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二卷 越南 越南 第十二章节 矩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那是一片绿色的地狱!”许多越战老兵在回忆1960年代的那场战争的时候,依然喜欢用这样的字眼来形容越南的那片热带雨林,到处都是涌动着的死亡气息,到处都是充满着诡异和恐惧。士兵们甚至会迷失方向,即便具有先进的技术手段。这里一年到头都是这片色彩。

“目标进入预订区域,准备引爆!”

趴在蕨草丛中的汤玛斯上尉看着军用笔记本电脑屏幕上那些闪烁着的亮点,悄然在喉式送话器上节奏性的叩响。这是准备就位,同时也是攻击指令发出的信号。

东南亚,一直是第1海军特种作战团-第5SEAL部队(海豹部队)活动的传统区域,而且这也不是汤玛斯上尉这些老鸟第一次来到这样的一片雨林了,当初和泰国、新加坡等国合搞‘金色眼镜蛇的时候,汤玛斯上尉所在的第5海豹便曾经频繁出没这样一片让人多少感到有些不寒而栗的热带雨林。说起来,在丛林作战方面,法国人的经验可就欠缺的多,除了驻守在法属圭亚那-库鲁基地的那支下辖有第3 外籍步兵团(3REI)和第9 陆战步兵团的FAG (forces armées de Guyane)之外,似乎专门应对热带雨林作战的法军部队就几乎没有了。

作为一种便携式系统,可以远距离引爆、并有选择地杀伤目标的‘矩阵’地雷系统的确是一种相当安全可靠的伏击作战工具,这种由地雷、运动探测器和军用笔记本电脑共同组成的地雷系统是通过无线网络相连的,一旦运动探测器发现有目标进入雷区,便可以将目标信息通过无线信号发送给几公里外的控制人员的军用笔记本电脑上,由发射人员进行网络控制。

此时,汤玛斯上尉正在点触着显示屏幕,从由数百枚地雷组成的雷区中挑选引爆地雷种类,准备进行猎杀。许多美军士兵都喜欢这种轻易之间决定他人生死般的感觉,汤玛斯也不例外。

整个区域内似乎到处都是法国人活动的踪影,高奏着胜利进军曲的‘法军特遣作战群’正越过这片雨林,向北面的木州进发,闷热而又潮湿的丛林让许多法国士兵都头昏脑胀,抱着枪三三两两掩护行走着的他们压根就没有主要到那些可怕的‘蜘蛛’正冲着自己呛然而笑。

沿着道路的两侧,近百枚形状很像蜘蛛的BLU-42/B型反步兵地雷正龇牙咧嘴的看着这些即将步入到死亡深渊中的法国人,虽然BLU-42/B型反步兵地雷拥有形同蜘蛛的8条腿的8根绊线,只要触动其中1根,就会引起爆炸,可是这种‘蜘蛛’却同样可以采用控制模式进行指令引爆。全重470克,加上60克TNT与黑索金组成的混合炸药装药,配上8根张牙舞爪的8绊线,这种‘蜘蛛’的确足够致命。

急促闪动着的亮点跳成了一片淡红,随着汤玛斯上尉那带着战术手套的右手轻点下军用笔记本电脑的‘Enter’键,远处一群惊鸟扑腾而起,紧接着便是一阵绵密的巨大爆炸声。

喷涌着的火光夹杂着气浪、烟尘瞬间便吞没了那些目标选定区内的法国士兵,BLU-42/B型反步兵地雷在爆炸之后,整个雷壳转眼之间便会形成数百个米粒大小的杀伤碎片,半径达8米的密集杀伤范围内,所有的一切生命都将在顷刻之间被炸得如同筛子一样。

“哦,宝贝,来吧,来吧!”汤玛斯上尉轻笑着继续选出待引爆地雷,并一一按下引爆。

这种几近残酷样的变态猎杀在许多美国大兵的眼里开来,就像是征服自己的猎物那样,如同猫咪把玩着在自己爪下战战兢兢不已的耗子那样,那是一种居高临下的胜利者的感觉。什么是上帝的感觉,这便是化身为耶和华的那份快感,当弹指之间便可决定着别人生与死的那份感觉铺天盖地而来的时候,许多人其实都会爱上这样的快感的。汤玛斯上尉喜欢这样主宰的味道。他点触着屏幕,挑选出最为残酷的‘死神之剑’。

莱莫人员杀伤地雷(又称阔剑地雷),军内编号:M18A1,对于Claymore的技术数据,汤玛斯上尉几乎能够倒背如流。这是一种在于1960年代越战时期所研发制作的定向人员杀伤地雷(就是反步兵雷),其前身为韩战时期的M18 Claymore,装填有约700粒的钢珠以及约1.5磅的C-4塑胶炸药。虽然在外型、结构上都与朝鲜战争时期的初代M18大同小异,但是所不同的是,M18A1外壳顶上加上了一个简易的瞄准具,这个简易瞄准具虽然简易,但却异常精准。1960年代的越南战争已经证明了‘阔剑地雷’在丛林中所具有的可怕威力。

