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那点B事儿【转载】

cxszorro 收藏 39 13270
导读:魔王大聚会            儿子出题难, 孙子监堂严。 老子没答完, 回家去种田。 那一年的7月9日上午11点40分,哈尔滨的某个高考考场内,结束的铃声早已响过,脱离苦海的高三生或嗷嗷叫着或若有所思地离开这个他们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战场,无论骄傲或悔恨。一个愤青在考卷被老师强行没收后,壮怀激烈地在黑板上留下上面那几

魔王大聚会



儿子出题难,

孙子监堂严。

老子没答完,

回家去种田。



那一年的7月9日上午11点40分,哈尔滨的某个高考考场内,结束的铃声早已响过,脱离苦海的高三生或嗷嗷叫着或若有所思地离开这个他们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战场,无论骄傲或悔恨。一个愤青在考卷被老师强行没收后,壮怀激烈地在黑板上留下上面那几行“反诗”,拂袖离去,颇有一番“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凉气势。旁边一个大个子嘿嘿一笑,对着远去雄赳赳的背影竖起大拇指:“哥儿们,NB!”



半个小时前,这个竖拇指的大个子还笃定地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热泪盈眶地盯着政治考卷上最后两道大题的空白部分做冥思苦想状。监考老师慢慢地从他身边踱过,一阵微风轻轻的指引,头顶的地方偏离了中央,忽然瞥见两颗大滴的眼泪正肆无忌惮地滋润着考卷。老师无奈地摇摇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知道后悔了吧。”


“同学,能想起什么来就赶快写吧,还有半个小时就交卷了。”


如果老师知道眼前这个考生脑子里面转的是什么念头,极有可能当场经脉逆行吐血而亡——“还有半个小时,还有半个小时我就自由啦,下午打球去,还有红博那儿的电子游戏,总算能赶上世界杯的最后两场,靠,这次法国倒TMD牛的可以……我梦寐以求的生活。哎?我怎么哭了哪?太激动了,真是性情男儿。靠,不成,我内急……”。



8月上旬,这个疯玩了一个月的性情男儿手捧着成绩单欲哭无泪,两分的差距,心目中的大学擦肩而过。又是一个月的苦苦煎熬,幸亏老爸老妈姑姑舅舅四个方面军的力挺,我们的性情男儿接到H大预科的通知书。站在东大的大门口,又一次的热泪盈眶:“我,萧天的大学生活终于开始啦!”



预科是大学这款RPG游戏的测试版,通常是成绩不太好的特长生上大学的首选,学校也因为可以招到更多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能为学校在各种比赛上出把子力气的傻孩子而大行其道。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每年的预科招生也是学校期待已久的收入来源。所以,东大的预科生就成了一个特殊学生扎堆的地方,这个群体具有以下三种特征:

1 运动能力很是突出(但是其中不乏拥有各种运动员证书却狗屁不会的主) 2 都是财主或者各路神通的子女 3

热衷于在各种江湖纷争中发挥余热。如果你在H大的校园里看到有人符合以上三点的话,那么恭喜你,你有幸亲眼瞻仰东大预科的风采了。


所以,98预科报到的那天,H大主楼前的广场被各种高档汽车堵的水泄不通,BMW趁乱非礼了奔驰的屁股,奥迪骑在丰田的头上撇条……引得不少路人驻足观望,有家长时刻不忘教育身边的孩子:“看到没,现在大学老师的待遇多好……”。



此时的主楼大厅杀气腾腾,N百人(请注意,这群人里少有预科学生本人,也少有学生家长,通常是家长的司机、秘书等跟班级人物)挣扎着向财务处发起一波波的进攻。财务处的正副处长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激动得四支手紧紧握在一起,默默无语两眼泪啊。


满头大汗的萧天经过一番艰苦的肉搏,从N个人的脚下匍匐爬了出来。 “靠,真TMD,现在交银子怎么跟抢爹似的!34楼113,先去看看朕的寝室如何。”


十分钟后,萧天站在一栋暗红色的建筑物面前倒吸了大学生活的第一口冷气,寝室门口上方的四个阿拉伯数字无比骄傲向世人炫耀它的资历:1942。


傻了,完完全全傻了,1942年的房子还能承受大学宿舍的重任吗?萧天怀疑自己走错了,在他印象中,这样的老古董完全有资格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建筑,而大学的寝室应该象电视剧《北京夏天》里面一样,充满了向往和希望,而不是这个让人看到就联想起新龙门客栈的地方。


“安全第一,还是问问的好。”环顾四周,一个叼着烟屁股,面部被浓密落腮胡子刻画的满是沧桑的黑胖子正夹着篮球晃晃悠悠地走过来。

“老师,麻烦您我问一下,98预科是这个楼吗?”

胖子一愣:“兄弟,你是98预科的?我也是,我叫辛航,就是咱们H大的家属。”

“我靠,”萧天暗自叹了口气,“这H大预科怎么没有年龄限制啊?”

