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消息,说咸宁某高校学生干部因教育打牌学生而被殴致死,心情十分沉重。因为我也曾经是一名学生干部,也曾有过一些危险的经历。不过好在我是有惊无险,而这位同学却是遭遇不幸。

现在的学生胆子大得很,没有点约束的话干出什么事来都不足为奇。中学还好点,有家里人看着,老师也还算管事。但是一旦进入高校,脱离了家人亲友,开始了半独立生活,学校又疏于管教,问题就大了。半独立生活,顾名思义,只是部分的独立。在形式上脱离了原有的生活圈,开始自己照顾自己,但是这种照顾又是不完全的,在经济或是社会责任上仍或多或少的受到家人的支持。在这个阶段,人往往因为表面“独立”的自我认识以及生理的成熟而忽视了自身社会责任与社会服从的残缺——即心理与社会适应的不成熟。这个时候,人对自己行为的管制与约束主要来自于个人的价值观,对法律、道德以及社会影响的理解和认同。虽然很多人平时说起大道理来头头是道,但是遗憾的是很多高校学生既没有走南闯北的社会经验,又由于信仰的缺失而缺乏组织纪律性。所以个人对法律、道德以及社会影响的理解和认同是非常肤浅的。在这样一个自身发展程度下,受到不良社会风气的影响,没有坚定的思想信念,又缺乏有效的引导,学生们往往出现猎奇、自大、要强、冲动、好斗、懒散、善变等负面表现。

另一方面,学校在对学生的心理引导与社会教育等方面所做的工作让人十分失望。要不就是搞表面工作,走走形式;要不就是方法不好,没人卖账;再要不就干脆放任自流。这个发展阶段的学生理解能力很强,也有一定的分辨思考能力,本应是正确树立人生、社会认识的黄金时间。但是给予他们这些认识的,却是些三教九流的东西。不能不说学校教育的缺失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也许这是我们高校教育责任定位的问题,也许是基础教育缺失的结果,总之,关于人生与社会的认识,学生们交出的答案大多不能叫人满意。精神上的不足慢慢的也会影响到行为。当然,一般来说,学生们平时还比较老实,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但是这些因素就像是一枚枚定时炸弹,在他们真正成熟之前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发生在咸宁的悲剧就是一个例子。真正接受过良好教育,哪怕只是基础教育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

在很多高校,学生工作大多交给学生自己解决。于是学生干部便站在了处理学生事务的第一线。一般来说,学生对学生干部还是比较尊重的。但是,有时候难免会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特别是在触及某些人或团体的利益的情况下。这时,就要考验学生干部处理问题的能力了。

实事求是地讲,学生干部团体的素质也是良莠不齐,很多情况下都是模模糊糊办事,一半规章一半感觉,有时甚至是一腔热血(有点夸张了……)在制度的执行方式与程度方面更是靠经验凭感觉。就拿这次的事件来举个例子。其实要阻止学生打牌这个事情,在现场该做的只是和他们套好关系(这是学生干部的基本能力),适当地表现一下立场(学生干部的威信),然后适当的劝他们现在不要打牌,把牌收好,最后拍屁股走人就是。本来嘛,仅凭现场的督导是不可能真正解决这种问题的,现场能做的也只有劝阻而已。人家给你面子是最好了,不给你面子你也没办法。至于教育,随便知会两句就可以了,他们是不会把你的好意当一回事的,要知道,学生干部本质上也只是一名学生而已,没有人给你行政权或教育权。如果真要较真的话大可以向学校反映,他们能处理——当然,还得看他们愿不愿意处理——反正没你什么事了。也许这个方法有人觉得鄙视,有人觉得“说得容易”,但是我就经常这么做。不管对方是前辈还是后辈,个人还是团体、认识还是陌生,结果是我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无一例外。有些事情说起来的确简单,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出应有的效果。

关于注意工作方法,还有个不得不提的问题,那就是自我保护。万一在工作中身处危机,学生干部该怎么办?其实答案很简单:放下架子,适当地妥协就可以了,退一步海阔天空嘛。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很多干部就是不明白,有时候明白了,却又晚了。很多学生干部被自己的地位、以及老师的照顾给“宠坏了”,头脑中管理者的官本位思想占据了主流。在办事的时候总是时不时流露出居高临下,互不相让的态度。态度决定一切:虽不完全但也有几分道理。试问有谁愿意被外人像家长一样管呢?而且还是和自己一样是个学生。早就在说学生干部不是管理者,而是服务者。但是如果按照“服务”的准则去考量,又有多少学生干部合格呢?当然,这里谈的“服务”也不能简单地等同于服务行业的标准。它只是一个观念、态度的方向性问题。作为一名学生干部,秉着为同学办事的理念,将工作对象视作交友的对象,既灵活变通态度良好,又坚持原则不失威信,在与学生的工作中才能游刃有余。原则的坚持与放弃——危机的关键时刻就看你怎么去选择。二选一的方法显然不合适,坚持原则,危机加剧;选择放弃,以后的工作如何开展?避实就虚,变通地坚持原则才是正解。

我记得有一天晚上,办公室里只有我和另外一名女生值班。快到下班时间时突然来了一个酒气冲天的家伙。那人自称是毕业班的团支书,前来索要全班的团籍档案。团籍档案正好是我们部门负责的范围,所以我多少心里有底。他们的档案在保管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意外——完全是学校的疏忽,也给我们带来了无尽的麻烦——大量的毕业生团籍档案遗失,要找到自己的档案只能靠运气了,为此很多人都跑去学校大闹过。而且当时我也不可能把档案交给一个自称“团支书”的人。当他在门外询问秘书部的女生时,我就明显感觉到口气很冲,嗓门又大。我一听,估计那女生应付不来,便跑去救场(本来也是本部门的事)。见面一看他浑身酒气,面目潮红,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我心里暗自一想,这人不好惹。人家找上门来了怎么办呢?我先是简单地以平辈的身份和他聊了一下毕业班的事(我们的信息来源是广的),让他误以为我也是高年级的学生,有一种同一感,至少在气势上不输于他。缓和一下气氛之后便告诉他他们的档案不在我们这个地方保管,而在其他办公室里——档案出问题的事是绝对不能说的,就算有他想要的,也不能轻易给他。事情至此基本完结,那人也接受了我的解释,但是面色看起来很不高兴。为防意外,也是体现我们的服务原则,我接着很热情详细地告诉了他在什么时候去找谁能够拿到档案,也为他去拿档案出谋划策。在整个过程中,感觉就像是我在关心自己的同学一样,一点也不生分。终了,那人十分满意,拍着我的肩膀硬是要拉我去喝两杯。我最终以还要值班为由婉言谢绝了。感觉一场潜在的危机总算是解决了。

干了一段时间的学生干部,其实学到了不少东西,我也明白了很多做人处世的方法和道理。学生干部的工作虽然比较辛苦,但也很有价值。所以当我听说在咸宁竟然发生某高校学生干部因教育打牌学生而被殴致死的消息时,心情十分沉重。随即写了以上的文字。衷心希望今后不要再有此类悲剧的发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