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721/


天空下着小雨,让人的心情非常的沉闷,我躲在宿舍里根本不想出去,但同舍的李江非要把我拉出去喝酒,


好在我也是一个酒中英雄,不然我也要被他灌醉的,走在回校的路上看着街上的行人不仅想起了我的童年,我


叫梁涛,住在山西省和河南省交界的一个小区内,但我是生长在城市,我很向往农村的生活,听大人们说过那


一片一片的金黄的麦子就像是海中的波浪一层一层的,特别是在夏收季节煞是好看,可是我从来就没有去过农


村,我童年时正是国家进行应试教育的时候,课业繁多,家里人又忙生计,没有人带我去农村,我长大了但有


碍于种种原因没能如愿,今天想起来让我很无奈,社会如此我只有去适应它。今年2005年刚刚从美国硕士毕业


回家,工作一时高不成低不就,还待业在家,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就是上网,不是到人才市场上找找工作,就是


打开各小说网站,看玄幻小说。我的最爱就是历史架空类的小说,想象着主角在过去纵横捭阖,统一中国,横


扫小日,称霸全球,只有用过瘾两字来形容了。想着想着我以走到了一座小楼前,忽然一声巨响,我就晕了过


去。


当我醒来时,我只觉的刚才我昏倒了,怎么现在突然到了这么一个怪怪的环境里了。我好像被禁锢在一个


非常狭小暖红色的地方,很热,眼睛不能睁,只觉得没有一丝光亮,耳朵可以听见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


其中只有一个女声常常能听见。不用呼吸也能活着,想说说不出,想动动不了,只能偶尔伸伸脚,但踢到墙壁


还很痛,感觉周围湿漉漉滑腻腻。有一次我还莫名其妙受到了巨大的震动,差点没把我痛死。我发现一切都不


是梦境,虽然平时胆够大了,但是在这样无穷无尽的“折磨”中,还是只能除了睡觉就是昏倒了。只是不知道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这几个月的时间应该是我这辈子最黑暗的日子,我难得醒着的时候就是在想


家,想爸爸妈妈,他们发现我不见了,会多伤心啊,我甚至能想象妈妈思念我时的痛不欲生。我当然不知道我


还在原地,只是我的意识被复制了而已。只以为我被关在这里,大概是被人绑架了吗?幸亏对家人的思念支持


我坚持下去,不然我早就崩溃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被移动了,皮肤又感受到了久违的空气的感觉,虽


然那个人弄得我很痛,但我的心情还是很愉快,我又可以重见天日了。去死(德语再见),该死的小牢房。当


我整个人都被解救出来以后,觉得肚子那里一痛,气闷的感觉立刻产生,就在我觉得要憋死的时候,屁股上被


人狠狠的打了一记,好痛,我大呼,奇怪,我没有听见自己的说话,却听见自己在像婴儿那样哇哇的大哭,不


过气倒是不闷了。我拼了全身的力气也没有能睁开眼睛,手脚只觉得软弱无力,各种感觉不停的刺激着我的皮


肤,痛得我只能哇哇大叫,有点后悔离开那个小小的温暖的房子。耳朵是唯一好用的器官,听到除了自己的干


嚎外,有着许多忙忙碌碌的声音,没过一会儿就听见远处有很多人大呼。


“恭喜主公喜得贵子!”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停止大叫,侧着耳朵努力倾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听到本来周围忙


碌的声音都停下来了,一个靠得离我很近的人开始紧张的喘粗气。


“王大夫,孩子怎么才哭了一声就不哭了,我的孩子怎么了?”那个亲切的女声急切的说道


原来的打我的医生叫王医生啊,好!!敢打我你不想活啦,你就是打我也得看看我是谁啊,我可是前无古


人后无来者的大才子啊!!你说什么,我是谁?我就是梁涛啊,什么我的身体?不是好好的吗?啊啊!!!!


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是婴儿啊,我不要活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身体啊,我为你悲哀啊!


“王大夫,孩子怎么又哭起来了,是不是没问题了?”那个亲切的女声又问道


“可能是我们把孩子吓到了,没事的。”这个声音大干就是那个王大夫吧


“来我看看,你看慧娟他好像我啊,和你也很像”一把浑厚的声音道


“夫君,不也看了,让孩子睡觉,你看他捆了!还在打哈欠的,嘻嘻”那亲切的女声道


“不行,还没给孩子取名字呢,嗯!这几天正是秋收季节,不如就叫刘璋,表字玉季,如何”


“一切都依夫君”


“好吧,那你和孩子睡吧,我们先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