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抗日 100 第十章--妙沉军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5/


通过两次的军列事件,相信鬼子没有半个月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开通运输线,阿龙也算是间接帮了国军一把,让更多的抗日勇士得于生还。他后来得知,南方会战已经结束,鬼子最终都没有完成攻陷长沙的战略意图。感觉真是太爽了,他也知道自己的作用了。

阿龙还是采用打一枪就换一个地方的办法,离开了那辉煌的战场,那都是过去式了,他要创造新的战果,行踪飘忽不定就是让敌人无从入手,找不到自己的踪影,这样就可以让自己有更大的空间。


不知不觉,阿龙出山也有半年了,现在已经进入冬季了,寒风呼呼地吹,落叶纷纷下,大地一片苍茫,路上几乎看不到百姓,他好象来自北方的狼,独自一个人走在原野的路上,不过,他喜欢这样的感觉,自由自在,没有人或事来打扰我,让自己可以高呼,可以狂奔,可以歌唱。甚至可以施展刀法。不过这种时间不会太长,毕竟这是在敌占区,鬼子无处不在,他当然不敢太过放松,每天都不停地用天眼通侦察周围的环境,使自己保持警戒状态。

其实阿龙现在有了一个很好的计划,就是想搞沉军舰,因为他是一个不会感受到寒冷的怪人,还是一个很厉害水性的怪胎,他当然要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而且鬼子绝对想不到的。照样查找地图,好在这是一份敌人的军事地图,里面详细记载着军事区域的划分。他毫不费力就找到目标 :位于东莞虎门的军港。阿龙风餐路宿,日夜兼程,总共花了不到两天就赶到了。

阿龙在很远处,观察军港的布防情况,眼睛就像红外线望远镜似的把黑夜变成白昼,将远处的工事看得一清二楚。鬼子在码头停了好几艘大型的军舰:有驱逐舰;巡洋舰;扫雷舰;运输舰等等。海面不时有炮艇在巡逻,探照灯四处乱照,岸上也有很多的哨兵在站岗。周围还布置大量的工事,里面都有重机枪在把守,还有几挺高射机枪在防空,说真的,在38年以前的日军还是有很高的军事素质的。整个军港都防守得很严密,好象无懈可击。


没有攻不破的堡垒,他们碰上了他这样超级战士,就注定要倒霉。因为阿龙是鬼子的克星!他采用无人可以办到的方式,就是用冷兵器搞定这些钢铁怪兽。相信那个时代没人敢想,更加没人敢做。他就是要能人所不能,让国人大长士气,让小鬼子胆寒!


不过说得容易,操作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自己也没有真正接触过军舰,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才能快速让它下沉,它的厚度有多少,会不会让小鬼子听到呢?这些他都一无所知,但还是义无反顾去做。谁叫自己拥有别人无法想像的绝艺,不好好运用就太对不起师傅了,也对不起国人了。这是自己的责任,也是他一生追求的。

阿龙小心从远处下水了,还是选择下半夜色行动。黑夜和寒冷并不会影响我的行动。他好象一条深海猎食的鲨鱼一样无声的向前游动,海水很冷,也很黑,身边不时有鱼在窜动,他提高功力,还施展出天眼通,免得不小心撞到水雷或者其它的造成意外就得不偿失了。


距离在慢慢接近,危险也开始涌来,在我的前面有一个很大的防护网,周围都安装了倒刺还有手雷,可能就是防止蛙人袭击的,还有就是防止鱼雷的,小鬼子真的很小心啊,要知道在那时中国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蛙人,更加谈不上潜水艇的攻击,在海上,鬼子是无敌的。


可他们还是防守得滴水不漏。阿龙也不得不佩服敌人的严格。就算这样,他也不会改变决定的,继续实施自己的计划。他小心翼翼靠近防护网,用宝刀割开控制手雷的网线,还挑开刺,慢慢开始进入军舰的停泊区。没有惊动敌人,第一步完成。阿龙冒出水面观察四处的环境,只有海水冲击岸边发出的声音,周围几乎再也听不到别的响声,真的很安静,如果不是战争年代,那将是一个很美丽的夜晚。


可惜不是,他没有发现可疑情况,于是潜入水下,围着其中一艘重型巡洋舰寻找下手的地方,它真的好大,自己改用皮肤呼吸,用刀轻轻的在它最下面切割,真不是吹的,宝刀确实是削铁如泥,就是钢也不例外,很快就搞开了一个大口子,海水汹涌而入。他当然不会就割一个口子,随即在旁边又搞定几个,足足用了半个小时才基本有把握弄沉它。


阿龙不会那么傻在等待着,转身又向另一艘驱逐舰下手了,既然来了就不要客气了嘛。他加快了速度,在它下面挖开了一个大概长一米,宽五十厘米的大洞,看着海水涌入,自己很兴盛啊,没有停手,继续这项伟大的工程,逐渐两艘军舰离水面越来越接近,眼看它们就要沉下去了,小鬼子还未发现,阿龙乘这个机会,又再次搞定了一艘驱逐舰,毕竟它吨位要小些,也离自己比较近,做完这些,他马上快速游开了,自己可不想变成俘虏,到时鬼子会倾巢而出,阿龙就是变成超人恐怕难逃敌手啊。无心观赏自己的杰作。潜入水中,悄悄地离开了。鬼子宛如温水煮青蛙,等他们明白过来已经是太迟了,沉船引起的巨大的漩涡让他们葬身海底,成为鱼虾的点心。鬼子乱成一团,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阿龙在远处亲自观看这美好的时刻,内心也很激动,自己终于做到了让世人都无法完成的壮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