弧形、凸面的方形外壳,加上配置的角架是M18A1最具特色的外观,由于其特有的较轻重量,所以‘阔剑地雷’不但可以埋设在路面上,更可挂设在树干或木桩上制成诡雷,而后者更是美军特种作战部队的最爱。可以选择‘控制模式(指令引爆)、无控制模式(受害者启动模式)、延时模式’三种引爆方式的M18A1由于具有着极佳的防水性,浸泡于盐水或淡水2小时之后仍可正常使用,所以很多美军特战单位都喜欢使用这种‘阔刃之剑’

第5SEAL部队当初在这里构筑雷场的时候,便选择了使用M18A1来作为雷场主体。在阔别了越南丛林近半个世纪之后,‘阔剑地雷’再次重返‘故里’。

只不过和以往不同,这一次M18A1不再那样传统。根据美军《地雷野战手册》(FM23-23)的规定,在控制模式下,引爆M18A1是需要在最佳杀伤区域(20m-30m)内进行引爆的,可以通过电子或非电子点火系统(主要是电缆)完成引爆。

美军内部对使用‘阔剑地雷’有着明确的规定,尤其是对控制模式使用,按照作战条例规定“而处于遥控模式的M18A1 Claymore应被当作单独的武器并包含在单位的开火计划内上报,而不是被当作地雷,放置单位必须确认Claymore被撤走,引爆或转交给接防部队”

在过去,由于M18A1内含M57点火装置,所以可以使用控制模式引爆。当Claymore被连接在一起时,一个M57点火装置可以引爆数个M18A1。只不过这种作战模式已经被美军所摒弃了。先进的‘矩阵’地雷系统取代可以往埋伏在别人眼皮底下进行引爆的危险工作。

汤玛斯上尉看了一眼选定的即将引爆的目标,打开备应装置。由于无控制模式是用于被毫无防备的敌人所引爆的,所以按照作战手册进入遥控模式的Claymore方才被报告并纪录为地雷。M142多功能点火装置、M5压力释放装置(老鼠夹)、绊线、红外线感应器、声振动感应器都可以用来引爆M18A1 Claymore,不过此时这些装置,包括可以使用短时间定时引信或导火索、阻吓敌人的追击的定时装置,都已经派不上用场了。

随着汤玛斯上尉切下了按键,又是一长串的爆炸声,无数的火光四下喷溅,刚刚被BLU-42/B型反步兵地雷炸得死伤累累的法国士兵们再一次遭到了死亡钢雨的洗礼。

由于M18A1内有预制的破片沟痕,因此爆炸时可使破片向一定之方向飞出,再加上其内藏的钢珠,这种极少的数量便可控制一片区域,造成极大的伤害的性能完全使得‘阔剑’的名号显得那样的名副其实。M18A1的爆炸杀伤范围包括前方50米,以60度广角的扇形范围扩散;而高度则为2到2.4米。其钢珠的最远射程甚至可达250米,包含了100米左右的中度杀伤范围。但近百枚这样的地雷同时被引爆的时候,其带来的杀伤效应是完全惊人的。

尽管M18A1 Claymore的设计初衷并不是夺人性命于无形,而是需要将敌人致残,使得那些受伤的士兵成为敌方部队的累赘,可是当这么多地雷同时交织在一起被引爆的时候,所具有的杀伤威力还是让人感到惊惧,这种破风而来的死亡之雨的洗礼完全是铺天盖地的。

虽然是作为‘法军特遣作战群’的尖兵力量,可11eBP-第1伞兵轻骑兵团的法国士兵们很显然是对这片绿色的地狱充满着恐惧,多数士兵选择钻入在‘潘哈德VBL’轮式装甲侦察车的装甲车身内乘车前进,只有少数士兵掩护步行,至于探路这样的事情,第1伞兵轻骑兵团理所当然的将这片土地的主人-‘越人阵’第4师驱赶到了前面。

当BLU-42/B型反步兵地雷爆炸的火光还未散尽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越人阵’第4师-第10步兵团的一个步兵连,事实上已经丧失了战斗力,许多人顷刻之间便被横扫而来的钢珠打得跟蜂窝一样。淋漓的血肉糊得到处都是。悲剧并没有这样就结束。第1伞兵轻骑兵团的士兵们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那如同修罗场样的惨景。

没有搭乘装甲车而行的士兵们几乎都被钢铁之雨给炸翻,到处都是淋漓的血肉以及那哀嚎痛呼着的受伤者。慌乱下车救护受伤者的士兵们刚刚才跳下车,又是一阵爆炸。

无数破风而来的钢珠几乎是横扫了过来,擦着断碎的枝叶,伴随着冲涌而起的气浪,泥土被高高掀起,涌动着的死亡气息伴混杂着炙热的金属风暴铺天盖地而来,势无可挡的吞没一切。

浓浓的硝烟味、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味,交错着混合在一起,浓浓刺激着每一个活着的人的感官。这就是死亡,这就是战场,骄傲的法兰西人顷刻之间便如同丢了魂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