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2/


小仙境大厅里,死一般的静寂。日本宪兵一个个端着枪,枪口正对着吴良行,刘大孬子二人。


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刘大孬子一五一十把他今晚活动经过作了详细汇报。几点离开小仙境,几点到女儿红妓院打茶围,几点看到了一团的人押着章来财经过女儿红门前,章来财向弟兄们求救,弟兄们怎么出手双方打起架来,正闹腾的时候,有人从暗处打黑枪,一枪打死了章来财,老子一气之下,开枪打伤了吴老淮,又怎么带人追赶这伙人,这伙人居然架起了机枪,打死了老子十几个弟兄,怎么皇军来了,枪声熄了,等等。


三洋听了阉猪的翻译,不置一词,两只恶狼似的眼睛,盯着吴良行,吴桑,你的说说。


吴良行深知三洋太君的厉害,武田大作情报搞得狠,根本蒙骗不了日本人,也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活动经过讲了,只是把派吴老淮去杀章来财的事,改为是吴老淮与章来财争风吃醋,是二人的私人恩怨。


三洋听了,摇摇头,他绝对不相信,是游击队从天而降,并带了机关枪,杀了皇军,一定是伪军所为。只是自己没抓到证据,不能下狠心治理。还是等等日本人自己的调查吧。


不久,武田大作到,低着头在三洋耳边说了好些话,可惜在场的人除了阉猪,谁也不懂日语,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对谁有利。


那刘大孬子见了武田大作,大吃一惊,方才知道那个什么衣锦回乡的项老,原来是此人装扮的。自己是活活地掉进了日本人挖的陷阱,心里就骂上了,他娘子的小日本,等到老子有机会,要好好把你干一下。你他娘的设计陷害老子。总有一天,老子要跟你算一笔总账。


过了一会儿,本田浩三也来了,也低低地在三洋耳边嘀咕了半天。


原来,此二人,奉了三洋的命令,分别调查一二团的情况,在向三洋汇报,以便让三洋司令官作出准确的判断。


调查情况对刘大孬子很不利。原来,当武田大作赶到二团驻地的时候,见到的情况与本田在一团见到的正相反,营房里灯火通明,刚刚做了伪军的土匪们正在磨拳擦掌地往身上装弹药,抬着机枪,骂骂咧咧地要反出小城,不跟小日本鬼子干了,做老子水大王快活去。


武田当即命令士兵包围了营地,缴了二团的枪,一个个捆绑起来,等着三洋的定夺呢。


三洋野合心里也矛盾到了极点。看来,这出戏是刘大孬子自导自演的。目的无非是找借口,鼓动士兵闹事,借机反出小城,做他的土匪去。这人显然是一个刺头儿,不好管。但就此杀了,又非常可惜。现在是皇军的非常之际,杀掉他容易,再找一个混球就难了。支那人,像刘大孬子这般有奶便是娘的人越来越少了。再说,皇军还要利用他抗衡吴良行的人,就这么地把他们消灭,未免太可惜。真是杀又杀不得,留又留不得。但总得给他一个教训吧。不能不了了之,他以后更加胡来了。要不,来一招敲山震虎?把他放到吴庄集,观察一段时间看看,就这样办了。


于是,三洋野合下达了命令:


“命令吴良行即刻率领一团二三营,开拨项王镇,防守游击队和保安团,天明即出城。命令刘大孬子立即率领二团二三营,开拨吴庄集,并令武田君率一个小队帮助刘部训练部队,务必使他们尽快正规化。”


“是”。“是”。“是”。


小城度过了不眠之夜。


吴良行不敢怠慢,立即回到军营,集合部队,带着三百多人出发了。张无成赶到城门口送行,互道珍重。挥挥手,趁早着天色还没有大亮,就匆促地离去。


刘大孬子一回来,也放出了笑脸,让老子开出城外,到吴庄集驻守,无异于龙归大海,猛虎入山,心中的兴奋就别提啦。只是日本人也不是傻瓜,硬留下了他最强大最心腹的一个营,等于削了他左膀右臂,使他的实力大减,以后要为所欲为,也就难了。再加上有武田大作的日夜监视,恐怕要动一下,就会吃苦头。妈妈的,日本人的饭碗真不好端。他带着小二百人也匆匆地出城了。他想,出了小城,天下就是老子的了,总有办法摆脱小日本。


吴庄集原驻有一个日军小队,现在统归武田指挥。武田大作由情报官一变为战场指挥官,终于走出司令部,有机会到一线指挥部队了,心里忍不住狂喜。


刘大孬子来到吴庄集,一看,小镇不太大,只有二百户人家,老百姓也只在初一十五赶集,油水太少,就有点不痛快了。他一下马,就有参谋来请示,在何处安营驻守。刘大孬子把眼一瞪,吼道:


“这事还要问老子吗?哪里房子大就在哪里设团部,驻扎!”


“是。”参谋走了。从集子东头走到西头,也只有吴家宗祠房子多地方大,士兵们不由分说,就占据了。


这还得了?把老祖宗的祠堂霸占了,还有天理没有?镇上吴姓族长吴老人家挤满了人,纷纷要求族长前去跟刘大孬子交涉,要求把兵撤出祠堂。


吴老人也是一肚子怒火,一面派人去找吴良行,让他出面跟刘大孬子交涉。自己也就柱着龙头拐,在吴姓族人的簇拥下,进了祠堂,找到刘大孬子。


刘大孬子一听,乐了,哈哈大笑。他用手指点着吴老人的白头说:


“你这个老不死的,活糊涂了不是?你说老子来吴庄集做么事的呀?老子是来保护你们的。老子拿自己的命来保护你们,住你的屋怎么的了?老子还想占你的人呢?老子这是替你们省钱,要老子搬出去也成,你做几进新房子给老子驻军。哈哈哈。”



吴老人听他一口一个老子,早已气炸了肺,哪里说得出话来?白胡子一抖一抖的,咳嗽连连。


吴姓族人气得要命,可是,双拳敌不过枪杆子,个个都很失落地回去了,回去之后操天操地的骂娘,打老婆摔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