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潘多拉 上部 一 仗义落魄

弥补缺憾 收藏 1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9/[/size][/URL] 这个可恶的夏天好象下决心要把所有的东西都融化掉,才六月中旬天气就热得发了狂。 上午九点多,S市一所重点初中初二年级的教室里,今天对这里的学生来说是一个平常也不平常的日子——发期末考试成绩。进入初一开始,每次月考都要发考试成绩,最末两项列出学生在班级中的排名、年级中的排名,以便提醒家长和学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9/


那只篮球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后,准确地落入网中,没有碰到篮板一下。就在篮球在空中飞行的过程中,全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喧闹的场地出现了极短暂的静默,当篮球入网时,即便是站在对面篮板下的观众也能够隐约听到球和篮网轻微的摩擦声,就在这一瞬间全场爆发出了欢呼和惊叹声,接着掌声响了起来。

场中的那个投手已经向自己的篮板那边跑去,汗珠也没有掩盖住他的脸上洋溢起的兴奋和得意的表情。又是一个三分,这在今天的比赛中已经是第三个三分球了。

他长得高高壮壮,有一张俊秀的长罗脸,裸露在背心外的两条胳膊肌肉发达,这使他在那群大多戴着眼镜,而且大多是一张长方瘦脸的同学们中间显得很突出。那些平时第一次见到他的女同学,都会在和他擦肩而过之后,含情脉脉的回头望一眼,然后再向同伴问同样的问题:“这人是咱们学校招来的体育生吧?”同伴会回答:“没听说咱们学校招体育生了啊!”在她们的印象中,凡这种高大帅气而不戴眼睛的男孩,学习都不会好,学习不好的是考不进这所医学院的。

他叫高谷,是这所医学院的正式的学生,是通过正规高考从万马军中杀出来考进这所医学院的。和几乎所有男同学一样,他也喜欢NBA,每有中央电视台转播的比赛,场场都不会错过收看,接着就是在球场上开始模仿。中学阶段是没有多少时间打篮球的,高考的指挥棒是从来不指向球场的,但奇怪的是他却长就了一副运动员的身材。

到了大学才把久被压抑的运动才能显示出来,毫无疑问,他这种学生铁定会被吸收进入系篮球队的,今天正是学校组织的系际之间的篮球赛,由他们临床系对公共卫生系。

在医学院里,公共卫生系是课程最轻松的系,他们这个系接近文科类型,所以学生们玩的时间多,玩的时间多就意味着练习球的时间多,所以他们球队的实力历来是全院最强的。年年比赛拿冠军。

高谷今天发挥得很出色,抢篮板、跳投、组织进攻、防守盖帽尽情发挥,临床系和公共卫生系的比分始终紧咬着,这时公共卫生系的教练叫了暂停。

和队友回到场边,同学们才有机会对他今天的表现表示慰问,又是递毛巾,又是递饮料,离得近的拍他的肩膀,离得远的冲他竖一下大拇指,教练对他们说着下一步要注意的事项,高谷一边听一边下意识地往对手那边瞥了一眼,那边的队员也正聚拢在一起听他们的教练面授机宜。

猛然间,高谷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那边晃了一下,那是他们同村的小姑娘小霞。小霞家里很穷,初中毕业就到城里来打工,现在在一个物业管理公司当保洁工,这家公司和医学院签定了合同,负责为医学院打扫卫生,小霞就负责学院行政大楼内的保洁。

“她来干什么?莫非也被球场内的喧闹声感染了?”高谷心里想着,看着小霞那穿着月白色工作服的身影向自己这边走来。

“嘟!”裁判的哨子响了,暂停时间结束,比赛重新开始,高谷也没有再去顾及小霞。

篮球到底是集体项目,光靠高谷一个人的力量挽救不了临床系的命运,比赛最终输了。公共卫生系的同学庆祝他们蝉联第一,观众也兴致勃勃地散去,高谷和队右们带有几分遗憾地准备回宿舍。

“高大哥!”身后传来小霞的声音,高谷回头看见小霞正站在那里,“小霞”他答应后走了过去,看见小霞眼圈红红的,“出什么事情了。”他问道,小霞怯生生地看了一下周围,眼泪夺眶而出:“那个……那个杨主任欺负我。”

