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皇朝 第一卷 幼龙崛起 第四章 救助老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721/


这天我走在益州的大街上,小丫头和老师回家省亲去了,我好无聊啊,没有人陪我玩,也没有人来烦我,总觉得心里空空的,在的时候还烦她老是捣蛋,哎,人啊,就是这样,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嗯,那是什么?一团黑黑的物体出现在我的眼前,上前一看,那分明是一个人,是一个白胡子都被染黑的人。能称之为人是因为他还有一个头和四肢,一张脸,要不然我还以为是那里死的野狗,嗯,反正也没事,就把他回去吧,上前摇摇他道:“喂,醒醒,醒醒,你没事吧?有没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那老头醒来也不说话只是用眼睛盯着我,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我也看看自己,没有什么不对阿,“喂,你不要这样看我啊,我问你呢,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啊?”我不耐烦地说道。


“小伙子,老头我肚子饿了,怎么样?帮我买几个馒头?”那老头说道“好啊,好啊,我正愁没事做呢!我这就给你买去。”我便跑边说,买来馒头,老头看都不看,就往嘴里塞。“你慢点吃,也没人跟你抢!”我看他那么狼吞虎咽的样子暗想“他肯定是好几天没吃到饭了,哎,现在的世道穷人多阿。”要是在现代就看不到,国家富足就是好啊。在看时他已经吃完了,“不错,好吃!好几天没吃到馒头啦!说吧小伙子你要什么好处,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都满足你!”他抹了抹嘴道。


“就你,一个要饭的乞丐,你能满足我什么条件?”我不信道:“再说了,我给你买馒头给你吃又不是为了要你的好处?”


“那不成,俗话说得好,受人点水着嗯,当涌泉相报。”老头固执道:“我看你,身子过不怎么样,想练武吗?我叫你个内功心法吧?怎么样?”


“嗯,你要是真的有内功心法,你还在这里?还这样啊?”我还是不信。


“呵呵,这你就不对了,我可是练了心法,但练的时候太老了,不顶用了啊,哎!!”老头又道


“哪,你还有什么。”


“还有?还有就没了?要是不要?”


“好吧,那我要了,可我没练过武功,也没有练过内功心法。”我担心道。


“嗯,那你晚上来郊外城隍庙来,我教好了。”老头说道。


“不行,我没法去啊,我家晚上戒备森严,没法出去啊?”


“嗯,那我晚上到你家去?好吧?你家住哪?”


“不行,我怕你晚上你被我家的护院给抓住?那你就不能到我家去住吗?”


我恳请到“我家在太守府。我是太守的儿子,刘彻,知道吗?”


“嘿嘿,看不出来吗,小伙子还是太守的公子,嗯,有你这样的儿子,太守也不冤枉了,那好把握就到你家去吧。?”“好吧,那你快跟我走吧!”我兴奋得拉着他就要走“等等,我的双腿残了,你把我背着走!”“好脏啊,算了,算了,他要叫我内功心法,我还要叫他一声师傅呢”我暗想,走到他面前把他背起来走回家,我靠,那个沉啊,我个十岁的孩子背着个五六十岁的小老头那不沉是不可能的,我一步一个脚印把他背到了家,从后门进,怕别人见了笑话我,把他背到我的小实验室里,“喂,下来了?哎?”往后一看,他倒好睡着了。先把他放下来,他还是没有醒来,瞧他睡得那样就知道他几天没睡了,好累啊,我先睡觉去吧。


隔天醒来,洗漱完吃了早点才想起来我的小实验室里还有一个老头呢,赶快到哪里去看,打开门就见老头还在睡觉。看来老头真的是累了几天,没安稳的睡过觉了,走出来带上门,先准备一些早餐和水,等老头醒来好让他洗漱了再吃早餐。


等我再打开门的时候,老头已经醒了。见我端着食物来了就急着道:“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快把早餐给我。”


“不行,先洗洗脸和手才能吃,不然会拉肚子的。”我可不管他饿不饿。


“你就行行好吧,我实在是肚子饿了,我先吃完了在洗不行吗?”老头猴急得道。


“你真是为老不尊,哼,吃吧,吃死你!”我徉怒道,看他那吃相,好像几辈子没吃过东西样子,我明明昨天还给他吃了好几个满头啊!待老头吃完了,我又问道:“喂,老头你叫什么?”那老头想了一回,把他的过去缓缓道来。


原来老头是春秋时,道家大宗师广成子的后代,叫轩辕窦,但是到了他爷爷那一辈家里已经没有人修练道法了,从他父亲那一辈开始,他们家就靠着习文出仕,但他父亲为官耿直不愿意盼富权贵,所以只当了个八品县尉,到他这一辈时又得罪权势,被打断了双腿,眼看就不能活了,好在记起了祖先广成子还有修真心法传下来,所以从那时练起,也保住了性命,但从此无以为续,生存成了为题。所以只好四处流浪,算起来也有二十年。昨天看到我时见我心地善良又根骨其佳,所以就动了收徒念头。


“怎么样,愿不愿意做我的徒弟啊?”老头眯着双眼瞅着我道,我看着他虽然小但放光的眼睛,怎么昨天就没见他的眼睛那么亮能“我想学,但是!我不想拜你为师,我已经有一个老师了。”


“那你的老师是谁?看看有我名气大吗?”老头挑衅眼神道。


“我的老师是大名鼎鼎的蔡邕蔡先生,你有他名气大吗?”我得意地说。


“哈哈,那你老师会武功吗?”老头这回得意了。


“这、这、这是不会,怎么了?学问好就行!哼哼。”我尴尬道。


“不听老人言,吃亏再在眼前。哎、想当初我也像你这样,但是现在我这样子你也见到了。”老头眼睛黯然了


“我又没说不学武。”我鼓励老头:“我只是不想拜师啊!”


“好我就教你,反正我也没有子嗣,也不能让这部心法失传了。”老头的眼睛又亮了起来“那好吧,我现在就教你。”


“不行,你看你现在这样子,怎么能行呢?”我担忧道:“你还是养几天再教我吧,再说也不在乎这几天。


“好吧,那我过几天再教你吧!”老头感激道。


“那你休息,我先告退了。”我说完转身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