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秘:蔡英文能否率民进党走出历史阴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蔡英文与传统的民进党精英不同,她能带民进党走出困境吗?

中评社香港7月24日电/上海东亚研究所台湾政治研究室主任李秘在中国评论月刊七月号发表题为《蔡英文的民进党改革之路》的文章,对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能否革新除弊、率领民进党走出历史阴影作出了深入分析,主要内容如下:

“五二零”之后,民进党交出了执政权,迎来了祇有四年党龄的新主席。蔡英文出任党主席的核心任务就是改革民进党,以图东山再起。蔡英文有哪些改革主张?为什么会提出这些主张?其前景如何?


蔡英文的改革主张

与过去民进党主席相比,蔡英文有比较系统的政治理念,也有一整套民进党改革设想。蔡英文的目标就是要把民进党改造成一个理性问政的政党。其改革主张主要包括以下内容:

(一)建立新的“本土”论述

蔡英文在当选民进党主席后的记者会上表示,“民进党将走入在野,作为实践民主、守护台湾主体的最后防线”, “台湾前途决议文中有关现状改变需经两千三百万人公投的规定,这是我们的底线,不能有任何退让”。这说明蔡英文在坚持“本土”价值这一点上与传统的民进党精英并无不同。但是蔡英文对“本土”内涵的理解却与过去有微妙的差异,主要表现在:

第一,“本土”要符合自由民主的价值。 传统民进党政治人物的台湾认同是以族群为核心的,他们根据四百年台湾史来建构自己的台湾想像。但是蔡英文却认为,以族群为内核的认同容易形成“大福佬沙文主义”而走向偏激,必须寻求“制度认同”与“族群认同”的妥协:一方面,族群认同要以民主宪政原则为指导,以民主宪政作为联结民众、调节争执的机制;另一方面,自由宪政原则也要落实于具体的情境,以族群文化为基本素材和议题。

第二,“本土”不仅包括闽南族群,还包括其他族群。蔡英文强调,台湾是多元族群的移民社会,应尽力在各族群都可接受的基础上寻求最大共识。她提出要“ 重新定义台湾的本土论述,广纳融合各界对﹃台湾人﹄一词的多重解释”,所以未来民进党的“本土”论述将是开放的。

第三,“本土”不仅是“守护台湾主权”,而且要发展两岸关系。蔡英文表示,民进党对国民党促进与发展两岸关系尤其是两岸经贸关系的政策不抱抵制的心态,也不反对国民党有利两岸关系发展的政策措施,民进党要 重新思考对大陆政策,建立新的“中国论述”,在不妨碍两岸经贸交流下,取得“守护台湾主权”与“发展新中国论述”间的平衡。

(二)加强智库作用,强化政策论述

蔡英文认为,任何理念都要化为具体政策论述才有意义,空喊口号没有任何价值。她多次表示,“民进党内对台湾主体性的坚持都一样,问题在于实践能力,而非理念坚持”。 蔡英文强调,不管外界评价如何,民进党毕竟是执政八年的政党,所以未来民进党不会 通过街头抗争、“立院”闹场等社会运动路线来争取政治空间,而应通过提高政策能力和实践能力,与国民党进行理性竞争。民进党未来方向及工作重点是成立智库,强化党处理实质议题的能力。蔡英文邀请“台湾智库”董事长陈博志邀集卸任政务官筹组智库,负责政策论述。规划中的智库将分为“国家安全”、“经济建设”、“教育劳工社会福利”、“财政预算”四个小组,未来将集中火力,锁定重大议题监督国民党,不再乱枪打鸟。

(三)推动公民会议和协商民主,扩大支持基础

台湾“立法院”运作机制适于“立委”个人秀,而不适于汇集共识,再加上民进党在“立法院”内席次少,无法起到制衡作用。要扩大民进党的影响力,仅仅依靠“立院党团”是不够的。蔡英文认为民进党祇有重新回到基层社会,倾听民间的声音,与人民直接对话,才能扩大支持基础。她表示,“公民团体是民进党长期盟友”,她会透过协商民主、公民会议的方式,与公民团体开展对话,一方面监督制衡国民党,另一方面宣传民进党的政策理念。

