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哈哈哈!”来人纵声大笑:“不错,本来就是随心所欲,何必强加‘境界’之说,风某受教了!”

高庸涵缓缓转过身来,仍是一脸的慵懒,可是目光却愈发的明亮:“风先生,我何德何能,敢当你如此评价?”

来人正是天机峰聚心楼上,高庸涵曾与之交过手的风如斗!

风如斗的修为很高,尤其是在剑道上的造诣和那种执着,放眼世间也没几个人能及得上。但是这并不足以使人钦佩,令人钦佩的是他的心胸、气度和不羁于物,这一点从当日的弃剑如弃履,不理智宇真人飘然而去就可见一斑了。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当初的那种惺惺相惜,使得两人并没有丝毫的陌生,反而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喜悦。

“风先生,别来无恙!”笑声中,高庸涵将那面令牌取了出来,递还过去,“我本想待此间事了,再去天翔阁拜访先生,没想到却在这里相见,真正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风如斗接过令牌,忽然流露出落寞的神情,手一搓令牌化作黄沙掉到了地上。“的确是巧的不能再能巧了!昨夜我路经此地感觉到一丝异样,一路找了过来没想到居然是你,要是早一天或者晚一天,我们只怕都见不上了。”

“哦,这是为何?”高庸涵微微一愣,“难道说,你要离开这里?”

风如斗长叹一声,并不回答,转而问道:“上次走的匆忙,没有问你叫什么,今天可以告诉我了么?”

“我姓高,叫高庸涵。”

“原来你就是高庸涵?”风如斗眯着眼睛看了看,突然仰头哈哈大笑。

这一笑笑得高庸涵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笑声中只有些许的嘲弄,并无恶意,当下率直问道:“不知风先生为何发笑,莫非高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不是,不是!”风如斗摆摆手,慢慢收住笑声,慢条斯理地说道:“你可知道,你现在已成了天翔阁的头号大敌,必欲除之而后快,要是早几天,说不定我也会奉命杀你。”

“哦?”高庸涵大为奇怪,记忆中好像没有得罪过御风族,更谈不上冒犯天翔阁了。唯一认识的御风族人,像扶风余岳和风如斗,都已化敌为友,天翔阁这么做倒底是什么原因?想来想去,似乎只有在幻石峰上杀的那个御风族人了,因为当时鱼双楚曾说过一句话:“你杀了我徒儿,御风族不会放过你的!”

高庸涵迟疑地问道:“难道说,是因为月前在幻石峰上,我杀了一个御风族人的缘故?”

“没错,你可知你杀的那人是谁么?”风如斗的表情很奇怪,仿佛还带有一点幸灾乐祸,不待高庸涵回答续道:“那人名叫云纵,乃是我族中乱云阁堂主云介臺的儿子。”

“乱云阁?”高庸涵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奇道:“和天翔阁有什么关系?”

蜃楼修建时乃是依照阵法,对应天象而成。共分三重,环环相扣,有几十个通道可以进入,但是这些通道却又暗含生死,一旦走错,便会遇到重重凶险。而蜃楼中,最重要的两个地方,便是乱云阁和惊沙檐,这两处地方也是蜃楼的两个阵眼,一主生,一主死。

乱云阁是代表生门的阵眼,规模宏大之极。其核心乃是一座大殿,殿中有一个迅猛无比的气旋,可直通蜃楼顶上千丈之高的熏风带。每个御风族人临死之前,便从乱云阁这里回到熏风当中,挑选与自己有缘的纤麟鱼,并将其带回到乱云阁中。然后在乱云阁的一座偏殿当中,借助法阵之力,将自身灵胎一点一点注入到纤麟鱼体内,慢慢地把这条纤麟鱼变成御风族人,而这条纤麟鱼也就成了此人的孩子。这个过程,完全依据本人的修为高低,修为越高时间反而越长。比如说上一任宗主沙楚,将灵胎完全传给儿子沙漫天,前后足足花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到最后,基本上是每隔十几年才回乱云阁一次。

等到灵胎终于传完,才算是完成了第一步。没了灵胎的御风族人,会慢慢回复到纤麟鱼的形态,这时必然会有天翔阁的修真者,一路将其护送到惊沙檐。名为护送,其实是押解。因为变回纤麟鱼的御风族人,性情会发生极大的转变,易怒且暴躁,而且会爆发出超过平日数倍的力量,破坏力十分惊人。所以惊沙檐的守卫异常严密,尤其是中心的那座大殿,许进不许出。所幸殿内有荡魂熏风形成的特殊禁制,足以使他们安静地呆在惊沙檐内,直至返回到熏风带中。所以,惊沙檐主死,是代表死门的阵眼。

