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降级”的指导员

“降级”的指导员

老兵退伍,也退了许多军区某部直属的司训连的教练班长。每年培训司机需要用18名教练司机,可是这次老兵退伍,突然主动要求退伍的有10名,在我们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最终还是走了6个,少了6个教练,明年的司机训练怎么进行,真是让人头疼。我和连长简短商议后,召开了支委会,研究如何解决教练不够的问题。我和连长的提议是在现有的8名准单方司机中突击培养6名教练,可是话一出口,又被自己给收回了,因为我们连的性质就是专门培训驾驶员和新兵的,目前我们正在筹备组建新兵连,新兵班长需要20名,而着20名班长上级指定要从本连队的班长中产生,因为培训驾驶员时对学兵的管理教育方法可以移植到管理新兵上,这样就不需要再对新兵班长进行过多的培训了,避免时间与物力上的浪费。新兵连再过两周就要开训了,此时抽调力量来突击培训教练,显然不合适,因为新兵的输送大多要往机关送,兵质量的好坏直接关系到连队的整体建设,我们不能顾此失彼,但是新兵连一结束,司训任务就得开始,中间缓冲的时间极短。议论了半天后,不得不以支部的名义向上级申请,从其他部门抽调技术好的司机来充当教练,当然免不了又要被上级业务部门批评,说我们日常的司机骨干培训缺乏长远性了等等。管不了那么多了,火烧眉毛的事情得必须解决。

申请递交上去后,果然,上级的业务部门不把我和连长好一顿训斥,不过最终还是答应我们的要求了,要知道,每年的司机培训任务中,有100个名额是要学兵自费学习的,价格不菲,就这样,每年自费的学兵照样爆满,上级业务部门不可能看着我们不管,否则,谁给他们“创收”去。

新兵连即将结束的时候,业务部门只给我们找到了5名符合条件的教练,因为今年情况特殊,军事演习要进行好几个月,司机一时间很紧缺,就这5名司机还是上级业务部门多方求爹爹告奶奶式的加上“哄骗”才弄来的。这剩下的一名怎么办,上级的答复是,自己解决,完成不了任务,处分我们。最后还加了一条比较吸引人的指示,只要我们完成任务,将会给我们一定的活动经费,给连队搞建设用。

连队支部委员又坐在了一起,不过还未等我开口,大家眼睛已经齐刷刷地盯着我了。“什么意思,我怎么了”带着疑问,我也拿眼睛迅速把每个人扫描了一遍。连长开口了:“老姜呀!论兵龄驾龄你比任何人都长,而且还跑了一年的青藏线,而我呢,你也知道,老婆要生孩子了,副连长呢!虽然技术错,可人家是大龄青年,刚处了个对象,这次回家准备商议结婚,你好意思招人家回来,四名排长都是去年院校刚毕业的,驾驶技术还谈不上好,只能带队管理,教员呢,人家有繁重的教学任务,而且每周都要组织机关的司机讲课,还有司务长……”。没等连长把话讲完,我就挥手打断了,说:“你不就是冲着那点活动经费吗?你一军事主官就没辙了?这本是你的事情,我有我的一摊子事情,军区组织的多媒体授课比赛的任务已经下达了,这需要长时间的认真准备,还有,就你们一个个的有借口,好像我就该当教练班长似的,不行,宁愿减少培训名额,我也不愿意”。

场面立即尴尬起来,连长的脸一下子拉的好长,对着其他人挥了挥手,意思是大家解散吧!大家一看我与连长呛上了,立即迅速散开,像逃跑似的。会议室里只剩下我和连长了,屋子里寂静的可怕,文书来倒水时,竟然被连长给呵斥出去了。大概沉静了10分钟,连长自己叼上一支烟,又冲我扔过来一支,我也没看连长的表情,接起烟就往嘴里丢,刚要点火,才发现烟拿倒了,我一下子笑了,这一笑也使我感到刚才有点过分了。我凑过去给连长点烟说:“伙计,你看刚才我不是在反思自己吗?都走神了,把烟屁股烧着了”。连长深深地吸口烟,又长长地吐了出来,烟雾笼罩着连长尚未放晴的表情。连长回过头来,嘴角瞥了瞥笑了一下说:“老姜呀!你怎么把我看的跟财迷似的,我们连队再说也不缺这点钱,只是目前的情况你我都很清楚,你是支部书记,我尊重你的意见,可是有些东西不是你我自己就能理顺的,主官不带头,谁来带头!话说回来,目前也只有你能胜任”。我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委婉地说道:“你看,连队8名准单放的司机中,我们再梳理一遍,看有没有能将就着用的!”连长立即回答到:“这8名司机我都梳理了N便了,你可能天天埋头政治,很少关注他们,其实他们离教练的条件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最起码要经过这一期的跟车学习之后,才能考虑,再说了教练班长的筛选将就不得的,你可别忘了7.14”。

思绪一下子把我带回1997年。那一年我们连队的教练班长也是只差一名,就申请上级给我们配备教练,上级业务部门指派胡助理领来了一名外号叫“大爷”的司机,为什么叫“大爷”,后面再说。不过,胡助理私下里同我和连长说,这个司机是军务处处长的侄子,不知从哪里打听你们缺教练,就通过军务处处长打招呼给我们要求过来,技术嘛,还将就着,我们本不想答应,可是学兵分配时的去向,已经今后的兵源调动还得求人家,所以我们也不好拒绝,就只有辛苦你们了,假如,真的不行,你们也不要抹不开面子,可以让他下来,安全第一。”我们也没再说什么,人家是处长要求来的,我们一个小小的连级能决定啥?

