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夜幕中的旷野上停着几辆自行火炮,外形张扬的自行火炮看上去就是一辆坦克,如同钢铁堡垒一般的车身上有一挺M2重机枪,75毫米的炮管黑洞洞的指向远处,十八门榴弹炮成环形部署,上好子弹的车载机枪指向旷野,每台车上有一名值班的士兵,其他炮营的官兵都住在温暖的帐篷里睡大觉。

张学义借助敌营内星星点点火光看到了自行火炮的轮廓,篝火稍微亮的地方可以看清楚自行火炮的样子,张学义跟身边的寇勋和马云说,“两位,看见前边大铁家伙没?那可是自行火炮,不是坦克。”

“看样子就是坦克呀?”马云怎么也分不清楚坦克和自行炮,寇勋问:“张营长,你怎么判断那是自行火炮?” 张学义说:“坦克都尽靠前线部署,而这些炮车都离前线不远么,我白天计算过火炮的弹道,也看过落在地上没爆的炮弹,它发射的是75毫米炮弹,美军自行火炮里只有M8火炮是75毫米榴弹炮,M7自行火炮是105毫米口径的主炮,这是美军比较多的炮,我们面前的M8自行炮是用M5轻型坦克当底盘,必须拿反坦克手榴弹炸掉它们。”

“我可没几个反坦克手雷。”马云的连队配备过反坦克手雷,但是数量少消耗大已经没几个了,寇勋的连队刚从后方开过来,每个战士有两枚手雷,寇勋章马上命令,“一连一班,全班立即把枪支弹药交给二班,只带两枚手雷去炸炮车,其他各班在敌人进行反击的时候一起开火压制敌人。“

张学义马上说:“等一下,现在两个连立即悄悄的向前行进一百米,行进到手榴弹可以够着到的地方,然后一班在向敌炮车靠近,等敌人还击的时候一起开火,等一班返回后用手榴弹还击,扔完第一枚手榴弹就按建制撤退,两个连撤退不要一起走,马云你带连队先撤,撤后一百米就停下掩护寇勋的部队。”

马云和寇勋都对这一复杂的战术部署感觉不解,为什么搞这么复杂呢,按过去的打法潜伏过去一炸车然后吹冲锋号就可以,那多简单呀,为什么非要用如此复杂的小分队突击大部队掩护,然后在滚动撤退呢?不理解过不理解,马云一点不犹豫的执行,寇勋也知道张学义不是一般的带兵指挥员,他相信张学义可以指挥好。


夜幕中十二个士兵轻装向敌自行火炮群前进,全班分为两组,正副班长各带半个班从敌炮营的两侧绕过去,先摸到炮营的最南边,他们计划先炸远处的炮车再炸近的,然后边炸边撤。

寇勋的兵都是十分机灵的,正副班长一起带头向南迂回,俩班长跑到离大队人马最远的地方,两个班长都是一个动作,他们俩先后拿出手雷拉开保险向最南边的自行火炮,带磁铁的反坦克手雷一下吸在自行火炮冰冷的钢铁外壳上,手雷碰到自行火炮上发出清脆的敲击声,随后有更多的手雷撞到自行火炮上,之后爆炸声先从南边开是传来,火光照亮了半边天,十八辆自行火炮先后被炸起火,自行火炮的轻型坦克底盘那架得住反坦克手雷的攻击,一炸就冒烟起火,很多台炮车燃烧起来比篝火还旺。

十二个战士分两波跑回到大部队的队伍里,脸上都带着胜利后的微笑,他们从战友的手里拿过自己的弹药袋和枪支,此时敌营一片大乱,很多在炮车上值班的士兵都是偷着睡觉,等爆炸声响了他们才用车顶的M2重机枪胡乱的扫射一通,炮车起火他们没有不害怕的,打了几十发子弹以后他们立即离开炮车逃命。

帐篷里跑出来的美军纷纷拿手枪和卡宾枪胡乱的向四周射击,张学义那肯放过这么好的杀敌机会,他大喊一声,“全体注意,一起开火。”他还怕自己的嗓门无法盖过枪声,就拿出哨子出了一个长音,这是志愿军步兵经常用的指挥信号,一声长音就是轻重武器一起开火,寇勋端着波波沙冲锋枪向帐篷外胡乱开枪的美军就扫了一梭子,其他战士纷纷举枪向敌营射击,十几挺DPM机枪一阵狂扫把敌人的帐篷都的打成蜜蜂窝,里边还没出来的美军立即被子弹击倒在地。

志愿军手里的武器多是自动半自动武器,波波沙冲锋枪、SVT-40半自动步枪,SKS半自动步枪以及M3冲锋枪和美式卡宾枪疯狂的喷射着复仇的子弹,阵亡的志愿军战士的英魂如果看到如此壮观的场面也可以安心了,他们的战友努力的战斗一定会赢得战争的胜利。

