰。4.1万吨的巨舰被炸成了一堆废铁,直到二战结束也未能修复。德国军舰也发动了疯狂反击。

战斗中,正在值更的郭成森一眼看见了德军潜艇的潜望镜,他当即按响警铃,报告德舰正从右前方袭来。“肯特”号一个急拐闪避,两枚鱼雷擦着舷边掠过军舰左侧。

黄廷鑫上的是一艘美国制.造的、名叫“搜索者”号的轻型航空母舰,万吨级,能载25架飞机。

“搜索者”号当时执行的多是护航任务。在没有军事任务时,出海训练也很频繁,每周要搞一两次。航空母舰训练最多的是飞机和舰上的联系,飞行员和舰上指挥人员甚至连对方的声音都能一下子分辨出来。黄廷鑫在舰上的主要任务是航海值更。军舰在海上的角度合不合适,在编队中的位置对不对,都由值更军官负责。在航空母舰上值更不是简单的事情,航母必须根据风向、水流来决定航行的状态,从而保证飞机顺利起降。

黄廷鑫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参加诺曼底登陆行动的。代号为“霸王行动”的诺曼底登陆作战计划是出奇制胜的。反法XS盟军在准备阶段采取了一系列伪装欺骗措施,结果造成德军判断错误,以为反法XS盟军的进攻重点是在加莱,所以只留了一个装甲师在诺曼底驻防。1944年6月6日,艾森豪威尔突然率领反法XS盟军出现在诺曼底,德军毫无准备,元帅隆美尔还在德国为其妻子过生日。很快,反法XS盟军就如怒潮般涌上海岸,突破了德军的“大西洋壁垒”。从此,法XS德国陷入了苏联红军和英、美军队的夹击中,迅速走向灭亡。

“搜索者”号执行的是支援登陆的任务,主要是在外围反潜,防止德国潜艇给登陆行动制.造麻烦。黄廷鑫回忆说,1944年6月5日晚上,“搜索者”号从贝尔法斯特出发,绕到英吉利海峡,由北往南游弋。

那个时候,德国的海军已经不行了,海上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当天晚上,黄廷鑫没有值班,第二天上午,在他当班时传来消息,说盟军已经在诺曼底成功登陆了。后来黄廷鑫才知道,他们这批在舰上实习的Z国军官全都参加了诺曼底战役的海上作战,他们有的在巡洋舰和驱逐舰上,有的在战列舰上,还有的在航空母舰上,分别担任主攻和掩护任务。像卢东阁、郭成森、王显琼所在的军舰都在一线,任务是炮击海滩。郭成森在副炮长的位置上指挥发射了数千发炮弹,不仅摧毁了德军大量的岸防设施,而且还在布雷封锁作战中,击沉了一艘德国大型救生船和4艘运输船。

差一点赶上對日作战诺曼底登陆后,黄廷鑫紧接着就随“搜索者”号参加了反法XS盟军在法国南部土伦港附近的登陆作战,时间是1944年的10月。黄廷鑫说:“我们的4艘航母一起加入了编队,这一次我们可是直接参加战斗了,当然主要还是由飞机攻击德军防线,掩护登陆。德国海军那时候已基本没什么战斗力了,反法XS同盟国的船只畅行无阻。在土伦登陆时,海面上全都是反法XS同盟国的商船。”

法国南部登陆胜利后,“搜索者”

号开到马耳他稍作补充,就又出发到埃及的亚历山大港,执行反法XS盟军进军希腊的任务。在希腊海域,黄廷鑫到了克里特岛的外海,“搜索者”号的任务是空投希腊王族成员,让他们回国重建政F。1944年年底,“搜索者”号回到英国,黄廷鑫也结束了在航空母舰上的服役经历。接下来的一年中,黄廷鑫和他的同学们全都在学习正式的海军课程。

近一年的学习结束后,黄廷鑫又被派到英国太平洋舰队参加對日作战。他还没赶到舰队司令部所在地,日本就宣布投降了。不过,他还是上了一艘重型巡洋舰实习,到过越南的西贡、菲律宾的马尼拉、日本的横须贺和香港。后于1948年回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