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2/

几个土匪推过项老爷子,嬉皮笑脸地往舱内钻,舱内立刻传出了女眷的惊叫和哭泣。那项老爷子气得在船头直跺脚,直呼叫老天,老天。文明棍子直戳得船板咚咚直响。

湖匪刘大孬子见到项老爷子气得唇须直抖,一步跳过船来,两支手枪不断地在手上转着,拍拍老爷子的肩膀,哈哈狂笑。

正在这时,突听一声枪响,也不知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刘大孬子只一怔,立即握紧手枪,准备射击。

这时候正在呼天喊地的项老爷子突然一棍子砸来,打了个刘大孬子冷不防,一只手中的手枪被击飞了,高高地抛起来,落到远处芦苇丛中。刘大孬子也顾不了右手的疼痛,左手枪一摆,就要射击,不知从哪儿又钻出了一颗子弹,正中左胳膊,“当”地一声响,手枪落地。说时迟那时快,项老爷子只是一个燕子抄水,很稳地接住了正在下落的手枪。

刘大孬子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一纵身子,想跳水逃命,可哪里来得及?腰部狠狠地被文明棍击中,扑腾一声响,掉在了船板上。

刘大孬子哪肯束手就擒?一个鲤鱼打挺,站立起来,猛然间发觉,自己腰里被枪口顶住了。

霎时一呆。再一看,舱里出来几个女人,穿着和服,趿着木屐,个个手里都拿着枪,到这时,他才彻底明白了,哪里有什么项老爷子?根本就是小日本给他设下的圈套。湖中好汉,有浪里白条之称的刘大孬子,就这样成了鬼子的俘虏。

却说三洋野合中佐听到报告,说刘大孬子已然活捉,关押在小城宪兵队,请示是否立即审问。

三洋摆摆手,叫来本田浩三少佐,如此这般嘱咐一番,本田领命而去。

刘大孬被捕入狱,已抱定死的主意,因而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害怕。就等着小鬼子拉出去抢毙或者活埋,砍头示众。反正老子二十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妈的巴子,老子一生吃也吃好了,喝也喝好了,女人也干够了,人杀得也不少了,死就死了吧,那还留恋啥呀。但小日本就是他妈的日怪,既不来拷打审问,也不来烦他,就这么静静地让他一个人坐在牢子里,除了卫兵走来走去之外,根本看不到人影子。妈的巴子,都死绝了。

晚上,狱卒送来很好的饭菜,有一大盘红烧肉,一大坛老白干,他妈的,小日本把老子当爹爹待了,就他妈的少了个女人。你还别说,刘大孬子刚想到这一点,女人说来就来了。来的还是他妈的小仙境当红的姑娘小桃红。

刘大孬子何曾客气,死之前也享受享受吧。连忙拉过女人,一把将女人的衣裙撕裂,就让小桃红光着白净身子侍候自己。还别说,小桃红真他妈的够味,也不在乎,更没生气,就光着身子,在稻草堆上坐下来,陪大孬子喝酒,喂大孬子吃肉。吃好喝好,就倚到大孬子怀里,七溜八转的,硬功夫是把大孬的性趣搞上来了,心里的欲火腾腾地直往上窜,就要往小桃红的身上扑。谁知哪手拷脚链妨了事,怎么着也不能得其所愿,禁不住汗流浃背,呼呼地喘气。

哪知小桃红经验丰富,她让大孬子躺倒,反骑在他身子上,让那活儿进了水道,上下跃动,直把刘大孬子弄得神魂颠倒,脚板心上一根筋直往上够,太痒痒了!妈的,也不知快活了多长时间,刘大孬子一个忍不住,全身打了个冷颤,射了。

一连五六日,天天如此。

正当刘大孬子上了瘾,自以为坐牢也挺舒服的,有酒有肉有女人,在哪里找到这样一来的好差使?谁知,第七天头上,妈的,突然就变了,酒也好,肉也罢,女人更他妈的没有了,连一口水也没有。把个刘大孬子气得半死,天天骂日本鬼子。这样又过了三天,直把刘大孬子半条命饿没了。躺在乱草堆里,偈一条死狗。此时,谁要是扔给他一块骨头,他都恨不得叫爹爹。

又过了一天,刘大孬子已经全身瘫软,连站起来的劲都没有了。

三洋野合带着阉猪不失时机地走进了牢房。三洋朝阉猪歪歪嘴,阉猪上前踢了他一脚,说道:

“刘大孬子,你如果投靠了皇军,一心一意替皇军办事,有的吃,有的喝,还有女人。不然的话,皇军也不杀你,也不埋你,也不把你丢进万人坑,就这么些活活地饿死你。想清楚了吗?”

刘大孬子小时候父母死得早,打小就给饿怕了。他不怕死,就怕饿。这一点不知小日本怎么就知道了,真是一掌击中了他的软肋。

他已给饿得连点头的劲儿都没有了,听了阉猪油的话后,哼哼两声,表示屈服了。

三洋大喜,立即趁热打铁,让阉猪拿来一份早已拟好的投降书,扶起刘大孬子,让刘大孬子签字画押。

大孬子举起笔,有千斤重,云里雾里,哪里下得手?

阉猪一问,方知他一个字不识,连自己的名字也不认得,哪有本事签字?

三洋只得让他画押,按手印。

一切准备就绪,三洋太君在小仙境摆酒庆贺,招来一群汉奸作陪,那酒吃得爽啊,连三洋太君也放下了架子,搂着一个妓女在怀喝酒唱小曲。

真是上行下效,一群汉奸个个都搂了个妓女,打打闹闹,吃吃喝喝,晕头昏脑,吃罢酒席,三洋太君下令,日本宪兵队封锁了小仙境,所有参与吃喝的日伪人员,一人搂了一个妓女,上楼休息。

直把七十多岁的老汉奸汪长明乐得小腿肚转筋,连楼梯都爬不上去了。还是老鸨过来,与妓女生拉活拽地拖他上了楼。哪知汪长明人老心不老,当晚当真要小妓女陪睡。那东西皮皱皱的,小妓女玩了半天,也硬不起来。只得请来老鸨,给老家伙吃了药,方才有点意思。老家伙也不知多少年没做过事,如今一上劲头,竟比年轻人还贪得厉害,全身都在发抖,最后竟然使出猛力,就伏在小妓女身上不动了。

好半天,小妓女见那老家伙还不动,以为睡了过去,抬头一瞧,我的妈呀,竟然死了。吓得浑身发抖,鬼一样的尖叫,引来了许多人,大伙儿一看,都忍不住笑了。刘大孬子竟上来踢踢老家伙的尸体,一把抱起吓得魂飞魄散精光着身子的小妓女,说,别怕别怕,哥哥陪你玩去。这个老不死的,还想老牛吃嫩草,把命送掉了,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