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山雨——1933年的抗日 不屈的抗争 兵分两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4/


王文和李择他们隐蔽在道路旁边的树林里,睁大着眼睛,静静的看着一队日军的骑兵部队,从自己的眼前经过,向辽城的方向的进行急行军。这已经是他们在一天之中碰上的第三支向辽城方向增援的日军了。自从王文他们在和县近郊与刘参谋他们兵分两路以后,他们从平城带出来的战马带交给了刘参谋他们,以保证他们行动的机动性,这支兵力不满一个连的部队就一直在向通往多伦的方向的徒步隐蔽前进。

虽然他们早已经被告知了自己正在进行一个足以对以后的中日战争造成决定性影响的行动,也明白这样做的重要性,但是大家眼睁睁的看着日本人在自己的面前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心理还是很不是滋味,包括王文在内的所有人,都把手里的枪拽的死死的。

看着日本骑兵远去的背影,李择心理松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哪个和日军有深仇大恨的人,按捺不住自己的复仇的欲望,对着眼前这些急着赶路的日军而变的毫无防备的日军来上一枪,那他们就都完了。

但是在李择看来值得庆幸的是,身边这些大字都不识几个,一心只想着报仇的人,居然能做到在国仇面前,暂时把家恨给放下了。他小声的对王文说:“日本人赶的很急啊,看来,刘参谋他们干的不错,日本人的注意力都已经被他们完全吸引过去了。”

王文听了这话没什么反应,他小声的说:“这样的做法,只能瞒住一时,日本人很快就会反应过来,我们要加快行军速度才行。”

“这我也知道,但是现在我们通往多伦方向的道路上,已经全部挤满了日军向辽城方向派出的增援部队,虽然日军现在还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存在,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与日本人相对而行,又要随时隐蔽不被他们发现,根本就没有办法提高行进速度。”虽然李择的声音很小,但是王文还是听的出他心理的那份焦虑。

“这样不行啊!要是我们加快行军速度,就很有可能被日军发现,单凭我们现在的兵力,哪怕只是遇上一小队日本的巡逻兵,也会对我们造成致命的打击;但要是我们为了躲避日军的视线,而耽误了时间的话,等日本人一旦反应过来,觉察到我们的意图,那我们的计划也就完了。”王文死死的盯着那些刚刚离开但还没有走远的日本骑兵,小声的说。

“你有什么计划?”李择眯着眼,问。

“化整为零,分散行动。”王文回过头,看着他。

李择笑了笑:“如果这样的话,既可以在加快行军速度的同时,减小被日军发现的几率,而且就算是我们当中有人被日军发现了,最多也只会被日军当作是简单的流寇处理,不至于暴露我们的意图,剩下的人还可以继续完成这个任务。”

王文听了他的分析,笑了笑,没有说话,现在他们之间的默契已经越来越深了。

“但是,如果兵力太分散的话,对我们的行动也会造成影响,”李择看着王文说:“你想怎么做?”

王文从地上拿起一根木棍,在地上比画起来:“我准备兵分两路,你我各带一路。我还在东北的时候,在这里走过几次,对这里的情况也比较熟悉,所以带队继续沿着这条原路前进,你带人从这,翻过马山,折道向多伦前进。”

马山是一座不高的小山峰,但是那里地势险要,道路曲折崎岖,据说连马这样的天生的走山路的动物,也很难翻越这里,所以这座山峰也因此得名。在平时根本就不会有人在那里出现,所以日军在那周遭的防卫也是最薄弱的。

“恩,想的很周到,但是还有一点,这里的地形我们不熟悉,会对我们的行军造成影响。”李择看着王文说。

王文听了,淡淡的笑了笑,指着不远处的那个人对李择说:“你忘了,我们不是还有他带路吗?”

李择顺着他的手指看去,从和县跟出来为他们带路的陆文凯和他的同伴,正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专注的盯着日本人远去的方向,脸上的神色,显得很紧张。

李择无奈的笑了笑,回过头对王文说:“那可是一个麻烦的人物!”

王文故意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对他说:“恩,我知道,正因为这样我才决定自己由原路前进,而把这个不好相处的向导交给你。”

李择听了这番话,感觉大吃一惊,暗暗的想:你狗日的到了这种生死关头的时候,还在时时刻刻的想着算计我!

看着李择那种欲哭无泪的表情,王文倒是一脸的笑容可掬。这种时候,李择也只能苦笑一下:“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

王文睁大了眼睛,一脸好奇的样子,等着他把话说下去。

“你狗日的,上辈子肯定就是土匪!”李择面无表情的,从嘴里抖出一句话来。

王文先是一楞,然后突然得意的笑出声来。李择现在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在一旁学着他的样子,一脸的苦笑。

“报告,日军骑兵队已经离开了”后面传来一个声音,才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王文和李择恢复了正常的神态,朝日本骑兵远去的方向望了望,现在已经听不到他们的马蹄声,日本人应该已经走远了。

“看来是时候动身了。”李择看着王文说。

王文点点头,转过身对一直待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说:“马上向部队传达新的命令,完成整备,即刻开拔!”

“是”那个人听完,敬了一个军礼,小跑离开了。

看着传令官忙碌的背影,李择呐呐的对王文说:“给我说实话,你这样安排是不是是因为明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按原路前进,遇上日本人的几率更大,也更危险,所以才要自己带队往日本人的枪口上顶,而让我带队翻马山的,是吧!”

王文看了他一眼,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否认:“要是我死了的话,所有的希望就都寄托在你身上了!”

李择看着王文脸上那种坦然的表情,心理很不是滋味,但是表面上还是强装出漠不关心的表情:“那你也要保佑我翻山的时候,千万别从山上摔下来才行。”

王文楞了一下,回过头,看着远方,问:“你说,究竟是挡在我面前的日本人的枪炮厉害一点,还是挡在你面前的马山天险更厉害一些?”

李择淡淡的笑了笑:“等到了多伦,我会亲自告诉你答案!“

两个互明心意的男人相视一笑。

王文大声的笑出声来,他看着李择,第一次向他伸出了右手:“好兄弟!”

李择迎了上去,两只有力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说:“多伦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