(四)大量起用青壮派,推动党务改革

为了让民进党顺利改革,赢得未来,蔡英文主张启用年轻人。从目前看,民进党党务人事大致底定,民进党青壮派已经全面接棒,整体布局是“青壮派上场,各派系参与”。扁系前“总统府副秘书长”陈其迈接任首席副秘书长,前“国安会”咨询委员林成蔚任国际事务部主任,嘉义县观光局长洪耀福内定组织部主任,前“新闻局长”郑文灿任文宣部主任,谢长廷办公室前发言人赵天麟接任青年部主任。另外,蔡英文拟委托罗文嘉担任党务改革小组召集人。这些青壮派的精英,许多出身于学运时代,尚没有太多利益的牵绊,也都具有论述能力。蔡英文希望青壮派能够消弭派系分歧,共同推动党务改革。


蔡英文改革主张的源流

蔡英文这些改革主张的最终目标就是要把民进党从一个社会运动型的政党改造成一个理性的政党。这一目标的确立源自于对民进党衰败的深刻反省。民进党迅速崛起然后迅速衰败,其中有各种原因,但最根本的是,民进党以反对运动起家,由于适应了台湾过去几十年政治社会转型的大形势而迅速崛起,但是在台湾的转型完成后,它仍旧坚持过去的做法,最终被时代所抛弃。

(一)“本土”走向极端,与台湾多元社会相悖离

台湾自一九八○年开始政治转型以来,“本土化”与“民主化”始终是主旋律。民进党高举“本土”大旗向国民党威权统治发起挑战,结果屡战屡胜,并最后登上执政舞台。但是随着台湾社会转型结束,民进党的诉求部分实现、部分被国民党吸收,它就不再拥有 “本土”的垄断权 。为了继续垄断“本土”价值,民进党对“本土”的定义越来越“纯粹”,也越来越狭隘,越来越不具备包容性。 这样的论述既偏离台湾社会的活泼多元,也违背了全球化的思维逻辑。在大环境要求开放改革的时候,民进党不但没有重启闸门,反而背对着时代潮流,闭门进行思想与立场的检验。二十一世纪是全世界往前迈进的关键时刻,绿色执政却平白丧失了新世纪开创的契机。民进党要赢得未来,必须修正过去自我封闭的“本土论述”,所以蔡英文提出要“ 重新定义台湾的本土论述”。

(二)迷信意识形态操作,忽视执政能力

在政治转型和社会运动时期,由于社会矛盾(认同和民主)的激化,政治主张(意识形态)成为民进党的最重要基础。民进党的成功让其领导层普遍相信:获得民众支持的唯一因素,是政治主张。可是事实上,意识形态和政见祇是政治支持的其中一个面向,此外还有其他的因素:如形象、能力和操守等。当民主转型期逐渐过去后,当政党的意识形态区隔逐渐模糊,能力和操守的比重逐渐加大,单是台湾意识的诉求,愈来愈不足以吸引民众的支持。面对全新的政治环境,民进党似乎完全没有准备,而且也不愿意准备,不但没有刻意表现出它是一个可以托付“国家”重任的政党,反而疯狂操弄意识形态口号,让执政之路越走越窄,最后被选民抛弃。民进党要东山再起,必须改变过去“口号治国”的做法,所以蔡英文才说,“我们没有坐在家独自告白的本钱”。

