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北京气温35摄氏度,我要迟到了,又热又急。在一幢大楼的门前,保安拦住了我。过去4年来,我从那里进出已经不知多少次了,但快开了,我得接受检查。我开始埋怨奥运会。


随着奥运会一天天临近,我每天在北京城遇到的麻烦事儿越来越多。我现在的通行证和身份卡多得足够开一家小店了。


这包括我的奥运会采访证、记者身份证、办公室的刷卡以及进出公寓大楼的身份证……而且,我开始随身携带护照。


几位朋友“遭到”了社区民警的家访,确保他们经过了合法登记,有时候会要求他们再次登记。以前,我从未到过我住处的派出所,现在我成了那里的常客,每次从国外回到中国后都要到那里报到。


地铁现在还装上了X射线的安检机,通往北京城的入口还设立了警察检查站,汽车和乘客都必须接受检查,以免危及北京奥运会的安全。


每次看到检查站,我都会变得相当恼火,但在面临打破日常生活常规的种种不便时,似乎展示了惊人的耐心。


在北京城外排队等候检查的一名男子对我说:“许多车子都在等,但如果是为了奥运安全,大家都还是很理解的。”他说:“这么热的天气,看看,没有哪个人抱怨。”没错儿,跟我谈过话的司机似乎根本不为所扰,长途车里的乘客鱼贯而出,井然有序地排着队等着民警查看他们的身份证。


对于人群中我这个不耐烦的西方人来说,也许这是值得学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