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三章 碧水照丹心(4)

饶兴利 收藏 6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URL] 4 夕阳西斜,一抹红霞落在塘口村头土岗上。 饶平泰与汪梅在村道上边走边谈。 “孝感城里很复杂。这次我们进城,风险确实很大。”饶平泰说。 “这次行动,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汪梅问。 “一是在鬼子庆祝入城两周年的联欢晚会上,教训一下杀人魔王——宇岛,打击日军嚣张气焰!二是敲一下伪县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4


夕阳西斜,一抹红霞落在塘口村头土岗上。

饶平泰与汪梅在村道上边走边谈。

“孝感城里很复杂。这次我们进城,风险确实很大。”饶平泰说。

“这次行动,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汪梅问。

“一是在鬼子庆祝入城两周年的联欢晚会上,教训一下杀人魔王——宇岛,打击日军嚣张气焰!二是敲一下伪县长赵瞎子,进行政策攻心,达到侧面营救两位被俘战士的目的;三是有机会的话救出李大娘的儿子黑牛。”饶平泰缓慢说道。

“那我的任务是什么呢?”汪梅又问。

“这回呀,你可要认真地扮一次大小姐呢!记住!我是武昌育才中学的胡老师,你是我的学生。”饶平泰认真地说。

“哪个‘胡’呀?是不是那个‘糊里糊涂’的‘糊’啊?”汪梅调皮地说。

两人不禁失笑。

柳青在不远处出现,她在小跑。她喊道:“汪梅——指导员找你谈话!”

她跑到饶平泰和汪梅跟前,喘着气说:“原来你们到村头谈话,害得我到处找呢!”

“青姐,你陪大队长好好说说话。”汪梅临走时,冲柳青做了个怪像。

饶平泰和柳青并排走着。阵阵晚风吹来,还带着河堤那青草湖水的清香。这是饶平泰和柳青第一次在小河堤上单独谈心。

“柳青同志,我正想找你商量件事。”饶平泰开口先说。

“什么事?”柳青问。

“暂时把你的小手枪换给我。”饶平泰又说。

“我这小手枪,子弹才勉强上靶板,你带着不觉得‘累赘’?”柳青话里有话。

饶平泰不好意思地说:“我知道,我有大男子主义,上次在青龙岗打靶,让你和汪梅同志受委屈了。现在我正式向你赔不是还不行吗?噢,还有,我想要一小块白绸布,到哪里去找呀?”

柳青头一低,轻声地问道:“我做学生时用过的白手绢,还留着呢,行吗?你做什么用?”话中带着青年女子的羞涩。

“行!至于用场,我现在谁也不能告诉,这是鸿箭游击队的行动机密。不过,我答应你,从孝感城回来后,一定告诉你!”饶平泰高兴地说。

柳青从腰间解下武装带,把小手枪递到饶平泰手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望着他。

饶平泰看着她那会说话似的眼睛,就像触电一般,心中燃起火花。他掂了掂手中这支小手枪,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却又如哽咽喉,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从孝感回来,我带孝感麻糖感谢你!”饶平泰想了半天,挤出了这句话。

煞时柳青圆脸腓红:“什么我都不要,只要你平安回到塘口村!”说完撒腿就跑。

“哎,我的驳壳枪还没给你呢!”饶平泰着急地喊。

柳青头也不回地朝村子里跑,心里美滋滋的。

晚饭后,饶平泰还有一件事要做。一想到明天要出发,他便激情满怀朝老戴家加快了步伐。

饶平泰走进老戴家说:“老戴,今晚我只得借你家写几个字。”

“欢迎,欢迎!来,这里有纸有笔……”老戴笑着说。

煤油灯下,面对柳青送的一方白色手绢,饶平泰在沉思。

“饶大队长,你怎么用这小布块,写什么呀?”老戴问。

饶平泰似乎没有听见老戴的问话,他凝神集思,在小手绢上写下具有爆炸威力的四个字。

“有没有一根粗一点的线?”饶平泰问老戴。

“缝被子的线,行吗?”戴妻云娇应道。

“行!”饶平泰从她手中接过线。

饶平泰正起身要走,罗忠找上门来。

“罗指导员,快请坐。” 老戴忙说。

“不啦,我到处找平泰同志商量点事,没想到他躲在你家里。”罗忠说。

踏出老戴家门,饶平泰对罗忠说:“我心里有事,还不想睡觉。”

“走!把战士们安顿好后,我陪您到堤上去谈话!”罗忠说。

游击队即将进行的这次行动,也牵动着孝感城关的地下工作人员。他们白天各忙着自己的事,只有深夜聚会的机会。

深更人静的孝感街上行人稀少。有几个穿便衣的男子,闪进黄记修理店那扇有些破旧的木门。

小伙计把门关紧。

此刻,黄记修理店内室正在开会。

四十来岁的黄啸天是新四军孝感城地下组织小组长,他的公开身份是黄记修理店的老板。他说:“同志们,接上级通知:近日有位鸿箭游击队大队长要来孝感城,执行一项秘密任务!”在座的地下人员都十分兴奋。

一阵热议后,黄啸天继续说:“上级命令我们要密切配合这次鸿箭行动!确保完成任务!

“组长,这位鸿箭大队长是啥模样?” 张运问道。

“我也没见过。不过,凭我想象,应该是长得人高马大,浓眉大眼。有那么一点绿林好汉的模样。” 黄啸天摇摇头。

“那就像《水浒》里的黑旋风——李逵啦!” 郑天锁开玩笑道。

“我们这位鸿箭大队长,非李逵所能比,他应该是——红色风暴!”黄啸天激动地。

“对!红色风暴!”

“来!大家把这几天城里的敌情汇报一下!”黄啸天说。

在这天深夜还有一个不能安寝的人,那就是赵坤南。醉得不醒人事的赵坤南在程秘书的搀扶下,很晚才踏进住处。夫人汪桃从室内急步迎出与秘书一起扶着赵坤南往床边走去。

赵坤南喃喃自语:“美女,美女,哈哈哈……到哪里去找美女!”

“程秘书,他嘴里嘀咕些什么呀?” 汪桃问。

赵坤南躺在床上,嚷道:“我要美女!”说完又是一阵苦笑:“哈哈哈!”

“宇岛司令要赵县长在庆祝日军进驻孝感城两周年时,进贡百名美女,万两白银……”程秘书说。

汪桃瞪大眼睛,吃惊地:“什么?万两白银?就是有机器,也造不赢呀!”

“此事慢慢筹办。夫人您先休息,我走了。”程秘书无可奈何又说。

汪桃看着床上不醒人事的丈夫,心里越想越着急。她抓过电话:“喂,三妹子,三妹夫在不在家?”

(汪菊的)声音:“大姐,他刚才还在这里,转眼又和那个赵五林往外不知死到哪里去了。”

汪桃急得一时说不出话来,话筒里传来汪菊的急切地声音:“大姐,什么事让你这么急?你说呀!”

汪桃看了一下话筒,无可奈何地把它挂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