高谷一听顿觉发生了什么事情,便把小霞拉到一个人少的地方详细的问她,“俺正在拖地,那个杨主任搂俺,摸俺这。”小霞指了一下高耸的胸。

小霞说的那杨主任是学院的后勤副主任,专门负责管理物业这一块,他若说物业管理得不好,那么下一年这家物业公司就接不到医学院这块大单,每年得少收入近十万。所以物业公司的老板对杨主任唯唯诺诺,百般巴结。这杨主任早就对小霞垂筵,好几次乘无人之际对小霞动手,小霞找过老板,可老板哪敢得罪他,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不知道。

“这个王八蛋!”高谷大骂一声,“走,找那畜生去!”他拉着小霞便往行政楼走去,小霞往后挣脱着说:“高大哥,别去了,俺只是想给你说说,你若去找他,回头公司得把俺开除了。”小霞央求着。“不行,这口气不能咽!”高谷坚定地说。他们是同一个村的,小霞就象自己的妹妹,自己若不出头还不让人欺负扁了。

那杨主任的办公室在行政楼的四楼,高谷拉着小霞闯了进去,杨主任正坐在办公桌后面,他矮胖的个子,上额的头发已经掉完,露出光亮的头皮。见高谷拉着小霞进来,他立即眯起小眼睛,努起了胖脸,摆好了对决的架子。

“姓杨的,你为什么对我妹妹耍流氓!”高谷怒不可遏地问他,“谁……谁耍流氓了?你妹妹不好好干活,我批评了她几句,她怎么就反咬我一口?”杨主任说着站了起来,“明天我给他们老板说,她就不要再来了。”他已经发出了威胁。“你耍流氓,还要开除人家,你这人怎么那么无耻?”高谷没想到他会来这套。

“说我耍流氓,你们有证据吗?有谁看见啦?”他这么一问把高谷问得楞在了那里,“你是学院的学生吧,注意要尊重领导。我回头去找你们系领导,你不尊重领导,以后毕业分配都会有问题!”

高谷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无赖会来威胁自己,一口怒气上冲,挥拳向那张胖脸打去,扑哧一声那杨主任中拳倒地,高谷接着扑上去一阵猛捶,当闻讯赶来的保安把他拉开了时候,杨主任已经满脸血污躺在地上只有哼哼的份了。

那杨主任始终没有承认曾经调戏过小霞,再说即便发生了小霞所说的那种事,后勤主任犯了错误自有学院处分他,也轮不到高谷去大打出手,打人肯定是错误的,学院的态度很明确。

一个月以后,处分下来了。开除!

乡下的父母已经知道了,因为前几天小霞回村把事情告诉了他们。高谷背着沉甸甸的行李回到了家中,四年里积攒起来的书籍和一副药箱,下学期他们就要到医院去实习了,药箱是提前交了钱由学院统一置办的。

来开门的是嫂子,见了高谷,这个势利的娘们一撇嘴,转身去继续喂她的猪。以前一向对他喜笑颜开的她最怕高谷回来,这样高谷父母的家产就不再是她一家人的了。这几年农业税免收,多一分地就多一分利。

父亲蹲在院子里不吭声,吧嗒吧嗒地抽着劣质的纸烟。母亲听说他回来了忙迎出来,爬满皱纹的脸上的那双眼睛充满凄楚地看着他,“谷啊!想吃什么,娘给你做。”高谷一阵心酸,想对母亲说点什么,又止住了。最后一闷头朝自己的屋子走去。

以后的几天,他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饭都是娘送进去的。这天哥嫂和父亲都下地去了,他终于走出了屋子,到村后的云音山去散散心。

家乡的这座云音山说不上美丽,山坡上稀稀落落地散布着一些树木,很多地方裸露着岩石。高谷小时候曾经在这里放过羊割过草,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十分熟悉。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老高,“走 走 走!”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故意昂起头迎着灼热的太阳,那难耐的烤灼也许会让烦闷的心情舒畅一些。

云音山的山脊耸立在骄阳下,这时山上空无一人,只有几只羊在山腰吃草,错落四处的岩石星星点点的反射着刺目的阳光。尽管头脑被晒得发懵,但他顾不得擦汗,抬脚向山上爬去。

岩石上蒸腾着的灼热气体从裤脚钻进来,即便眯缝着眼睛也能感觉到头顶太阳发射出来的白光。起先汗水还顺着脖子前胸淌下来,爬着爬着,头脑中的空白越来越多,来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是在无意识的走了。嗓子眼在冒火,眼皮上烤干的汗渍有一种沉重感压迫得眼睛睁不开。 迎着阳光,最后一滴汗水渗透进了眼眶,在阳光的散射下分射出七色的彩虹在脑海中扩散开来,久久没有消失。

最后,终于消失了。他的眼前一片黑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