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


现在刚刚卯时,洛大亭长应该早在一个时辰前,便带着村人摸猎去了。 龙亟由于喝酒的缘故,醒来比较晚,只好找些其它的活儿干干。

洛莺听到这边有动静,照例又端过来温水布巾,龙亟刮须洗漱,却在心中‘悲哀’地叹道:无耻啊无耻,我怎连惭愧感都快没有了?

形象收拾妥当,龙亟草草往肚里垫点东西,洛莺将两个馒头用布裹好,龙亟接了,随手往怀里一揣,道:“昨日将猎弓送与了慈兄,傍晚就不练箭了,我想去四处转转,可能会迟些回来。”

洛莺乖巧地应了一声,转身回房,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那对短枪,龙亟接了,反手从后领斜插在背上,然后轻轻拍了拍腰间的水囊,笑道:“这身装备倒跟太史慈那小子差不多!”

××××××××××××××××××××××××××××××

在村里转了一圈,龙亟自忖左右无事,干脆一路向西,昨日曾闻太史慈讲过青州各处郡城的种种风土人情,好歹心中对九宫村的地理位置有个大概的了解。

九宫山不高,林木也不甚茂密,只是地广人稀,出村走了老久都没碰到一个人。再走一两个时辰,将近中午,龙亟想找棵枝叶粗大些的树好好歇歇脚,举目四面巡视,一阵清风袭过,遍野的翠绿被兜卷翻起,前面土坡上隐隐闪过点点樱红。

龙亟定睛望去,心头大喜——那垂弯枝头、在绿叶间躲躲藏藏的,竟然是一簇簇晶莹沉红的樱桃!这东西龙亟可不陌生,刚到北京那阵子也赶上樱桃上市,小摊上一颗颗红红的小果子,比教科书上的图片要漂亮、诱人得多,令人一见之下口齿生津,忍不住一问价钱,好家伙,十四五块一斤!当时龙亟摸摸扁扁的口袋,舍不得买。

龙亟兴匆匆地奔到樱桃树下,这里平日里应该很少人来,满地青翠的树下已经烂了不少熟透的果子,往树下一站,阵阵酸酸甜甜的果香扑鼻而来。都说樱桃好吃树难栽,这棵樱桃树长得那么高大,只怕长在这里有好几十年了。龙亟咽了咽齿根涎出唾沫,蹭蹭两下爬上树,反手拔过一支短枪,打了不少熟透的果子下来,枪头所到,枝叶触之尽断,龙亟一怔,不禁脱口赞叹一声“好!”,心中想起赠枪之人的豪气,痴了片刻,再抬手挥动利刃,这次却是有意连枝带叶地打下来。

从树上滑落,龙亟专门挑些零零散散的果子,就着馒头饱餐了一顿,又稍微休息了会儿,搓些树皮,将成簇成簇‘卖相良好’的樱桃连枝扎了两大把,用枪挑在肩上,心里默默记下樱桃树的位置,便继续向前走去。


(俺的电脑昨日动了一天‘手术’,终于宣告抢救无效,部门主管说这个周末从新去配装一台,这两天只好去忙跑马路的活儿!这一小节是趁闲时,是借了别的电脑码的,先传上去,晚上下了班,俺再继续码一章传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