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次“轻松”的旅行。

当时,我正在休假。上午忽然接到单位通知,让我准备一下,要我去某地。随后,我立即打点行装,去火车站买票,然后向千里之外的勘测工地奔去。

我具体是哪一天从家乡起程的已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在北京换乘那天是农历8月15。在此之前,因是单人旅行了一夜,身心极为疲惫(我有晕车的毛病),中途不得不到外甥任教的北京某大学呆了两天,得到了很好的休息,这也是该段历程最为轻松的时光,后来的经历可就比我预想的艰难多了。

列车于农历8月15日下午3点半左右,准时从北京发车南下,随着车轮移动、伴随音乐的播放,车厢内的人们纷纷交头接耳,用我听不懂的各种方言,彼此热情的打着招呼。到处都是熙熙攘攘且拥挤不堪,再加上打工夫妻孩子们的哭闹(有的家庭有好几个孩子,不知其故乡是否还有,似乎计划生育这个国策对他们没有多大的约束),其乱闹劲儿犹如在农村的集贸市场上开演马戏。可碍于语言不通,我根本无法与同行者交流沟通,几近于在异国他乡旅行,所以,我自己只能默默的承受孤独。

入夜后,同行者除了几个孩子在玩耍或偶尔哭闹,车厢连接处有人在抽烟外,其余的人或吃东西,或入眠,鼎沸之声渐渐平息,伴随音乐也停了。无助的我,被置于孤独与疲惫之中。为了防止自己随身携带的那点家当遭到不测,我不敢松懈片刻,只有在MP3的音乐声中,以香烟啤酒为伴,唯我独尊。虽黯然甚伤,倒也悠然自得。

过黄河时(好象没有多少河水,河床已接近干涸),只见车窗外月光皎洁,繁星点点,我突然灵机一动,与其孤单,何不欣赏一番,旋即将面孔贴近车窗欣赏。可好景不长,在胡思乱想之中,阵阵酸楚涌上心头:怪不得人家上车后都是兴高采烈,即便不认识也是异常亲近,原来今天是8月15,人家大多是拉帮结伙回家团聚呢。心想,我是真不该混上这趟列车,还真不如明天再走,我跑到无我容身之地干吗呢?嫉妒、伤感之情极度彰显。不过,我此时也总结了一个很好的出行经验,那就是上厕所或去车厢连接处吸烟,要紧跟推着售货车的女售货员走,无论车内如何拥挤,她都能穿行自如,你就跟着她后面庆好吧。

次日凌晨4点半,列车准时抵达武昌站。我下车后,立刻走出车站寻找长途公路客运站,还没走出100米,就有4~5位男女中老年者轮番上前热情问话:“找条(也许是少)街,玩玩撒?”这句话我当时自以为听的懂,认为他们是一些作导游的。我不得不逐一向他们解释:“兄弟是公差分子,非驴友也。”我在一个月以后才真正的弄明白了这句问话。那是和同事在白洋坪(当地人曰:拨洋乒,据说此地原来是县城,现已经改成乡镇,其实也就是山坡上的一个镇子,与“洋”一点关系没有)某饭馆,席间女老板前来向我亲切询问:“找条街,玩玩撒?”,咦?耳熟!我问她是嘛意思?费了好大的劲儿,终于搞明白啦!原来是:找小姐玩玩啊?真没想到,我不远数千里支援建设,竟能享受到如此特殊待遇!---真不是东西!仅以此向武昌站前的老白菜帮子皮条客们致意。

早8点,我又踏上了武汉至宜昌的行程。我乘坐的是直达快客,数小时内,数百公里中,谁也上不来,我等也下不去,若是有三只手的哥们在车上,他也休想下得去,呵哈,故可安然入睡,遨游爪哇国。我终于也小憩一把,终于可以睡觉啦。

下午4时许,进入宜昌,半小时后,向目的地------长江以南300余公里处的深山进发。上车后,心中暗想,几千公里尽在脑后,剩下数百公里乃几小时耳,不必多虑,心地极为坦然,然万万没想到,我的艰难历程即将开始喽!

