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战记·狰狞岁月 第六卷 汉中之战 第一百二十六节 落井下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5.html


南郑的局势并没有因小若的到来而变得恶化,即使在她打了城门官一巴掌、踢了他一脚之后,也是如此。

她仍是双手拃腰,狐假虎威地谆谆善诱:“瞎了你的狗眼!车上坐的是姚大老爷,敢挡我们的驾,不要命了你?”

城门官捂着麻木的脸蛋,看着扬长而去的马车和车后甩着小膀子跟随的小若,是敢怒不敢言,倒不是被小若吓住了,而是他看到了车里递出来的一个信封,赫然盖有师君张鲁的印信。这人肯定与师君关系不一般,看那个仆人的嚣张样就可想而知。城门官心里想。

车到师君府前,姚远慢悠悠地下了车,与小若二人一前一后地踱着方步向府门走去。

那车却没有停,仍不快不慢地驶向了街道的尽头。

张鲁绝没有想到堂堂讨逆将军、三郡督姚远真会来到南郑赴约。他当初发那封邀请信也只是一个缓兵之计而已,因为受到三方压力的他,确实还没有想好自己的出路,只想着能拖一时就拖一时。

但是,姚远来了,就微笑着站在他的面前,甚至比想像中的还要年轻、英俊、可亲。

张鲁,这个世号“米贼”的五斗米道的“系师”,竟然流了满脸的汗。因为让他更加捉摸不透的是:鼎鼎大名的姚大将军竟然只带了一个瘦弱的小仆人来赴约!

“不知将军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本师惶恐的很。”张鲁一边抹汗,一边客气得近乎献媚地说。

姚远呵呵一笑,按照道教礼节,打了个稽首:“有劳系师迎迓,远何以克当。”

张鲁继承教主之位后,尊其祖父张道陵为“天师”、其父张衡为“嗣师”、自称为“系师”,合称“三师”。因此姚远以系师尊称之。他的祖父“张天师”张道陵,已成为被民间神化了的道教创始人。

姚远知道,张鲁政治能力虽不敢恭维,但在“五斗米道”徒众中却有着极高的威望。那些“米民”们对他的痴迷简直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比现代的“追星族”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起码在现阶段看来,要想获得汉中民心,就必须尊重这个教主。

对于姚远的礼节,张鲁显然很受用。他一边躬身引路,一边吩咐手下人准备斋宴,要以贵客之礼招待姚远。

但是,他的首席谋士阎圃却不这么认为。

姚远一进门的时候就发现了此人,从他站在张鲁身边的位置以及着装就可看出,这个人的身份不一般。别人都是一袭道装,头上挽个发髻,这人是却是一身儒生打扮,而且,虽是跟随张鲁左右,但却更像是他的宾友。

见礼毕,姚远才知道,这人就是汉中第一谋士――阎圃。只见他在张鲁耳边附首低语了几句,张鲁马上点头听从,转身对姚远笑道:“请姚将军恕罪,今日天晚,不及招来众位‘治头大祭酒’陪坐,只我与阎先生作陪,怠慢了。”

张鲁治汉中实行“政教合一”。自称“师君”,为总首领;凡入教者,最初名“鬼卒”,可为一般兵丁差人,其头目名“祭酒”,属小吏性质;其首领为“治头大祭酒”,也就是高级官员。除此之外,不另置官吏系统。所以,张鲁口中的“治头大祭酒”,也就是众位政府高官。

姚远摆了摆手:“系师客气了,远此次前来,只为聆听系师教义,何敢劳动诸位祭酒?”

他看了看阎圃,话锋一转:“况且,值此乱世,四方纷扰,牵一发而动全身。远此次也是低调前来,并不想给系师添麻烦。”

这句话正说出了张鲁和阎圃此时所担心的事,怕曹操知道自己邀请姚远谈判,会翻脸不认人。

大家心照不宣,呵呵一笑,遮掩过去了。

虽是密晤,但张鲁仍是对姚远有所防范,伏跪地下侍侯的几名“鬼卒”个个身材精壮,想是身手不凡的贴身护卫。小若一直站在姚远身后,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几名鬼卒,手心里都攥出了汗。再看姚远,始终是泰然自若的样子,似乎并不是身处龙潭虎穴,而是在自己家里。

谈话的主题很快就转到了汉中的形势上来,宾主双方在看似异常客气的话语中隐含着激烈的交锋。

“能不能请张将军和黄将军暂停用兵?双方也可就汉中之事坐下来商讨?”

