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皇朝 第一卷 幼龙崛起 第九章 准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721/


和父亲回到山庄,母亲迎面而来,双手握着我的手,紧紧地好像永远不要放弃,母亲拉我的客厅做到椅子上抚摸着我的头道:“玉儿,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呢!可把娘急坏了。”


“母亲孩儿没事,您看孩儿身上什么伤都没有,孩儿只是迷路了。”我看着母亲急切的眼神安慰道。


母亲看我没事有些放心了但接着又道“玉儿!以后不许出去了,要是实在想出去就要带个侍卫,好保证你的安全,你可知道我和你父亲多着急啊!唉!”可怜天下父母亲啊,真是好感动,要说是以前我只是把他们当作我来到世上和扶养我的工具,那么现在我是把他们当作我的前世父母一样的对待了。


“嗯!母亲我知道了!您看大家都在看我呢!别这样了母亲!”我看着大家的眼神不自然道。


母亲看着大家再看了看我道:“玉儿!不要紧!我是你母亲!快说你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我也看了看大家道:“是这样的……。”接着我就把我的经历细细的讲给大家,每到怪异的地方大家的呼吸就明显加重,特别是说到鬼头让我统一乱世时,我看到父亲、蔡老师和轩辕师傅的身体明显一震,待我讲完父亲抢先说道:“季玉我儿,你可知那《战国策》《鬼谷子》《三十六计》是谁所著?你可知那三卷书中所记何事?”


“父亲大人,孩儿知道,那三卷书都是鬼谷仙师所著,《战国策》是战国时的战例,《三十六计》是一本兵书,他所记载的十三六种计策。而《鬼谷子》是记载了纵横之术。这些都是作战必读。”我奇怪的问道。


“那你怎么不想想,他为什么给你这三卷书吗?”父亲无奈的表情道。


“哦!父亲大人您是说乱世要来临了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我只是给你面子,再者说我一个十岁的小孩在聪明亦不会知道要打仗了,让你提点提点好显示你的博学吗,你倒是不给我面子。


“是啊!当今朝廷有张让等宦官专权,朝廷什么事情都得经过他们处理灵帝不问世事,只是沉于酒色,地方大豪强勾结官府压榨百姓,乱世怎能不现?”父亲无奈道。


“那孩儿该做些什么?”我问父亲道。


“你就先学习那三卷书,然后再习武,乱世将至习武保身啊!”我亲回答道:“我们再在山庄住一个月,就回家!”


“好的,孩儿知道了。”我道:“那孩儿可以开造纸作坊吗?”


“你为什么老是惦记着你的造纸作坊,乱世要纸干嘛,它能打仗吗?”一提到我开造纸作坊父亲就来气。


“父亲!我不是非要开造纸作坊,我只是想每一个百姓都有书读,都有智慧,还要拿纸店做掩护和展开谍报机构,古人语‘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也急了,因为父亲一说到这就不耐烦了。


这次可就不同了,我说的那些话一下把他镇住了,他不会想到一个十岁的小孩子会说那些话,他非常的震惊。过了一会父亲镇定下无力来道:“那好吧!我支持你开造纸作坊但是你也得让造纸作坊赚钱,你的谍报机构我只给你一笔启动金,以后将不会在往哪里支出钱了,这个机构以后的费用都要你自己支出。”


“好的!我以后不再要您支出金钱。”我马上答道只怕他反悔。


“嗯!今天也不早了,你吃些饭好早些睡觉,明天起来习字习武。”父亲见我还要说什么命令道:“大家都去睡吧!”


“是的父亲,我这就去。”我道。


隔天早上练完武功,给轩辕师傅鞠了一躬道:“师傅,徒儿有些事情想请您帮,不只师傅可否应允?”


