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3/


二号仓库是碑酒的仓库,刘正的父亲将两个孩子放在一边不管,自己和仓库管理的经理进行交接。

“走,我带你看看其他三个仓库”刘正兴奋的拉过郑辉,向着对面的大型仓库跑去。

“仓库有什么好看的”

“别问了”

他们来到没有运货的仓库门前,门前竟然站着两个身着迷彩服的两个警卫,就像是两个士兵把守着自己的岗卫,一动也不动的守卫着大门。

“前边的少年,这里是仓库重地,请不要乱跑”两个巡逻的警卫走了上来,严肃的说道。

“噢”刘正低下头,无奈的说道。

“这里又不是兵营,用不着这样,我们也不会偷什么”郑辉大声的回敬道。

两个巡逻的警卫笑了起来,摇了摇手说道:“不是,不是,你误会了,并不是因为怕你们偷东西”

“郑辉你在说什么”刘正不好意思的拉了拉郑辉的衣角说道。

“难道不是怕我们偷东西,才不让我们乱跑吗?”郑辉奇怪的说道。

“当然不是”刘正哭笑不得的说道,他刚说完,一辆汽车以时速六十公里的速度,飞快的从他们的身边开了过去,刘正指着说道:“你看到了吧!这里的道路整齐,所以汽车的速度都很快,如果我们四处乱跑,到时候,汽车冲过来,我们的小命都没有了”

郑辉立刻道歉道:“对不起,我误会了”

“没事,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吧!以后就好了,如果要参观的话,就请你们走白线以内,那是行人专用道,千万不要站在白线以外,那是很危险的”

“真的”郑辉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和刘正都站在白线之外了。

两个人立刻站到白线之内,两个巡逻的警卫,立刻严肃的走了,他们看着这些警卫的背影,这就是士兵的背影,两个人都有一种憧憬这样的样子,有一天,自己也能像他们这样,不,要比他们更好。

“郑哥”李兵和警卫处的主任郑义在那里一边走一边说道:“最近,我查了一下,我们的啤酒好像有一些和帐面上对不上数,你那里有没有特别的事发生”

郑义想了一想说道:“这里的都是一些老兵,大家都是比较负责任的人,从监控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晚上的警卫我也问过,并没有什么”

“是吗?那啤酒不可能平空消失”李兵十分平和的说道:“郑义这万人件事并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我们的队伍里有了蛀虫那可就不好了”

“我明白”郑义严肃的说道:“要不要我进行全面调查”

李兵想了想说道:“大家都是自己人,其实损失几箱啤酒到是小事,可是,如果放任这种事也不好,郑哥,你要介入调查,这件事,先不要让赵哥知道,你知道他这个人比较重感情,如果是他介绍的人过来,面子上也不好过”

“我知道”郑义点点头说道。

“那么,今天中午,我们两个一起吃个中午饭吧!”李兵笑着说道。

“不,不用了吧!”郑义知道虽然李兵是一个好人,可是,毕竟是自己的老板。

李兵说道:“没事,中午我找你,对了,我买了一些东西,晚上你带给你的儿子”

“不,不用了”郑义立刻说道:“你给我了一份工作,现在我有足够的钱可以养家,而且,他要吃什么我也买给他了”

“少来了,扣掉了你的借款,你一个月就1500块,你老婆在家照顾孩子,不能工作,你那有什么钱养家,都快成低保户了,好了,别说了,晚上到我这里”

“是”

郑义看着李兵严肃的样子,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推辞了,只能接受下来,李兵笑着点了点头。

两个人就这样分开了,李兵一个人走着,他现在要去二号仓库,快到中午了,装货的还只有那里。

那里的人乱乱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李兵立刻走了过去。

“不行呀!我们定的确实是170箱雪龙啤酒,不能少一箱,我今天还要送到各个单位,少一箱怎么可以?”刘正的父亲指着货单上说。

“大叔,我们这里却实不能再给你供货,因为下午还有其他的大客商过来提货,还差你一箱,下回给你补上”郑河十分歉意的说道。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李兵走了过去。

郑河立刻立正,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说道:“因为货物库存与实际发生不符合,下午还有大客商过来取货,如果给于他,可能会断送大客户的合约”

“怎么会不符,你们的库存不是一向都有余的吗?”李兵奇怪的说道。

“是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少了三箱”郑河立刻说道。

“三箱?”李兵吃了一惊,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三箱啤酒说没有就没有,对这里的信誉度实在是一种打击,李兵想了一下,说道:“这个不是理由,一切以客人的要求为准,再调一箱,一定要保证刘大叔的货能够及时发出”

“是”郑河立刻回应道。

然后立刻调了一箱,放到了车上,李兵拉着刘正的父亲的手说道:“对不起,是我们的工作出现了差错,错在我们,不能让你受损失,现在货已经齐了,耽误你的时间了”

“那里,刚才说话态度有些不好”刘正的父亲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份了。

“那么刘叔,我就不送您了,你开车小心一些,再见”李兵笑着说道。

“好好,讲信用,好呀!”刘叔笑着上了车,刘正与郑辉跳上了车,汽车缓缓的开了出去。

郑辉转过头,看着李兵,心里又是那种奇怪的感觉,刘正好奇的问道:“郑辉,你怎么了?”

“没有什么,只是觉得,那个男的,好像在那里见过”郑辉淡淡的说道。

“见过,不会吧!难不成你一见钟情?”

“不是,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感觉”

“呵呵,是崇拜当兵的吧!”刘正的父亲立刻笑着说道。

也许吧!郑辉虽然没有见过李兵,可是从录像带中看到的那背影,已经在他的脑海里,虽然不认识他,可是,还是有本能的有一种憎恨感,可是,同时,又对这个人有一种喜欢的感觉,感觉这个兵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