辛航没有给萧天回答的机会:“哥儿们,抽烟!”,说着从运动短裤后面抽出一盒被坐扁的红山茶。

“不了,我不会。”萧天很少吸烟,而且他对这盒与辛航臀部发生过亲密接触的红山茶丝毫不感兴趣。


辛航没有注意萧天的反映,兴致勃勃地又掏出一棵烟给自己点上。辛航的妈妈是东大法学院的系主任,辛航从能爬的时候就开始光屁股在H大校园里混了,用他的话说是闭着眼睛都能摸到H大女浴室后墙角的洞。所以他对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没有萧天这样的反映,也许,这也算是审美疲劳吧。他对上大学唯一感兴趣的就是以后在H大校园里泡妹妹再也不用为自己还是高中生的身份招到骄傲的大学女孩子的白眼儿了。


“兄弟,你哪个寝室的?”

“113。”

“我靠”,辛航兴奋起来,“我也是113的,咱哥儿俩一个寝室的。

看着眼前这张充满沧桑幸福的脸,萧天乐了:“你好啊,我叫萧天。”


推开113寝室门前的一刻,萧天已经做好了理想与现实激烈碰撞的准备:“这扇门的后面就是朕的另一种生活的开始,不知道展示给朕的是什么样的未来呢?”辛航倒是丝毫没有儿女情长,手一推,直接把那另一种生活展示给他们。寝室还好,H大的迎接新生工作做的比较到位,至少表面上如此。寝室的四壁被刚刷的白粉装饰一新,四张上下铺的床位排列的整整齐齐,唯一不协调的就是门口下铺露出一张颓废的大白脸,正在吞云吐雾。


“真TMD的背”,萧天不禁一皱眉,“靠,这个寝室不是都抽烟吧?”



在萧天和辛航进来之前,丁雷正在盘算自己在寝室里面能是个什么地位。听人说预科都是有体育特长生,刚才看到的那个赵大路和叫常果的都是和自己一个寝室的,两个人的身高都在180公分以上。特别是那个赵大路,将近190CM,又高又膀。虽然自己是练散打的,但是要拿下这么大的块头还真要费点儿工夫。正琢磨着,推门进来的萧天和辛航又让丁雷脆弱的心灵经受了一次蹂躏,“我靠,老夫休矣!”——走在前面一脸沧桑的黑胖子如果不是水泊梁山黑旋风李逵的后代就是黑猩猩的基因突变;后面那个185的大个子虽然看起来蛮顺眼的,但是感觉很冷,尤其是刚进门就横了自己一眼。


丁雷一边心里默念我靠他妈看来老夫我的江湖地位危险了真是TMD天妒英才一边站起来,“哎,你好,老夫……我叫丁雷。”

“恩,你好,我是萧天。”

“哎,哥儿们,我叫辛航。”

“坐啊,喝点水不?”,丁雷很热情地招呼着,“我是第三个来的,在我前面是赵大路和常果,他们两个出去了。……他们是篮球上来的,我专业是散打,你们是啥呀?”

“哦,我是篮球。”萧天道。

“我也是。”辛航也说。


忽然,丁雷的面部表情凝固了,眼睛直直地盯着寝室的门,瞳孔深处闪烁着一种迫人的激动。萧天见过这种表情,高二暑假,他和父母去万梅山庄玩儿的时候,西门吹雪接到叶孤城的挑战书时就是这样的表情。



阴风,一股阴风,门一下子被撞开。说是被撞一点也不夸张,因为站在门口的男生实在没有多余的手去推门了,两只醒目的大箱子被夹在胳膊下。虽然穿著毛衣,但是仍然可以看到胸部肌肉惊人的隆起。


“哥儿们,这是111吗?”

屋里的三个人显然都被他的胸部所吸引,竟然没有任何反映。

“我靠,这小子真是牲口。”萧天认为这种夸张的胸部隆起完全属于非正常的发育,尤其是对于一个男生来讲。

“高手,这人绝对是一个外家高手!”丁雷的大白脸由于激动而近乎透明,好象突然被漂白了一样。

“最起码有D CUP!”辛航的思维还在围绕着东大的女生打转。


门口的男生显然对自己的胸部所带来的震撼效果很满意,嘴角撇了撇,他的确拥有傲人的本钱,也不断有商家正在和他积极联络,要他做婷美男人版的形象代言人。肌肉男抬头看了看门牌,“哦,不好意思啊,我走错了,是隔壁。”