过江不久,即遇低山数座,客车轻松而过,没什么可怕的,我搞地质的见的山多了。半小时后又遇一座山,经过仔细观察,情知不妙,怎么是石灰岩地区?再往下不会是和传说中的“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一样的喀斯特地形吧?又过了几座略为陡峭的山峰后,停车吃饭。该路边饭店卫生条件还好,饭菜质量一般,就是贵了一点。司乘人员的伙食标准要比乘客好的多,且免费任意取用,看来,我们是被牵了,无所谓,就一顿饭而已。

餐后,购完饮料等备品继续行车赶路。随着客车不断开进,山势亦愈加险峻,我略有晕车的感觉,心中的不安也略微增加少许,私下不断暗暗祈祷:快点到我的终点站吧。此后不久,便与对面开来的卧铺大客车错行,但见上面的乘客疲弱不堪,毫无精神,或象隐君子,或犹如病榻上的伤患,病态十足,我知道,考验我的时候到了。

雾气渺渺,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在爬一个山峰时,车却忽然停了下来,地面上的公路协管人员告知前面山体塌方(当地称之为垮塌)!下车环顾,不仅吓的我是浑身无胆,且连偷着跑回去的信心都没有了,这218国道简直就是挂在悬崖上!其路面距离山谷谷底竟有300余米,坡度近70度以上。辛亏旅途中无人与我言语,我因晕车,也一直迷着眼睛听MP3,艰难的享受《七里乡》、《痴心绝对》、《宁夏》等,没能看的着路途之险境。

那就等吧!

近1个半小时后,车队有所松动,终于可以前行啦。然不过数分钟而已,可谓好景不长,临时无奈组成的车队又停了下来。下车一打听,原来是公路协管人员强买强卖路边摆放的食品,不购货,决不姑息,而一拉运PVC管材的北方大货司机偏不买帐。在双方纠缠了近半个小时后,最终达成了协议,司机买了两桶方便面,放行!唉,都是两桶康师傅惹的祸。

随着客车继续前行,我提心吊胆的睁大眼睛,仔细的寻找和思考一旦遇到不测时的逃生机会。昏暗的灯光下,但见接近拐弯处的隔离防护水泥墩,个个皆伤痕累累,拐弯处悬崖上悬挂的缓冲减震轮胎也没好到哪儿去,汗!据说,此地脱离公路的车辆,其后果极为严重,大多车毁人亡,其地名也可见一斑:野三关!还记得2007年一客车因山体塌方3000立方米,造成近40人全部罹难的事情吗?就是发生在这一带。

几个小时后,车又停了!还是当地人所谓的山体垮塌原因,只好再次等待。

这次没有强买强卖行为,只是推荐,由当地的貌似土家族或苗族妇女兜售。商品有方便食品,饮料,土特产,还有土豆腊(熏)肉火锅。看见火锅,我就知道麻烦大了,至少还得半小时,否则吃不完。

结果还真是耽搁了半个小时多一点,然后继续前进,都活的好好的,我们不能停。已经大半夜了,估计我好到站了,还是去问一下乘务员:奘家草(这是单位电话告知时的发音,当地称之为奘家操,实际应为张家槽)何时到啊?又是语言问题,乘务员说不知道这个地方。用信号时有时无的手机和单位联络,还是奘家草!后来,同车的一位旅客听出了一些端倪,在他的帮助下(这位好心的旅客1小时后在张家槽前几站下了车),他给乘务员解释清楚了,虽然我并不知道他具体说了一些什么。乘务员明白以后对我说:半个小时就到。实际是1个半小时我才到站,唉。

终于下车了,没有引擎吃力的噪音,没有惊心动魄,不晕车了,挺轻松的,甚感惬意。打电话,抽烟等待。经过联络,我还是下错了地方。

夜,没有风,没有雨,也没有星光,出奇的静,仿佛与世隔绝一般,我再次陷入孤独,犹如死亡般的孤独。此时,我倒回味起列车上喧闹的场景了,甚至觉得那是人生最美好的享受。

一个小时后,单位派来接我的车终于到了。


本文内容于 2008-7-29 9:03:33 被334452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