试了试这个司机的驾驶技术,还过得去,理论讲解也还行,就把他安排在中间的车队位置。这个司机一来,就要求班里的学员给他捶背,按摩,甚至洗脚,班里的兵很反感,就把他起了个外号叫“大爷”,但我们知道“大爷”的所作所为后,立即警告了他一次,“大爷”呢,似乎很听话,没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一个月后,我们又接到学兵的举报,说这个“大爷”大肆收他们的钱,还把他们的津贴费据为己有,这还不算,这个班里有一个学兵竟然是军参谋长的外甥,这个兵一个电话捅到了参谋长哪儿,参谋长一个电话直接打到连队,把我和连长骂了个狗血喷头,要求我们立即更换教练班长,按条令条例处理。我们慌神了,刚要打电话给上级业务部门,军务处的处长电话又来了,说让我们放心,不要着急,参谋长那里他会搞定的,至于这个“大爷”,要求我们把他收取的钱物全额退还给学兵,并要求“大爷”做检查,处理就不要了,再给他一次机会,还说改天请我们吃饭。我们也不知怎么办了,连队的权力都被他们给“瓜分”了,直接安排好了,我们只能等。不到十分钟,业务部门打电话来了,说没事了,你们按照处长的要求办就行了。其他的接别问了。我们很纳闷,一个团级干部竟然摆平了军级干部,本事不小呀!后来才听说,这个处长的老上级在总部,呵呵怪不得呢!

风波平息后,这个“大爷”也着实地老实了,7月14号这天,我们搞雨中驾驶,出发前,我和连长一再要求教练提高安全意识,学兵不能开的路段,千万不能马虎,要自己驾驶。顺利上路后,一切都在下达的科目中稳定的进行着。车行到一段乡村公路时,突然停下了,我们立即下车,到前面看情况,一看,我们的头“嗡”的一下子就大了,只见“大爷”的教练车侧翻在路中间。一清点,还好,学兵没有死亡的,但是有3个显然伤势不轻。进一步询问才知道,这一段路全是鹅卵石铺成的下雨后,路异常的滑,前面有一段路很窄,两边都是农田,本来学兵是不能开得,可是这个“大爷”硬是让学兵咬着牙开,突然从包谷地里窜出一只狗,“大爷”就踩了一个急刹,后果就出现了。

上级领导得知此事后,大为光火,责令所有有车辆的部门整顿一星期,我们是重点关注对象,要求我和连长连着支部写出书面检查,在干部大会上做检查,我和连长一人一个警告处分,当然那个“大爷”也被清除出去了,但是只是离开我们连队,至于怎么处理,我们同样无权,据说,又被那个神通广大的处长搞定了。本来年底提升的我也就只能原地待命了。

思绪回来后,我冷静了许多,那种意气用事的情绪此时也荡然无存了。我说道:“痛定思痛,我呢!是好了伤疤忘了痛,这个班长,我当定了。对了,完成任务上级到底奖励多少钱呀?”。连长吃惊地看了看我,我们相对片刻之后,大声笑了起来,连长说:“你比我还财迷呀!看不出来,政工干部就是阴险呀”。