阎圃试探性地问道。

其实从一开始接到张鲁的邀请信,姚远心中就明白这是个缓兵之计。汉中北有曹操直指阳平,南有张飞、黄忠兵临米山、定军山,东有姚远窥视成固,西边是蛮荒之地,他张鲁是无路可逃,唯一的选择是抱一个粗腿投降了事。当然,按照腿的粗细来看,曹操是天下第一粗腿,可是,姚远、张飞、黄忠迫在眉睫,曹操仍在氐地与少数民族纠缠不休,远水解不了近渴,所以,张鲁的当务之急,还是稳住刘备这三支军队。不然的话,一旦汉中被攻破,他就失去了与各方势力讨价还价的本钱。

“翼德和汉升能不能停下来,要看系师能不能拿出足够的诚意。”姚远虽是笑得轻松,但话的分量却一点儿也不轻松。

张鲁顿时有些尴尬,他没想到姚远说话如此直接,忙道:“姚将军想必也知道,曹公大军将至阳平,我若抽不出来军队前去抵挡,一旦阳平陷落,南郑一线将无险可守。到时可就覆水难收了。”

姚远仍是微笑着说:“系师尽可遣军抵敌,无妨。”

当时曹军攻取汉中的军队共计十万,对外号称三十万,汉中正规军只有五万左右,如果遣主力拒守阳平关,逼退曹军还有一线希望,但是,主力走了,刘备军不会乘虚而入么?到那时,可就真是“前门驱虎,后门迎狼”了。

“那么,姚将军的意思是:按兵不动?”张鲁极单纯地问出了一个极单纯的问题。

“张、黄二将军不属于姚远节度,他们的动向我不敢说。但我可以保证,西城军只会协助系师守护汉中百姓,不会落井下石。”

其实像与张鲁谈判这么大的事,姚远哪会不请示刘备?他不但得到了刘备的具体指示,而且还与张飞、黄忠互通了信息,统一了行动。说这些话,只是增加与张鲁谈判的筹码。

阎圃是何等聪明之人,一下子就猜透了姚远的意图:“姚将军的意思是:想要进入汉中协助我军?”

姚远笑道:“阎先生所言不差,汉中兵力本就不多,主力赶赴阳平驻守,恐盗贼乘虚而起,远等愿为系师分忧解难。”

这是赤裸裸的讹诈!还说“不会落井下石”,这不是落井下石又是什么?张鲁气得满脸通红,想要发作,却又在阎圃的目光下忍住了。

阎圃不动声色地又问道:“那么,张、黄二将军也要协助守护汉中?”

姚远也是不动声色:“两军现在想必已开至米山和定军山了。系师尽可遣此两处守军赶赴阳平,后方由我等负责。”

“那么,西城军何时进入汉中呢?”阎圃想要从姚远口中得到更多的信息。

“这就要看系师的允许了。”姚远微笑着将目光转向了张鲁。

至此,张鲁才算明白,姚远此次是有备而来,已经给他布下了一个阴险的圈套。如果自己不答应他的条件,姚远一路肯定将进攻成固,与张飞、黄忠齐头并进,再加上阳平关的曹操大军,汉中倾覆只在旦夕;如果自己答应他的条件,虽可腾出手来拒战曹操,但谁敢保证姚、张、黄三路不会乘虚拿下汉中?退一万步讲,即使自己将曹操拒在阳平关外,让曹军知难而退,但若是将成固、米山、定军山三地让出,汉中就会门户大开,刘备随时可以灭了汉中。到那时,自己就是砧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了。

他沉思半晌,不待开言,先看了看自己的首席谋士阎圃,期望能从智囊那里得到一条万无一失的妙计。其实阎圃比他还明白目下的局势,就是姜子牙再生,也无回旋余地。

“那么,请恕在下直言,怎么才能保证汉中不受左将军攻击呢?”

阎圃这话一方面暗示可以答应姚远的条件,另一方面也抓住了谈判的关键,你的承诺如何才能保证实施?

姚远哈哈大笑着站起身来:“姚远身随系师左右,就是最大的保证!”

张鲁、阎圃相视大惊:“难道姚将军要以身为质不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