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 中卷 第二十二章

刘才友 收藏 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2/[/size][/URL] 渐渐地,小城人对日军的占领趋向于麻木了。对于日本宪兵的上街巡逻,对于日本军人随意殴打行人,对于东家家亡西家人死,……对于一切的一切,早已司空见惯,当怪不怪,甚至也不激动,也不气愤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大祸临头,也逆来顺受,自认倒霉。把那抗日的雄心渐渐磨淡了。反比不上那些农民有血性,一旦小日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2/


渐渐地,小城人对日军的占领趋向于麻木了。对于日本宪兵的上街巡逻,对于日本军人随意殴打行人,对于东家家亡西家人死,……对于一切的一切,早已司空见惯,当怪不怪,甚至也不激动,也不气愤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大祸临头,也逆来顺受,自认倒霉。把那抗日的雄心渐渐磨淡了。反比不上那些农民有血性,一旦小日本下乡骚扰,不杀人还好一点;一旦杀了人,便整个村子起来反击,拿起锄头铁锹跟小鬼子拚命。小鬼子为了镇压这种反抗,竟然实行屠村,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连七八十岁的老人,怀里抱的婴儿都不放过。结果是在广大的乡村激起更大的民愤,抗日的烈火越燃越旺。丢家失业的青年农民到处寻找打鬼子的队伍,国民党的保安团,共产党的游击队,都趁机得到了极大的发展,湖东游击队又发展到了一个团的规模,只是武器陈旧,竟比张狗仔一开始拉队伍的时候还要差。面对这一形势,张狗仔联系上王华盛,准备联合搞上去一次春季大反攻,目的是夺起日伪顽军的武器补给,以改善部队的供给,在战斗中发展壮大自己。


正好,王华盛的游击队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经过冬季的休养生息,游击队已从四五十人发展到一百多人,有一个连的规模,只是队员素质较低,没有原来的兵好带,没有原来的战斗力了。武器也不行,新投军的农民只能拿一把大刀,打战的时候,只晓得向前冲,其他什么也不知道了。这样的人上了战场,说不定没伤到敌人,自己就牺牲了,他们必须得到战争的洗礼,在战斗中学习战斗。于是,他将一百多号人带上岸,加入了湖东游击队发起的春季攻势。


这一天,春雨连绵之中,游击队包围了一个伪军据点,发起了攻击。这个据点是吴良行移兵项王镇之后新安上的,此地横越湖东与北方联系的交通要道,时常有新四军的交通员在此处被伪军逮捕杀害。


由于集镇小,只有百多户人家,伪军在集的西北面各安了一个炮楼,一个排驻守一座,每天检查过往行人,盘剥行商。此地一建成驻点,吴良行的钱袋子又鼓了不少。这是一个敛财的好地方,吴良行派了自己的小舅子项小雨在此镇守。那项小雨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到手的筷子他都能让你少一根,如今遇到大好的发财机会,哪能会轻易放过?那些必须经过此地的客商可就苦了,说的好,主动交上洋钱,孝敬项大爷,就放你过去;说的不好,货物没收是小事,人都给扣下来了,通知家人限期筹款来领。迟到一日,就会被绑在大树,任凭日晒雨淋。春天雨水多,气温低,这么一搞,身体差的不死也得生一场大病。不到一个月,项小雨就获得了一个雅号,“活阎罗”。吓得皖江地区的行旅客商,宁可多绕几百里路,也不敢经过项阎王的地盘了。因而,此地越来越冷清,那收入也越来越少了。吴良行一天一个电话骂他黑心狼,怎么一个月了也不向上面交钱,扬言要撤了他的连长职务?项小雨也是有苦难言哪,没有人敢经过,这个关税哪能收到一分一毫?手下一个排长建议,说现在乡下土财主多得很,不如上门威逼,让他捐爱国捐?一毛不拨的,照样拉到炮楼里,看有谁敢违抗,还不得乖乖地送上白花花的大洋?项小雨一听,得了,照此办理,就日就日日派一个排的人下乡敲诈勒索。哪里把防守当一回事?


这一日,过关的老乡又多了起来。项小雨还奇怪着呢,怎么这些人不怕死了?大发了,钱用不掉,送点给项大爷花花?当真是热情迎接。但见一个二十七八的年轻人,戴着礼帽,穿着蓝色的长衫,背着双手,站在炮楼前,前后左右地看。随从十几个挑夫,这样大冷的天,又下着小雨,居然个个汗流浃背的,货很多,找个借口,把货扣下来,不就发了?他心里大喜,表面不动声色,站在炮楼上问道:


“这位老客,是做什么生意的?到什么地方去?”


商人仰着脸答道:


“长官,小的做盐巴生意,这里淮盐。小本经营,想到北方山区寻几钱银子。”


项小雨重重地咳嗽了几声,沉着脸说道:


“你难道不知,盐巴早已被皇军宣布为是战略物资,不准老百姓私自买卖吗?”


“长官,这个我不清楚,下次我不做这路生意了,这一次,请长官通融通融。”


“通融你,老子的小命还要不要?要是皇军知道了,老子的命就没了。”


“长官,这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说出去,皇军怎么知道呢?”



哈哈,要弟兄们不说出去,你要另外交封口费,一担十两银子吧。”


“这,这,是不是能少点儿?我手头没有这么多洋钱啦,请长官……”


“那你手头有多少现银?”


那客商向后招招手,后面一个跟班交给一个红绸缎包裹。商人打开了,喝,果真是白花花的一包银元。


项小雨见了,眼也发花了,立即命令开关开关,我亲自去会会这位够意思的老客。


哗啦呼,炮楼的门拉开了,铁丝网围着的栏杆也下了,客商恭恭敬敬地捧着银元,带着挑夫进了炮楼。


那项小雨咚咚咚地下了楼梯,将那一包沉甸甸的银元接在手上,心里那个快活呀,就不用说了。真是一跤跌到狗屎里,送上门的财,不发都难。项连长只管把鼻子凑近银元,嗅那香味,翅没注意到自己腰间挂着的手枪给那个客商下了。等项小雨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发现自己的手下一个个举起了双手,被那些挑夫看押着,一时没醒过味,说,老客,这是唱那一曲戏呀?


客商不由分说,一把夺下项小雨手上的银元,说,归队去吧,你!


项小雨气得大叫,这才想起到怀里摸枪,一摸一空,吓傻了,乖乖地走到那一边,做起了俘虏。


这一边,老猫搜索了两个炮楼,搜出了五千多块银元,步枪二十多支,机枪五挺,子弹五十多箱,粮食一千多斤。


听说还有一个排的伪军下乡没回来,老猫让几个战士换上伪军的服装,站在炮楼前。一直等到下午三点多,才等来了这二十个伪军,他们一路走,一路骂,大约是今天没敲到什么钱,酒倒春寒喝了不少,一个个走路歪歪歪扭扭的,像在打醉拳。


等他们毫无防备地进了炮楼,也被交了械,做了俘虏。


这一战,一枪未放,就解决问题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