(三)与基层社会完全脱节,走向贪腐和权谋

许多社会运动的生命周期显示,在运动的萌芽期中,运动的支持者虽然众数不多,可是却也是他们对运动的认同最强烈、对身为运动的参与者和支持者具有最强烈道德骄傲感的时期。可是当运动的目标逐渐完成、逐渐成为社会的共识而为社会大多数人所接受,认同、骄傲都会逐渐消退,很容易走向夺路。民进党以自己的行动再次证明了这一点。民进党上台后,“清廉、勤政、爱乡土”价值迅速被边缘化,他们将“国家公器”视为私物而私相收受,不顾制度规范而任人唯亲,他们将“国产”视为家产,肆无忌惮地蚕食鲸吞,他们将民众视为获得权力的工具,一次又一次的从他们那骗取选票而不顾他们的感受。结果民进党与社会完全脱节,它丧失了倾听基层声音的机会,也丧失了基层社会的支持。民进党要赢得民众支持,必须重新回到民间。所以蔡英文说,“未来在野党要做的是努力和人民全面性的对话,以扩大社会支持”。


蔡英文改革的前景

蔡英文的改革路线仍面临各种障碍,如“台独基本教义派”的牵制、老一代“天王”的掣肘、派系内斗的撕扯等,所以甚至连绿营媒体都认为未来蔡英文“将面临艰巨挑战”。但从目前看,尽管有各种挑战,蔡英文仍可能将改革推行下去。


(一)民进党内都希望民进党走出历史阴影

在刚刚结束的党主席选举中,虽然民进党连遭重创,但是投票率竟然达到百分之五十一,这显示出基层党员仍未放弃民进党,也代表着蔡英文背负着全党振衰起弊的强烈期待。虽然辜宽敏和蔡同荣高举“台独”和“反新系”的大旗。但是自主性党员心中极为深沉的危机感,推倒了派系筑起的高墙,让理性务实的“未来”击败了感性固执的“过去”。在党主席选举之后,竞争的双方迅速修复关系。正如岛内媒体所言,“不论是民进党的多数精英或是基层党员都心知肚明,不论辜宽敏所标志的深绿台独路线有多么纯正,蔡英文所代表的路线,才应该是民进党应该选择的未来”。

(二)党内大佬彼此相互制衡,给了蔡英文独立的空间

在“总统”选举失败后,民进党内一片检讨声。游锡为了阻止谢长廷和苏贞昌竞选党主席,率先表示,为了民进党能够顺利完成改革,凡是担任过党主席的这次都不应该再参选党主席。由于游锡的表态,谢、苏被迫放弃了参选的念头。而谢长廷为防止陈水扁继续控制党机器,表示说,旧世代权利义务都已享过、尽过,该是了结的时候了。他还感慨到,民进党败选后一无所有没关系,但不能还留下包袱。尽管这些表态的背后都是权力考量,但是扁谢苏游吕相互掣肘的客观结果,却是谁都无法公开插手党务,这给了蔡英文相当大的独立空间。

(三)蔡英文显示出妥善处理派系问题的能力

过去几年民进党饱受派系内斗之苦,但实际上,民进党衰落的根源不在派系问题。派系早在民进党成立之前就已经存在,而且派系也为民进党的发展壮大增添了生机和活力,祇是在民进党整体丧失理念之后,派系才成了争权夺利的工具。对此,蔡英文了然于胸,她表示,大家对派系事情有点过虑了,派系不见得是负面,不必活在过去,应该往前看,未来“会正向处理派系政治问题,并引导派系政治从寻求‘关系’依赖,转化成对经济政治、外交定位、本土论述等具体路线的探讨与思辩”。在党中央人事布局上,蔡英文也尽量淡化新潮流系角色、强调跨派系支持。如任命美丽岛系的王拓担任党秘书长、留任谢长廷特别助理姚人多,既显示自己唯才是用,也向各派系释出善意。蔡英文在启用青壮派时也体现了“各派系参与”的特点。

蔡英文在两个方面与传统的民进党精英不同。首先,蔡英文并不坚持台湾族群民族主义,而更注重民主理念和政治制度;第二,蔡英文或许不会放弃“台独”的目标,但是这种期待的强度和用以推进这一期待的政治手段能够而且已经改变。蔡英文的民进党改革之路尽管仍受许多旧框框的限制,但毕竟迈出了务实的一步,将来能够调适到什么程度, 让我们拭目以待。(全文刊载于《中国评论》月刊2008年7月号,总第127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