新兵连结束后,我也“走马降级上任”了。当然我的主要任务还是当教练,至于队列训练、内务、班务会什么的,统统交给了副班长。

起步“三点头”是所有新学驾驶的学兵的通病,关键就是掌握不了离合器的半联动与油门的配合,反应快一点的,几次就会了,不过反应慢的几天都不行。这不,我们班里有一个贵州普安县的叫李兵喜的,我已经说破了嘴,示范了N便了,他依然就是起不好步,车子经常被他折磨的跳舞,我端着的水杯经常泼洒我一身,我那个气呀!但是我还得耐着性子,谁让我是“降级使用”的呢?要是其他教练早都骂过了。我一看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呀,影响科目的进行呀!一次出完车回来,顾不得洗脸,就让文书把这个李兵喜感到办公室。李兵喜似乎有点紧张和局促,望着我说:“指导员,你没洗脸呀!”。“是吗?”我摸了摸脸回答到“是不是很难看呀”!“不过现在呀得把你的思绪给梳理一下”我又说道。李兵喜木讷地看着我说“指导员,什么叫思绪。”我一愣神,马上问道:“你是什么文化程度”?李兵喜低下头,怯怯地说:“我只读了一年的小学”。“啊!什么,你是文盲呀,你是怎么党的兵,又是怎么通过上级业务部门的文化考试后来我们这的?”我不觉地提高了声音。李兵喜一句话都不敢说了,他的脸涨得通红好,鼻尖也渗出了细细的一层汗珠。我马上发现自己有点失态了,立即调整了情绪,温和地说:“别怕,即使你说了,也不会有人把你给退了”。李兵喜这时才抬起头说:“我们家很穷,我读不起书,父母在93年就先后走了,只留下我和两个妹妹,村里照顾我把我弄来当兵,两个妹妹还在上学,后来听妹妹说,为了我当兵村里还给接兵干部送礼了呢!说我视力不好,其实我的视力在新兵连体检时都是1.5,这次学习驾驶前的文化考试,我什么都不懂,借钱买了两条烟给了业务部门的一个助理,才通过的,之前我在警卫连喂了大半年的猪,连队才推荐我来学车的,我想学完开车后,回家帮别人开车,然后自己买车,赚钱供两个妹妹上学。”喔!我感慨了一声,似乎有点感动,就岔开话题,问他为什么开车起不好步。李兵喜说:“我怕你,因为你是指导员”。“指导员你就怕了,我又不骂人”我问道。“还有就是你的眼神吓人,像刀子一样看我,也从不见你笑,”李兵喜此时完全放开地说道。“是吗?那么说我干特工比较合适喽?”我笑着回答到。

李兵喜又说,只要你不看我,我就不紧张。我一听,马上感到在实际的教练中,自己忽略了一些东西,也就是说一些所谓反应慢的人,其实就是性格内向,他们往往多份地关注别人对他的看法,好的看法和一定的激励会使充分调动他们大脑的兴奋度。我思考了一下后,马上喊来其他教练说,让李兵喜到车场再体会一下去。又对着李兵喜说:“明天,你我都不许紧张”。

第二天,我上车后,一直努力保持着一种微笑的眼神,致使班里的学兵在中途调整休息时都向我投来好奇的目光,还说我是不是要升官了,或是碰到什么喜事了,李兵喜更是说,我就是喜欢指导员有喜事的样子,盼望他天天都有喜事。我装作没听见,继续上车训练时,轮到了李兵喜,我微笑着说,我们要开路啦!李兵喜也笑了笑,这次起步出奇的平稳,而且在接下来的几次起步中再也没有发生点头的现象了。今天的训练效果出奇的好,不仅李兵喜,其他学兵也是把车辆驾驶的稳稳的。

转眼,训练结束了,学兵面临分配,但是大多都要会原单位,李兵喜也不例外,不知怎么的,在李兵喜他们要走的一瞬间,我追上去,塞给了李兵喜300元钱,学兵们都看着我,我只是回应着李兵喜的眼神说:“回去,卖点书,多学习一点文化,这样下去不行”。转头的瞬间,我看到了李兵喜的鼻子在抽搐着,我立即回头走了。

时间过得很快,每每回忆起“降级使用”的那一段岁月,我就会很激动,教练不仅教授的是业务技能,往往其中也掺杂着很深的人生哲理,李兵喜就是一个例子,他让我学到了如和激发一个人的潜质。转呀,我脱下了军装,奔赴地方岗位了,在家休整的岁月里,我似乎很无聊,翻开我以前带过的兵的履历,眼泪已经止不住了,一个又历历在目,一切又都似乎在昨天。正当我感慨的时候,门铃响了,邮递员送来一个特快专递,一看封面,寄信人来自贵州普安,落款是李兵喜。我心激动的碰碰直跳,迫不及待地打开封口,一看里面是一封信,还有一本包装精美的《世界地图集》。李兵喜在信中说:“尊敬的指导员,我那天走了以后,一直没给你联系,其实我在暗自下决心,一是要学习文化,二是要自己赚钱。一切都实现后,我才有脸找你。刚开始,战友都笑话我,说20多岁的人了,还学小学课本,我忍着歧视的目光虚心向所有人请教,临退伍时,我可以很顺利地读完一部小说,你喜欢世界地图,看你画出的地图,跟真的似的,等我赚更多的钱后,同你一道周游世界吧,给你买一本最新出版的世界地图,你肯定喜欢的……现在我已经拥有3部东风康明斯了,刚开始是给人家开车,老板看我能吃苦,就低价转给了我一张二手的东风141,就是这张破旧的141使我赚了点钱,我的两个妹妹都大学毕业了,工作还不错……另外随寄3000元作为给未见面侄子的见面礼,你要收下,否则就是看不起我,显我是山里的。你的300元我一直保存着,这300元是你高尚人格的写照,永远记住……你永远都是我的指导员”。

也许老天也知道我此时的心情,窗外下起了大雨,粗大的雨点拍打着窗户玻璃,也拍打着我感动的心。我的教练生涯呀!洗礼了别人,也升华了我。


本文内容于 2008-7-24 11:40:04 被挺中匾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