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五天,2:00之前。


此时已经黑的没有什么时间观念了,当人们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中,不用很长时间就会失去方向感和时间感。

政委他们只能向一个方向径直的走。今夜的玄灵村确实是与以往不同。

。。。。。。

当前方出现了熟悉的树林的时候,已差不多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的事情了。政委、刘庆和舒梁手拉着手一直走着,为的是不能再出现刚才那样的第四个人了。

三个人都看到了那片树林了,渐渐的,什么时候有的亮光都没反应过来,总之迷茫黑暗之中,政委第一个开口。

“看!树林!”

“是啊!看到了!”刘庆也很兴奋。

舒梁同样看到了,但是他没有过多的兴奋,也许是因为舒梁的心情一直没有缓解。

三个人沿着树林走。

刘庆问道:“咱们沿着树林走,是不是能到小洋楼,要不就是玄灵村的出口吧?”

舒梁知道是在问自己,但是对于玄灵村,谁能知道的那么详细。

舒梁摇了摇头,说:“我说不清。”

“咱们就往前走吧。”政委说道。

。。。。。。


人这一辈子其实也会出现像舒梁等人现在的局面,兜兜转转的在同一个地方循环往复的发生着不同的事。如果把这里当作枉死地狱,那么地狱之外的人世间不是同样如此吗,舒梁有时候会想,如果自己失去的不是记忆,而是生命,那么的话,也就无所谓记忆了,所以记忆的丢失不等于世界的丢失。

枉死地狱里,何止是舒梁他们三个人在兜转着圈子啊。自从刚才他们三个人发现了第四个人出现在自己身边之前,实际上漆黑一团的四周就遍布着某种恐怖的力量,一直在围绕着他们,至于为什么不下手,不知道,也许他们喜欢看到人们恐怖的不成样子吧,也或许舒梁他们三个还不至于成为枉死地狱的冤魂。舒梁可不是这么想,他恢复了那一端荒唐经历的记忆,也听过了马志的指责,虽然自己仍然不能回忆起马志的指责是否是确切的,但是自己心里已经开始不再把曾经的舒梁当作什么善类了,他坚信,无瞳怪人一定是冲着自己来的,政委和刘庆只不过是在履行着自己警察身份的职责,即使再危险,也不会主动攻击他们俩,而自己,则是重中之重。

就这样,舒梁的内疚感越来越重,一种想干脆以死来换取大家的清净的想法与时俱增。终于,舒梁加快了向前走的步速,渐渐的超过了刘庆,超过了政委。

。。。。。。


“你干什么去!”政委说道,他看到舒梁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

“我走最前面!”舒梁说这几个字的时候,可以用斩钉截铁来形容。

“四周很危险啊!”刘庆也喊道。

“没关系,我不怕了!”舒梁没有回头,但是能感觉到他的表情一定很淡定从容。

刘庆急忙上前几步,他要赶上舒梁,至少和他并排走。舒梁扭头看到走上来的刘庆,以一个微笑告诉刘庆,自己没问题。

“刘庆,他没事吧?”政委很小声的问刘庆。

“应该没事的。”

“你们刚才说,有一个我在你们车里?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不知道,刚才来的时候,在西直门外桥底下遇到分局的同事,那时车后面的您就不见了。”

“恩,我怀疑是不是那几个学生?”政委疑惑的说。

“什么学生?那几个大学生吗?”

“是的!我怀疑是他们!”

“他们,他们,他们不是已经死了吗?”

“对啊,是死了啊,他们就是无瞳怪人!”

刘庆似乎明白了,那几个大学生不论怎么样还是因为自己曾经做下的事遭到了报应,而且就是无瞳怪人的报应,以至于自己也变成了无瞳怪人。

“那他们为什么要装作您呢?”

政委没有回答,而是向前努了一下嘴,示意他们的目标是舒梁。

“那为什么不直接做?”刘庆继续问。

“不知道。”政委摇摇头。

刘庆也想不通,难道自己也有什么要遭到报应的吗?他又一次想起了老陈、李队长,还有那些因为这件事死去人们,难道他们也有什么要遭到报应的吗?不知道,也许有,但是刘庆宁愿认为他们没有,而仅仅是鬼魂变本加厉的涂炭生灵。

舒梁走的越来越快,政委和刘庆也不得不越来越快的跟着。旁边的树林里仍然会不时的传来沙沙的声音,既知道,又恍惚,不过此时此刻,大家已经觉得爱怎么地怎么地吧,向前走,找到出路是唯一的目标。

。。。。。。


酒楼的大厅里。

当时钟已经都指向了凌晨一点四十的时候了。平时的这时候,大厅里已经成为安静的世界了,而现在,警察、酒楼的服务员,还有老板,在大厅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莫名其妙的出现了那么多幅油画,使得老板和酒楼的服务员倍感恐慌。有警察从一副油画中认出了画中人是死去的李队长,使得警察门也恐慌万分。

“小余子!”

又是一声惊呼。是从酒楼的一个男服务员口中发出的。

“小余子是谁?”老板问。

“小余子,是小余子!小余子是隔壁川菜馆的服务员,是我老乡。”

“哪呢?在哪呢?”

“在,在,在画里!”

那个服务员指着另外一副画说着,眼中充满了血丝,恐怖的血丝,表情都变形了。

“小余子,前几天死了,就在饭馆里!”男服务员声音微弱的说着。

老板知道了,是自己家隔壁,现在还贴着封条的饭馆。

在场的大家都紧张起来了,有一个警察在默默的数着数。

“一、二、三、四、五、六。。。。。。”

“你数什么呢?”

“嘘!”

他继续数着,而后又看着在场的所有人。

“十九幅画。”这位警官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他又接着说,“十九幅画!这里是十个警察,八个服务员,一个老板,十九个人!”

“十九幅画!十九个人!”

不知道是谁补充了这么一句,当时大家都没有张嘴,都没有说话,但是这个声音却是每一个人都听到了。

它来自于哪里?!

。。。。。。


当一个距离酒楼门口最近的服务员决定跑出去的时候,这其实也是大家所有人的想法,十九个人一起往门口跑去,慌不择路的样子。

酒楼的门打开了,人们都跑了出来,在路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冷空气。这时候,酒楼的门咣当的一声关闭了,本来很平常的一件事,因为有闭门器,所以门一定会自动关闭上的,可是当大家回头去看的时候,却一个个都目瞪口呆的。

老板没有出来,他在门里使劲的拍打着玻璃,门好像已经打不开了。

大家纷纷用不同的方法去试着打开门,但都是无济于事,而且仅仅一门之隔,但是里面老板张大嘴在喊什么,外面就是听不到。

这时候,老板突然停止了拍打,他回头去看着什么,外面的人听不到里面的声音,老板好像也听不到外面人说的是什么。

老板转过身,像里面走回去了,大家在外面无论怎么样的叫他、拍打着门窗,老板头也不回的就穿过了那个挂满了恐怖油画的大厅,向里面的包间的走廊走去了。

老板要干什么去!?难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还是老板已经失去了恐惧的功能?

不知道。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