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卡拉季奇的惨状,中国就必须严惩分裂份子

开花落,不知不觉中十二年过去了。巴尔干的硝烟已经逐渐散去,当年孩子们都已长大成人;当年的军人也已经脱下军装回家与亲人团聚,开始了平民生活;当年的战场和坟场,也都变为开满鲜花的草地。一切都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是即使面对这样和平的景色,我们还总是不由得会想到:有些孩子是永远不可能长大了,有些人是永远不会回来再与亲人团聚了。

2001年,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里,我看到了一部电影。电影的名字,以及是哪国拍的我都忘记了(毕竟是老了,年轻时那种过目不忘的能力一点点丧失了),但内容我还是记住了,讲的就是波黑内战中几个射击运动员的故事:他们都是前南斯拉夫国家射击队里波黑籍运动员,分属不同民族;大家以往都是好朋友,彼此非常亲密,生活恬静而美好。影片开始于1991年,他们正在为参加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紧张地做准备。

然而,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电视上越来越多地出现了分裂势力领导人--伊泽特贝戈维奇(穆斯林族)、博班(克罗地亚族)等人--的画面。他们嘟嘟囔囔、喋喋不休地教唆人们:"决不能这样活下去了"、"我们一直受到压制"、"塞尔维亚人是压迫者"、"只有分家才是唯一选择"......等等。这种煽动,就如同最近刚看的影片《卢旺达饭店》里面,那些胡图族极端分子的煽动一样,煽动人与人之间的仇恨。这种煽动起初并不奏效,和《卢旺达饭店》中的主角保罗·卢斯赛伯吉纳和他的雇员们一样,当时几乎所有的运动员们都认为这些完全是无稽之谈,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嘲笑政客们的无聊与狡诈,并且断言他们的煽动注定是徒劳之举。人们都难以置信:各个民族在一起和平生活了这么久,大家都是好邻居、好同事、好朋友;不同的民族之间相互通婚,彼此融合;单凭政客们的几句叫嚣,怎么可能会颠覆人们的和平生活呢?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渐渐地起了变化。俗话说不怕被贼偷,就怕被贼惦记。当民族分裂主义政客们铁了心打算用人民的生命做筹码开始一场冒险时,任何一个小事件都可以被上升到民族仇恨的角度,就犹如当年的独裁者们任何一件小事都看作阶级斗争一样。一次偶然发生的谋杀,一次抢劫,一次强奸,一次不公的裁决,甚至是一次偶然的事故,都会被政客们拿来当作自己"被压迫"的论据,不由得你不信。被尽管运动员们拒绝了各自民族的战争动员,但他们的朋友、同事中却有人被征召参战;有人杀人,有人被杀,每天都是如此......大家慢慢地杀红了眼睛,开始滥杀无辜。渐渐地,运动员们开始有好友或亲人被其他民族的武装所杀害,而且日复一日,越来越多......终于,运动员们无法再袖手旁观了,失去亲人的悲痛激发了人类复仇的本能。渐渐地运动员们开始相互指责、或者大打出手,有的则加入了本民族武装,成为狙击手。最后,这个运动队的每一个人都无法置身事外,全成为冷血的狙击手,把杀人当作如吃饭、睡觉一样的生活的必须内容。他们不但杀军人,还杀妇女、儿童、老人。随着战事的发展,运动队里那个塞族运动员成了穆斯林武装的心腹大患,于是穆斯林武装派他的队友--穆斯林运动员潜入塞族运动员的住地,埋伏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清晨,当塞族运动员起床,毫无戒备地到阳台上呼吸新鲜空气,为新的杀人游戏做热身准备时,他的穆斯林队友向他射出了复仇的子弹......

这部电影并不是大片,里面没有任何一个刺激的镜头,没有任何一个明星出场,情节也显得平淡无奇。然而,看完这部电影以后五年里,我的内心却久久无法平静,它给我带来的震撼不亚于《欣德勒的名单》和《卢旺达饭店》。一连串的疑问始终困扰着我--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民族分离到底有多重要?独立之后,人们的生活就会发生质的变化吗?究竟是谁在战争中付出了代价,又是谁得到了利益?面对这样的困境,我们应该怎样做?

从前的好朋友,好兄弟,由那些自私、贪婪的政客在言论自由,思想无罪的掩盖下,挑拨、怂恿,全都变成了仇敌,这些和当前的台海局势何其想象、、、

这些怂恿、挑拨民族割裂、内斗的政客后面又是一些什么样的势力在作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