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 中卷 第二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2/


小城的夜,来得特别的早,还没到五点,天色就阴暗下来,家家户户,一天只吃一顿,二顿的,早就上床睡觉了,一是节省了粮食,二也节省了灯油。街上除了光棍地痞,谁没事瞎晃悠啊。除了了一两家大酒楼,这时候亮灯的,就是几家妓院了。连最富的人家,晚上也不点灯的,睡不着就眯着,黑灯瞎火的,没咸没淡的,东南西北地乱扯一通。


刘大禄这会儿躺在床上乱哼哼,在莲花湖夺藕大战中,他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偷偷地挖了几横藕,准备当饭吃。第二天再下湖的时候,就碰上了地痞流氓争夺地盘,划分势力范围,他为了维护自己昨天开挖的那一块,与人打起来,被踹伤了腰,结果地段被占走了,人还受伤了。只得跑到老神仙家,讨到一块膏药贴上,夜里发伤,疼得直哼哼。又引来他老婆好一顿埋怨,说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狐狸没打到,反惹了一身骚。絮絮叨叨的,让人窝心透了。


夫妻二人正吵着呢,忽听门外的巷道里一阵脚步响,当当当地打起枪来,奔跑声,叫嚷声,一阵风似地过去了。当下把他们吓得连屁也不敢放一个,不知道是伪军还是皇军在抓人杀人呢。二人心里都扑扑乱跳,仿佛马上就要来抓自己似的。老婆更是浑身发抖,刚才骂丈夫的强悍劲英雄气飞到爪哇国去了。





天渐渐黑了下来,瘦猴子派出自己的狐朋狗友胡连长去绑架三姨太,以便向张无成要回立约。胡连长得到这个美差,嘴都笑歪,揣着瘦猴子赏的两百大洋,带着一个排的伪军下了馆子,吃狗肉麻辣火锅,喝了一肚子酒,看到天已黑透,便嚷嚷 开了,兄弟们,把事办了,转来再喝。那些土匪绑票的事不知干过多少回,哪个还放在心里,想想怎么办。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过大街,穿小巷,来到三姨太住的独门独院,便有两个上前去打门。等他们敲碎了两只酒石酸瓶子,也没有动静。胡连长就指示士兵搭人梯,翻墙而入。搭了半天,人梯搭成,趴在墙头的士兵刚刚冒出头,准备往下跳的当中,八的一声响,那个士兵掉下来了,在地上凳了几下,死了。那血从额头上往下直淌。


胡连长一见,气极了,妈的巴子,居然有枪,居然敢拒捕,等老子来。他让士兵去敲左右隔壁的门,准备借梯子,谁知一家都不开。妈的巴子,老子来,谁有手榴弹,炸他娘的门。一个士兵上前,胡连长拎开拉环,往立框边一放,哧哧哧,轰隆一声响,把门炸药塌了。


院子里,黑灯瞎火的,看不清楚,他让士兵们朝里乱打枪,一个个趴在地上往里爬。从小楼上不断地有子弹射下来,打得伪军身边火星直冒。但枪声稀少,说明没几人,胡连长的胆子大多了,一下子咋乎起来,要里面的人把枪他妈的给老子甩下来,否则就炸平小楼。老子可是带了炸药的。


这时,已有士兵爬到了梯底,当真把手榴弹挂在了楼板下,就等一声令下,炸楼了。


屋内的张无成和几个亲兵傻了眼,小楼真的给炸了,谁都得死。三姨太一个劲儿发抖,高声哭喊着,别打了,咱们投降吧。


张无成一想,也是,瘦猴子也不能把老子怎么样,就他娘的投降一回,保一条命在,再找机会到三洋太君面前论理去,看不枪毙了你小子!就命令贴身警卫放弃抵抗,把枪丢到楼下,六个人高举着手,走下楼来。


胡连长走上前来,啪啪地就给了张无成几个耳刮子,骂道,狗娘养的,整天想鬼点的治老子,今儿个风水轮流转,落到胡某人手中了,是死是活,可就看我胡某人高兴不高兴了。又朝张无成身上甩了两脚,命令,给老子绑上。他的士兵做这些事是驾重就轻,熟能生巧。没用几分钟,就将张无成三姨太三个警卫员一个老妈子全绑好了,嘴里都堵上了破抹布。


胡连长上下左右这么些一瞧,挺满意的,走到三姨太面前,在她胸前狠狠地捏了一把,捏得三姨太一叫,当然,嘴给堵着呢,叫不出来。他狞笑道,这个狐狸精,迷死了章来财,迷倒了张无成,弟兄们,带回去,咱们大家一起享受享受。


那些士兵都说“好”,押着六个人,推推搡搡,吵吵骂骂的,向他们驻地走去。


哪知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响,早已惊动了值勤的日本宪兵,齐刷刷地开过来一个小队,呼啦一下,就把这班人包围了。


胡连长还纳闷呢,老子又不是捆你日本人的爹,又没招惹你日本人,你们半夜不睡觉跑来干啥呢?


小队长小岛走上前来,举着手电筒,将被围起来的人一个个看了,骂道,哟西,支那猪,饭桶的有!枪下了的有!


日本大兵跑过来,将胡连长的二十多人枪缴了,又押着他们上了幕旗山日军司令部,报告了值班的本田浩三少佐。


本田一听,居然会有这样的事,皇协军二团的一个连长,竟然活捉一团的营长,两下还交起了火,真是滑天下大稽。支那人是不是脑瓜长歪了,竟然变顾了一口口活猪?当下,气就不打一处来,把翻译官阉猪叫来,详细地盘查。


胡连长怕什么呀,他心里想,反正又没得罪你日本人,立即把自己怎样接受瘦猴子营长的命令,准备活捉三姨太,为瘦猴子洗刷耻辱。谁知,竟然撞上了张无成营长,在三姨太家姘宿,就一起带来了。如此这样,来了个竹筒倒豆子,和盘托出。


本田点点头,叫进张无成审讯。那张无成满脸委屈,说自己晚间留宿在小老婆三姨太家,突然祸从天降,只听轰隆一声响,大门被炸开,他们也摸不清是谁,就占据小楼,开枪拒敌。谁知对方竟然带来了炸药,扬言我们不投降,将让我们粉身碎骨,坐土飞机。他们不得不放弃抵抗,下了楼才知道,是二团的兄弟,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


本田点点头,也记录在案,让他签字画押,做好了笔录。一转身,找三洋司令官汇报去了。


未久,三洋作出了决断,公开枪毙胡连长,其余的人一律释放,并命令以后一团二团绝不能再起争端,否则,定杀不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