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皇朝 第一卷 幼龙崛起 第十二章 越巂郡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721/


光和5年,各地水灾大旱不断,又朝廷赋税严重,我父亲因安民有功,圣上特赐封为益州牧,兼益州刺史,有这些结果的是我塞了银子给十常侍等人。我因协助父亲安民有功,封作越巂郡守,此郡虽人口稀少,但资源丰富,台登和会无都出铁,此郡有十四城,全部都是中小型城市,但是有了几年来的流民人口还是增长了,原有户130120,口623418,现有户150301,口786501。增长了1/10的人口,因为三年里的改革,食物完全够吃。几年存储下来的农具正好够农民使用,益州自古是产粮基地,都江堰保障了供水,又种植了杂交水稻,更是富足。

这天我在实验室里做试验,忽然有小厮来报:“少爷,老爷叫人传话,说朝廷来人了,让您回去一趟。”


“嗯!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吗?没有就退下去吧!”我道。


怎么现在才回来通知我,我都等的不耐烦了,十天前我就接到消息,皇上要封我为越巂郡守,怎么今天才到?这朝廷也太腐败了,也不知道是谁传的圣旨。


“同学们!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明天继续。”我宣布试验结束,然后收拾了东西,骑上我的小马,快速的朝成都赶去。


两天后,我就回到了太守府,一进门就直奔父亲的书房,我还不知道封我做那个郡的郡守,其实我最中意的是益州郡,因为那里的矿产资源颇多,我现在要发展所以要很多的资源。


进了书房就见我父亲在跟一个尖嗓子的人说话,父亲见我近来给我介绍道:“这是张总管跟前的侍卫牛公公,快给牛公公行礼。”


“牛公公!学生拜见您。”我赶紧就行礼。这个人是太监,我可得罪不起,还是恭敬点的好。


“嗯!起来吧!我这次来是奉了皇上的命令,封你为越巂郡守,刘璋接旨!”牛公公操着他那尖尖的声音道。


我赶忙跪下:“草民刘璋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孜刘益州之子刘璋助父安民有功,封越巂郡守,秩俸二千石,掌一郡大小事。钦赐!”牛公公念完,收起来递向我。


我双手拿圣旨叩谢道:“草民刘璋谢主隆恩。”


我站起来赶快从袖子里拿来一锭金子塞给牛公公道:“小的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我一定给你在张总管面前美言几句。”牛公公承诺道,然后朝我父亲躬了躬手道:“在下还有公干,先行辞。”


待那公公走后父亲亲切问道:“在山上这几日,过得可好?”


“父亲!孩儿过得很好,不知您和母亲可好?”


“我和你母亲也好,这些日子你母亲就是老想你,总在我跟前叨念。你这次回来多天停些日子。”


“是!父亲!孩儿明白!”我恭敬道:“您还有事吗?如没有事情!我要去看母亲了。”


父亲低头想了一会神秘道:“这会还没想起来,我想起来了再让小厮叫你。”


“嗯!孩儿这就去了。”说完我就退出了书房。


来到我母亲的房间门口还没开门就听见房间有人在笑,我打开门笑道:“母亲!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嗯!玉儿回来了!快见过你蔡师母!”母亲笑道。


“蔡师母好,玉儿给您请安了。”我微笑的道。


“嗯!回来了!你母亲正说你呢!你就回来了,受封了吗?”蔡师母道。


“受了,是个郡守。师母,怎么不见文姬妹妹?”我奇怪的问道:“平常她都跟我母亲在一块,今天怎么没见啊?”


母亲调笑道:“她刚才还在呢!八成是听你回来了!羞得不敢见了。”


“伯母!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门口忽然响起了文姬的声音。


母亲又向我调笑道:“玉儿你也不小了,你师母想把文姬许配给你。你意下如何啊?呵呵!”什么吗!怎么又把话提牵到我身上了。


“母亲!孩儿还小呢!才十三岁还不是娶妻的时候。”我马上辩道。虽然我也喜欢文姬妹妹。但是我更不想这么早结婚。(我有结婚恐惧症!嘿嘿!)


“玉儿!我又没说让你现在就结婚啊!我是说把文姬许配给你,过两年你们大些才给你们完婚,现在只是问你答不答应和文姬订婚?”母亲纠正道。


我看了看文姬妹妹羞红的脸道:“母亲!那你也要问问文姬的意思吗?”


母亲又朝向文姬妹妹问道:“那好!文姬啊!伯母问你!你同意和玉儿订婚吗?”


文姬妹妹的脸更红了她小声的道:“我愿意了!但是就怕季玉哥哥不同意啊!”啊!!!真是的!怎么就当这面的出我的糗啊!还是让母亲听见了,真是脸红啊!


母亲看着我脸红的样子眼里的笑意更浓了:“怎么?文姬都说了!你还有什么不妥吗?”


都到这份上了我还能有什么意见,红着脸小声道:“我也同意。”我看我这声音只有我自己能听见,但母亲的听力怎么那么好啊,她偏偏就听见了。


“呵呵!既然季玉也同意了!那就这么办,隔几天我们在府上给你们就办订婚宴席。我这就给你父亲说去。”母亲虽然嘴里说的急,但是看她的脸你就知道她不急。


但是我们两个人都羞的低下了头,那还注意母亲。


“好了!好了!你这次回来一定要多住几天,多陪陪我,也多陪陪你文姬妹妹,不然看以后文姬还会要你。”母亲笑道。


我赶快拉着文姬妹妹道:“我要和文姬去玩了,就不陪您了。”


来到花园对着文姬妹妹道:“你知道她们是什么时候商量我们的事吗?”


“知道!是我母亲来的时候说的,因为你没回来所以她们还不怎么说,前天她们知道你要回来了,就开始念叨了,刚刚我在的时候她们就在说呢!”文姬妹妹脸还是有些红。


“哦!原来是这样?我说吗?怎么哪回说着你呢!就要给咱两订亲啊!”我恍然大悟道:“那我们去玩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