“上帝那,出了什么事?”美军的营长刚出来喊了一声就招来的几发子弹,机枪子弹命中他的肩膀和胳膊,营长顿时倒了下去,惊慌失措的连长急忙爬在地上爬进指挥部的帐篷,他抓起电台呼叫,“自行火炮营遭到袭击,周遍的友军速来救援,我们发现中国军队的主力,现在正是合围他们的好机会。”

张学义用M2卡宾枪打了半梭子弹,他也没看清楚打中没打中,他看战士们打得太兴奋立刻拿起哨子吹了两声,所有的战士停下射击拿出手榴弹使劲甩向敌营,手榴弹飞到敌人营地内爆炸,烟火一起正是撤退的好时候。

“撤退。”张学义喊,马云和寇勋也喊,两个连的战士立即端起枪从雪地里爬起来,马云的连队按照命令最先撤离,因为他的部队火力不如寇勋的一连,他带着兵一口气跑出去一百多米,然后马云喊:“停止前进,就地准备战斗。”

装备美式武器的侦察连停了下来。BAR机枪打开两脚架防在地上,机枪手瞄准远处的火光,等着美军追出来找死。寇勋见马云跑远了就跟张学义说:“马云的侦察连已经跟敌人脱离接触,咱们也走吧。”

“好吧,先便宜这帮混蛋。” 张学义从地上起来,端着枪警戒四周,寇勋立即招呼自己的士兵撤退,他的连队机枪多走的时候速度慢,马云等了好半天才见寇勋带着部队跑了过来,扛着DPM轻机枪的士兵跑得气喘吁吁的。

马云看到张学义最后一个跑过他的阵地,他立即提高了警惕,寇勋带着部队继续撤,张学义停了下来蹲在地上,“咱们先等一会,等寇勋走远点再追赶他们,他带的机枪太多了,下次可不能带那么多大盘子机枪。”


志愿军偷袭得手并不贪图全胜,他们是捞一把就走,把敌人打趴下就撤,没有跟火力机动超强的美军硬打硬拼,美军知道中国军队信奉穿插迂回包围歼灭,但他们心眼儿有点死,以为中国军队每仗都这么打,这次他们可错了,志愿军是奔他们的大炮来的,就是要炸坏他们的炮车不让炮弹落在自己的阵地上,张学义也是很清楚的知道两个连打不过一个营,尤其是在四面受敌的地方。

美军二线的步兵有胆大的指挥官,他们坐着卡车立即赶到自行火炮营的阵地,他们看到这里一片狼籍,很多被炸坏的火炮还着的火,地上到处是死人和伤员,手忙脚乱的炮营士兵把死去的战友抬到营地南边的空地上,把受伤的战友抬上担架送到医护兵那抢救。

“天那,敌人开来一辆反坦克炮么?”步兵军官发社牢骚,士兵们去帮炮营收拾阵地,阵地内的帐篷已经全被子弹打成蜜蜂窝,看来已经没法在遮挡寒冷的风雪,不过很多人不用再住帐篷,他们可以住温暖的医院,可以坐直升机去医疗船上修养,甚至坐飞机飞回日本的基地休息,再运气好点的就可以回国了。

张学义回头看看美军着火的营地,心里说话你给我等着,等我把坦克开到前线给你们点厉害,我一台车都可以单挑你们一个营,别说是M5坦克当底盘的自行炮,就是拿潘兴坦克改成的炮也架不住我划拉,你把虎王开来都没有用。

两个连的志愿军走出去几里地然后跑步返回自己的阵地,侦察连刚回到自己阵地时候天就亮了,疲惫的战士们倒在床铺上就睡觉,张学义长长的出了口气躺在指挥所里,寇勋章和马云高兴的说:“今天不用听炮响了吧?”

“我看未必,美军配属的炮兵很复杂,有75毫米榴弹炮,还有105、155的迁移牵引炮,另外还有M7、M8自行炮,我们才打了两个炮兵阵地,只是炮击的强度不会比前天强,但是敌人会强大的后勤把缺的东西补充上,这样的安静日子没有几天。”

美军磁性战术在全面推广,在第三次战役结束后的第七天美国玩起了战术反击,缺吃少穿的志愿军一线部队开始用有力抵抗化解美军的磁性战术,让美军攻不入进不来,在磁性战术的攻击下志愿军也付出不少的代价,一月二十五日开始磁性战术升级为全线攻击,李其微由西向东发动全线攻击,动用兵力达二十三万之多,十六个师又三个旅的部队来势凶猛的扑向志愿军东西两线部队的阵地。志愿军在国内补充部队到来之前未发动大规模进攻,总部确定了西顶东放的战术应对攻击,可汉江南岸防御作战可不是用一个顶字可以表达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