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评社香港7月24日电/22日姜万洙在韩国国会作报告时尴尬表示,韩国有可能在今年8月成为净负债国。他坦承:“除了出口额,其他一切,包括投资、消费、就业率以及经常账户,都显示了十年前货币基金组织注资纾困时类似的趋势。”


《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就在此报告的前一天,21日,获悉实情的118位韩国经济学和商学教授共同发表声明“倒姜”,要求姜万洙为其助长了通货膨胀的“非理性政策”引咎辞职。这些教授都是韩国公民经济公正联盟的成员。


韩国6月通货膨胀率冲上十年高点,达到5.5%,而半年以来韩国股市实质上已经跌去了24%。同时,韩国的经常账户已经连续六个月出现赤字,亚开行刚刚将今年韩国经济成长的预期由5%降至4.7%。


经常账户赤字头寸详解


早在今年三月,韩国的对外净债权就已收缩至仅149.5亿元,而外国投资者持有的韩元债券已达417亿美元,随后三个月韩国经常账户更是接连录下赤字。


姜万洙总把出口额挂在嘴边,韩国各项经济指标中只有出口额有较大提升。六月韩国出口总额为374.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实现了17%的增长。


但姜万洙没有说的是出口额成长的来源,猛增123.2%的商品石油(petroleum goods)出口和上升25.9%的石油化工产品出口是出口额上升主要推动力。而对于石油依靠进口的韩国而言,这就意味着大量增加的原油进口。


姜万洙今年2月履职时,国际原油价格还是每桶100美元,而现在每桶已经达到了130美元。受此影响,韩国六月进口额则较去年同期猛增了32.3%, 达到了377.2亿美元。这其中原油进口金额上升70.5%,油品(oil product)进口额上升34.3%,液态天然气进口额上升77.9%。


韩国财政部23日公布的最新财务公告显示,五月韩国石油进口额较去年同期猛增29.8亿美元,达到了81.3亿美元。在石油进口额飙升的影响下,经常账户虽维持顺差,但6.4亿美元的顺差与去年同期22.4亿美元顺差相比损失惨重。


由于经常项目中的商品项目顺差的大幅下跌,今年五月韩国经常账户又录得了3.8亿美元赤字,这已是自去年12月以来连续第六个月录得赤字。而就在一年前,商品账户上还是8亿4千万美元盈余。

韩国财政部一位姓Rim的发言人称由于商品项目依然维持顺差,而服务项目较去年略有收缩,六月经常账户有望平衡收支。而路透22日消息称韩国六月贸易收支为赤字0.4亿美元,去年同期盈余9.8亿美元。


通胀仍待能源价格求解


21日,公民经济公正联盟发布的声明指责姜万洙:“陷于追求短期增长的短视中,不顾众多经济学家稳定石油和粮食价格的建议和警告,操纵利率向着有利于出口的方向发展。”姜以“弱势韩元”促进出口的外汇政策广受韩国商界和学界的批评。


自今年2月份姜万洙履职以来,韩元已贬值11%。“在错误的时间采用‘弱势韩元’政策,为能源和食品都依赖进口的韩国经济带来了严重的通胀压力 ”,Korean Times的评论员Yoon Ja-young表示。从去年五月到今年五月,韩国消费品价格已上升了44.6%,而今年六月通货膨胀率更是冲上了5.5%的十年最高点。


韩国上下对于财政部在高通胀压力下依然采取“弱势韩元”的政策都产生了不满。7日,韩国总统李明博宣布解除负责外汇政策的财政部副部长Choi Joong-kyung职务。汉城国立大学教授郑永禄认为这说明李明博对此前外汇政策不满,“他放弃了强势韩元的外汇政策,李总统解除他的职务是倾向于保持韩元坚挺的一种标志。”


在六月时韩国央行在物价高涨的情况下降低了基准利率,而据彭博社报道称韩国政府大约已投入200亿美元干预韩元汇率。


不过,郑永禄认为,在进入7月后政府制定政策的首要考虑已从促进增长转向了抑制通货膨胀,但他认为目前的措施可能并不会有明显改观。“在能源价格这么高的情况下,全球都在面临着通胀的压力,依赖进口石油的韩国是无法幸免的。”他认为韩国需要忍受通胀和低增长。


此前韩国民间曾担心韩国电力(KEPCO)及韩国瓦斯(KOGAS)等国营能源企业民营化,从而引起能源价格的大幅上升。韩国当局22日宣布将不会将这些企业转为民营,但将在下半年调高天然气价格多达50%,并表示将在今年稍晚调涨电价。


郑永禄据此分析不管外汇政策如何发展,韩国的通胀仍有继续发展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