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2/


三洋野合拟定的三里湾合围计划悄悄的展开了。趁着大部分日伪军还没有移防的时候,利用刘大孬子的湖匪熟悉地形的优势,战前,三洋太君作了万无一失的准备。他向驻守江南大通池州的哥哥三洋野村借兵一百,向白荡湖菜子湖周边日伪军发出了封湖请求。然而,各地日伪军兵力也很紧张,在一阵讨价还价之后,达成了封湖三天的协议。三洋又命令手下扣留了所有能找到的木船渔船甚至独木舟,并派伪军扎了很多木筏,又从安庆大本营调节器来一大批弹药,等一切准备就绪,新一轮的扫荡就开始了。


担任第一轮攻击的是章来财的伪军营。日军派出了五个人组成的督战小组,在刘大孬子的一个部下引导下,坐了几十条小船,慢慢地向三里湾挺进。身后半里处,是三洋野合指挥的由二百八十名日军张无成的三百名伪军组成的主力,他们全部放弃了舒适的汽艇和快速的机帆船,全部乘坐强征过来的老百姓的小船,也缓缓地跟随在后。


雾气越来越浓,越来越重。日伪军只感到身上的衣服和枪支越来越沉,脚下的小船离水平面也越来越近了。


才进三里湾边缘地带,三洋野合的望远镜就失去了应有的作用,玻璃上结了厚厚的一层水珠,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也不是黑暗,也不是昏浊,就是什么也看不到,只给人一股冷森森阴沉沉的感受。这时候,除了了划桨的声音,人的喘气声音,便什么也听不到了。


三洋蹲下身子,用手摸一下湖水,感觉湖水在缓慢的向后流着,知道了船在向前走。


他的船上,是刘大孬子亲自在划桨。


渐渐地,连前后左右的船也看不到了。仿佛整个世界里,宇宙洪荒中,只剩下他这条诺亚方舟。


这时候,周围的环境,比夜半时分还要安静,只能听到水鸟的几声残呜,小鱼不断地跳水声音。


行到此处,刘大孬子停止了划船,蹲在船上,把手放在水里,感觉了半天,又侧耳听了半晌,心里还是犹豫不决,仿佛有什么疑难问题把他哽住了。


三洋野合中佐却不管这些,见刘大孬子停了半天船,还是没能作出判断,心中有些不耐,催促着大孬划船。


刘大孬子却连连摆手,连连说道,冷静,冷静。太君,你没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吗?


三洋野合中佐仔细地听了听,没有啊,什么奇怪的声音也没有听见。转念一想,是不是刘大孬子怕死,害怕跟游击队作战,于是,在心里冷冷地哼了一声,支那人,最终都是靠不住的。


正在这时,前面突然响起了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音。


一船的鬼子都嗷嗷直叫,端着枪,看不到目标,朝四周乱放。火花迸溅,枪声四起。船上的一个鬼子,也不知被从哪个方向飞来的子弹击中了,哎哟一声,栽落到水里,咕隆隆地冒了几下泡,一下子就沉下去了,因为打水声音和呼救声音都在一瞬间冻结在白茫茫的雾气中,久久都不曾散去。直吓得众人双腿打颤,几欲在船工上站立不住。


三洋野合此时再也忍耐不住,抡起指挥刀,责令刘大孬子继续划船,前进前进前进的有!


刘大孬子摆摆手,说,这可是太君的命令,如果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可别怪我带错路。


三洋哪里听得进这样的警告,他只知道,前方战斗不歇,大和的优秀士兵正在浴血奋战,他必须尽早赶到增援。


他大怒道:“你的尽管朝枪响的方向划的,责任不要你的负担的有!”


刘大孬子听了,连连摇头,当下没有作声,只是重新操起桨,向前划去。


终于感觉到了水在向后流,被枪声激起的日军兽性大发,不断地催促着刘大孬子快划,快划。日军士兵甚至个个都将手伸进水里,不断地向后划水,船向前进得急了,湖水哗哗地响。


只听到枪声越来越近,一会儿好像在左边,一会儿好像在右边,一会儿好像在前边,一会儿好像在后边,枪声仿佛在跟小鬼子们捉迷藏,听得三洋野合中佐大恐不止。


那些日本兵可不管不顾,拚命地划水,让船急速地奔驰。


突然一个日本兵大叫,仿佛是被鬼抓着了似的,叫声实在太恐怖,让人毛骨悚然。


叫喊还停留在空气中,凝聚在人们耳边,那个日本兵竟然扑腾一声,跌下船去。


还没等三洋野合搞明白,又有五六个日本兵相继跌入湖中,死于非命。


刘大孬子急急的喊:


“太君,太君,快快把手拿上来,不要再划水了,不能再划水了!”


三洋急急问道:


“刘桑,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快快的说。”


“鳄鱼,我们遭到鳄鱼的攻击。快叫皇军站起来,等一会鳄鱼要往船上冲,要用步枪枪托砸呀。”


等阉猪叽里咕噜地一翻译,日本兵也不待命令,个个都站起来,做好了与鳄鱼搏击的准备。只有阉猪心里慌慌的,因为他只有一把手枪,没有长点儿的东西,连三洋太君还有一把指挥刀呢。吓得他直往船心挤。


大约是掉下去几个人,吃了不过瘾,鳄鱼群当真向船上人发起了攻击。


但见一条条凶残的大鳄鱼,不停地向船上爬,向日军士兵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日军士兵也拚上命了,使出吃奶的力气,狠命地砸。


一条砸下去了,又有另一条爬上来,人力跟鳄鱼展开了对抗比赛。不断地有士兵被鳄鱼咬住大腿,拖下水去。


这时候划船的只有刘大孬子一人了。他从小养成了冷漠残酷的天性,在这种生死关头,一边跟鳄鱼搏击,一边还不忘划船,企图尽快地脱离鳄鱼的巢穴,求取一条小命。


三洋野合高举指挥刀,不停地砍劈着冲上来的鳄鱼,再也顾不上指挥部队了。眼下,日军士兵是各自为战,谁也顾不了谁。枪声再也不能入耳了。


保命要紧啊。个个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不断地用枪托砸,用刺刀戳,跟这些丑陋的家伙玩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