转身离开的时候,特意斜了斜身子,右侧的胸肌不安分地跳了起来。

“我靠,真他妈的NB!”丁雷忿忿地吐了一口,“啪”,黏度极强的液体一往情深地依附在还在意淫的辛航的小腿上。

“哥儿俩先坐着,我出去办点事儿。”萧天实在不忍心目睹丁雷的分泌物顺着辛航小腿上的黑毛蜿蜒下行,找了个借口闪出了门去。

萧天也确实有事情要办,他想在这个向往很久的大学校园里面好好转转,“不过,以后不可能和那个人在校园里不期而遇了……”,萧天的心情有点复杂。


还没走到34栋的大门口,一个很有穿透力的磁性嗓音传过整个儿走廊,“爸,妈,你们歇着吧,李哥,你也别忙活了,我自己就可以。”萧天探出头,门口停着一辆黑色奥迪,“又是一个公子哥吧。”奥迪旁边的男孩子转过头来,很帅气的一张脸,虽然那个鼻子有点象成龙,但是丝毫不影响这张脸的吸引力。男孩子也看到了萧天,笑眯眯地点了一下头就闪进了走廊。两个人在擦肩而过的一刹那,不约而同地一阵寒战,但是他们还没意识到从这个寒战开始起他们的人生轨迹会持续地纠缠在一起,有时候这种纠缠让他们快乐,感动;有时候也令他们十分恼火。


两个小时后,当萧天从校园回来,113已经是一片热闹景象。窗口右侧下铺坐着的男生正在听辛航讲述111肌肉男的传奇,“是……是啊,真的啊……”

看到进来的萧天,辛航马上站起来,俨然一副主人的样子:“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萧天,门后上铺的。这是我下铺,孙亮。”

“抽,抽烟不?”孙亮递过来一根吉庆。

“不了,谢谢。”萧天即使想抽烟也不会对三块钱一包吉庆下手。

辛航接着他热情的介绍,“这是常果”,辛航指的是门口丁雷的上铺。

“那是赵大路,篮球专业的”,顺着辛航手指的方向,萧天注意到窗左下铺坐着一个正忙着打摩丝的大块头,“哎,你好……”。

“你好,我叫冯铮。”萧天的身后一个很磁性的声音,刚才那个走廊里的帅哥施施然晃了进来。

“呵呵”,萧天乐了,“风筝啊,你好,我是萧天。我们刚才见过。”

冯铮倒是一点不在乎:“嘿嘿,朋友也都叫我风筝。”

辛航坚持将介绍工作进行到底:“萧天,你下铺的叫方一,练长跑的,刚才去操场跑步去了。有性格,我喜欢。”


丁雷一直没有说话,他忙着从旅行包里往外掏东西。寝室里面的注意力逐渐被他吸引,旅行包看着不大,丁雷却好象变魔术似的不停地从里面拿东西出来。在大家的目瞪口呆之下,牙刷、牙缸、毛巾、洗面奶、臂力棒、琴谱、李小龙的海报、搏击杂志……“哗啦”,最后他竟然还掏出一个双节棍。紧接着,丁雷用双节棍耍了一套很帅的动作,伴随着李小龙的招牌式尖叫,丁雷陶醉地给大家定格了一个经典的POSE。


全场观众为眼前这个搏击狂的精彩表演报以热烈的掌声。

“师傅啊,我跟你混了。”一直没机会开口的常果一脸谄媚地凑了过来,丝毫不顾忌自己的口水雨点般灌溉着偶像的大白脸。


丁雷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江湖,眼睛还是一如岩石般镇定。他的手干燥,稳定,指甲剪的很齐。丁雷绝对不允许自己在握东西的时候存有一丝妨碍,无论他握的是双节棍还是白瓷牙缸。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白瓷缸子对他比双节棍还要重要。



丁雷虔诚地将白瓷缸子端正地摆在桌子上,“恩……咯”,丁雷清了清嗓子,“兄弟我初到贵地,还请各位哥哥以后多多关照。老夫没有别的能耐,只会两下粗拳绣腿,虽然说不上惊艳惊绝,但是窃以为也算是色艺双全。诸位客官,无论您能不能看上眼,有钱的您捧个钱场,没钱的您捧个人场。多了少了就这么个意思……”


众人扑地。


知音总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出现:“好!旧社会要过饭!”丁雷回过头去,一个一身运动装的男生笑嘻嘻地站在门口,鼻尖的汗珠晶莹剔透的,配上身上干净的NIKE,让人好感油然而生。


辛航把自己的头从不知道属于谁的两腿之间很努力地抬起来:“就差你了,方一……”。

赵大路一脚踢开常果的脸,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哎,我说,你还看搏击杂志啊,我这儿也有杂志,给你调养一下。”赵大路说着从枕头下面掏出两本扔在桌子上。


“龙虎豹啊!”,常果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窜起,尖叫着扑向封面的大型脯乳动物。由于过于激动,常果的荷尔蒙迅速MAX至头部,高压作用下的鼻涕汹涌而出,搭配着脸上赵大路的脚印显得极其恐怖。



就这样,113们围绕着两本龙虎豹展开了“学术性的探讨”。多年以后,每每回忆起报到的那天,大家一致认为那两本龙虎豹为113的大好团结局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8个陌生的男孩在初次见面的20分钟内,就抛去虚伪的表皮,赤裸裸地真诚相见。同时,大家对113寝室的所有成员也建立了一个清晰的共识——“都TMD一窝淫贼!”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