这个过程,便是御风族人从生到死的生命轮回。由此可见,乱云阁、惊沙檐的两位堂主,地位有多高,在族中可以说是仅次于天翔阁的宗主。云介臺执掌乱云阁已有三百多年,现在几乎一半以上的族人,都是他经手照看过的,影响力之大可想而知。在他垂暮之年,好不容易选出了云纵,更是煞费苦心找来许多灵丹妙药,为其筑基,后来又托鱼双楚将其带到了重始宗。眼看云纵成为族内同辈中的翘楚,而且再有一次,便可以将灵胎彻底传完,安心回归熏风之中。不料,年前鱼双楚却带着云纵的尸体,回到了蜃楼。

云介臺大恸,咬牙切齿对天发誓,一日不把高庸涵碎尸万段,一日便不回惊沙檐,为此他亲自跑了一趟天翔阁。由于宗主沙漫天这几年正值闭关,所以找到长老风良叶,恳请尽遣阁中高手追杀高庸涵,风良叶自然一诺无辞。

不过这些都是御风族极其隐秘的事情,即便是洒脱如风如斗,也不会说与外人听的。对于高庸涵的疑问,惟有一笑而过:“乱云阁是什么地方,我不能告诉你,但是乱云阁的堂主,在我们御风族内可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你杀了云堂主的独子,整个天翔阁的人都会视你为必杀之人,接下来的日子绝对不会轻松。嘿嘿,你这次惹的麻烦当真不小。”

“嗯。”高庸涵点了点头,不以为意地说道:“我的麻烦本来就不少,也不在乎多加这么一点。倒是风先生的话令我有些不解,什么叫‘要是早几天,你也会杀我’?”

“很简单,因为我已不是天翔阁的人了。”尽管语气很是平淡,但仍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淡淡的忧伤:“如今,我成了闲云野鹤之人,哪里都去得了。”

高庸涵本能地认为,风如斗离开天翔阁的原因和自己有关,当下急急问道:“可是受我连累么?”

“没有的事,我只是看不惯云介臺父子的傲慢无礼,不屑与这种人为伍。”风如斗随口一答,轻描淡写,其实高庸涵猜的没错,这件事的确是和他有关,而且关系还很大。

风如斗当日从天机峰回来之后,智宇真人告状的玉柬也随之而来,引得长老风良叶大为恼怒,可是却不便多说。因为风如斗乃是天翔阁中有数的高手,甚得沙漫天的器重,地位颇为超然。风如斗是率性而为的性子,从不掩饰自己的喜恶,兼且眼界甚高言语生硬,所以和同门之间相处的并不和睦。这一次听说云纵的事情,风如斗只说了一句:“死的可惜,不过照我看,多半是他那目中无人的臭脾气,引来了杀身之祸。”却不料此话竟然传到了云介臺耳中,这一下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几天恰好是乱云阁和惊沙檐的法阵开启之日,根据熏风带的运行规律,每隔四十九年才开启一次,每次开启当然是御风族的大事。而此次法阵开启的前一天,云介臺听到风如斗的话,认为是对自己极大的不敬,一力要求风良叶严惩风如斗。风良叶大感为难,只是将风如斗训斥了几句,而后作罢。哪知云介臺不依不饶,大有不把风如斗逐出天翔阁不罢休的味道,居然连开启阵法这种大事也不管了,结果引得熏风带出现异常。这便是高庸涵刚刚踏进九重门,就看到了熏风的原因。风如斗为了大局,不得不自行离开天翔阁,这才将云介臺的怒火平息,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将这场风波了结。

“既然如此,不知风先生打算去哪里呢?”高庸涵虽不知道这些细节,但是多少能猜到一点,故而对于风如斗下一步的打算十分关注。

“我一直都有个想法,想要会一会天下的剑道高手,以前总没时间,现在好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游历天下,拜访高人。”

“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可惜我俗事太多,不然和风先生结伴而行,也是一件快事!”

“无妨,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一时半刻还不会离开九重门,正好借这几天,好好尽一下地主之谊。”

“难道你就不怕被人看见和我在一起?要是你同门中人见到我,想要杀我,你该如何自处?”高庸涵的这个问题,在他看来非常棘手,很容易给风如斗带来更多麻烦。

“这有何难,我两不相帮就是了。”没想到风如斗竟是这般回答,不过仔细一想,别无两侧惟有如此。天翔阁已经下了追杀令,可是风如斗得知高庸涵的真实身份后,不但没有出手,反而还充当向导。一旦高庸涵行踪败露,风如斗肯定也不会出手相攻,另一方面,更加不可能帮着高庸涵,对付自己昔日同门。这么想来,也只有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了。“高老弟,你风尘仆仆,过年的日子都在赶路,急匆匆的是要去哪里?”

“金沙城!”

“此处是黄风澜的边缘,离金沙城还有数千里之遥,而且此去路上很不好走,我就陪你走一趟吧!”

“那可真是求之不得了,风先生,多谢多谢!”

“在我不过是举手之劳,何必客气!”

两人相视大笑,结伴而行,一路往东而来。轻霜的速度很快,但是风如斗始终飘在高庸涵一侧,不急不慢。到了黄昏时分,两人已走了六百多里,隐约可见前面有一片山脉。

风如斗指着那片山脉感叹道:“那座山叫香魂山,山下埋着一个奇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