“哦?什么事情?徒儿快快说来!”轩辕师傅亲切道。


“是这样的,我想请师傅留在‘鬼谷’给我训练一些人!”我恭敬道。


“你要训练什么人?有什么用?”师傅问道。


“我是要训练一些细作,还要训练一些将军样的人,不知师傅意下如何?”我道。


“好的,我会留下来,也会给你训练的。你也快去蔡先生那里。”师傅道。


“是!”我告退出来到蔡老师那里。就这样每天习文习武过了一个月,我们就收受了东西回到太守府。


回到太守府我心急火燎得到了实验室,准备了我做好的造纸机器。从小实验室里出来,先到父亲的书房请了安,再到母亲那里问了好,继续到大街上逛达,也许什么时候我还能碰到一个像轩辕师傅那样的人呢。想想还有五年时间就到了黄巾起义的时候了,我也要培养些人才出来,好在我以后的政府里执政。现在从大人培养,那是不行的,他们的思想已经定型了,从小培养起来的人才,才能好用。我以前看过的好多书里,都是培养那些没有亲人的孤儿,好在我也还有从父亲那讨来得几万两银子,还是先开一个店好了,再赚些银子。然后,哼哼,我就找些小孩来,让他们接受我细致的‘照顾’,嗯,我还是先招人开店。回到太守府,找了管家,让他给我到大街上买间店铺。那工厂吗?就先设在我的小实验室了,等赚到了十几万两银子,到中水边再盖一间大的工厂。我现在就去做纸,那东西,造价低且现在没有,肯定能买个好价钱。嘻嘻!


几天以后,世界上第一件造纸店开张。取名字是《便民造纸店》,开张的时候还请了父亲作剪彩的嘉宾,父亲说我这是第一间民间作坊,而不是天下第一,不过以前的纸坊大部都控制在朝廷宦官手里,他们认为每年造的纸只要够朝廷使用就行了,流传到市面上的很少,所以价格很贵,一般看不到。现在朝廷自己都管不了,还公开卖官,我开纸店的事才不会有人管,况且我父亲是益州太守,这下可好了,本来我还担心父亲说的这些话呢,开张会上益州的大家族和达官贵人都表示支持我开店,我几天来造的一些纸一扫而空,他们还在我这里订购了一笔纸,付了些银子作定金,那些足足有一万两,这下可好了,还没有开始造纸就先得了一批银子。那我就能多造些纸,就更能多赚银子。


现在有银子,我的马上到中水旁盖一间大型的制作方,好扩大生产。这回全家都支持我,母亲还把她的私房前拿出来给我,说我长大了懂得为国为民了,她哪里知道我是有我的打算,只是用作坊赚钱,哪里想到还能带了这个荣誉呢!


二个月以后,纸坊就生产出第一批纸张,虽然颜色比较黄,厚度不均匀,但总比没有强。我又成立了一个包装坊裁剪纸张,粘贴成各种规格大小的本子,第一批先拿到各地商行试用,随后推广到各郡县衙门、文人学子和学堂。我们生产的纸张质量比市面上的好,价格也便宜,并且包装也好,所以一时间益州纸名扬四海,不仅关中、杨州、荆州、幽州的各地商人前来订购,就连东瀛、高句丽、辽东的商人也纷纷前来。我一看销路如此之好,忙下令再次扩大纸坊,增加纸张品种和颜色,并要求非本地客商一律用金银购买。纵然如此,还是供不应求,就连洛阳皇宫也来订货。两个月来,光纸坊就给商行带来50万金的收益。


看到纸坊生意如此之好,大伙儿干劲儿十足,正要大张旗鼓地再次扩大生产规模。结果乐极生悲,益州中水遭到重度污染,下游许多的人都遭到了污染的伤害为此我还付出了一大笔的银子,差点被父亲勒令关闭,幸亏有母亲给我说项,再加上我治理中水保障,父亲才勉强同意不查封我的纸店及作坊。要不然我的财神爷走就跑啦!后来经过我的污水处理系统,排到中水河里的水才降低了污染,作坊还得扩大,银子还得再赚。


再到全国各地召集了一些孤儿,那些小孩好管理,而且都无依无靠,这里就是他们的家了,这个时代的人忠君思想很重的。我可以利用这点来控制他们。我把招来的小孩分作好四部分,把那些头脑灵活,手脚利索的人分作情报部分。把那些头脑狡猾的孩子,分作商业部。把那些长得四肢发达的孩子分作军事部。把那些识些字的人分作政治部。在青城山上找了一个隐蔽的山谷,让轩辕师傅去训练他们些武艺,情报部和军事部的人得在山里一直训练,商业部和政治部的人跟着我学习我从现代带去的知识。这些孩子都很聪明,我一教他们就会了。从中我还发现了几个特别的孩子,尤其是王怀,李成,钟言。这三人分别是9岁、10岁、8岁。最聪明的最小的钟言,刚见他时还以为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处的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他是个不简单人,他只是跟每一个孩子玩了会,就把他们给摆平了。叫李成的孩子是荆州人,他很少说话,但每每说出来问题的重点。王怀是他们之中最特别,给人一种很亲近的感觉,这可能就是人们所说仁者气势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