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法兰西,拿破仑和三个对手的恩怨情仇

拿破仑风云一生,配称其对手不过三人而已!

一、既生拿,何生拿!

如果说谁是拿破仑午夜的梦魇,则非纳尔逊莫属,从拿破仑刚开始崭露头角,纳尔逊就犹如阴魂不散,一次次的破碎着拿破仑的如意美梦,是他让拿破仑的金字塔大捷黯然失色,灰溜溜撤出埃及,是他在特拉法加力挽狂澜,保住了英国本土,稳定了反法同盟,为拿破仑的最后失败埋下了种子,其实两个人颇有相似之处,身材矮小却生性风流,作战风格灵活潇洒,可惜不是一个领域,无法直接一较短长,想拿破仑在地下也当长叹,既生拿,何生纳!

二、你是灰色的,而我是银灰色的;

这是普希金的诗,却因为库图佐夫在击败拿破仑后和士兵联欢时的朗诵而流传至今,这个人的经历如在中国也是戏剧和演义小说的好素材,忠心耿耿而不为昏君所喜,国破家亡之际被重新启用,最后在追击敌人的战场上累病而亡,马革裹尸,千古留名!不要总是把拿破仑和希特勒进攻俄国的失败归功严寒和广袤的国土,没有这些并不比任何民族的名将逊色的俄国将领,库图佐夫、苏沃洛夫 、朱可夫。。。胜利也不会会象天上掉的馅饼!

三、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维克多·雨果说,滑铁卢是一场一流的战争,而得胜的却是二流的将军。这恐怕是站在自己民族立场上所说,未必那么公平。威灵顿演绎的,仿佛就是那个百战百败的刘邦战胜百战百胜的项羽故事的翻版。波拿巴初露头角时,曾在意大利碰过他,并把他打得落花流水。那老枭曾败在雏鹰手里。然而最后扼杀雏鹰的也是他!有时候英雄也可以平凡而伟大,能以兵力和武器都并不占优的联军,那些灰色的苏格兰军、近卫骑兵、梅特兰和米契尔的联队、派克和兰伯特的步兵、庞森比和萨默塞特的骑兵、在火线上吹唢的山地人。。。把这一切组合起来并取得胜利,其中可以读出两个字:顽强!而且不象拿破仑的前两个对手,在战胜他的同时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貌似平庸的威灵顿笑到了最后,以胜利者的身份进入了巴黎,得享高寿而终。

如果说拿破仑是一头孤狼,纳尔逊先打伤了他的牙爪,库土佐夫击断了他的脊梁,最后威灵顿给了致命的一刀!日落1815,从此法兰西再无英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