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三章 碧水照丹心(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3


且说,此时此刻,伪孝感县长赵坤南正在办公室伏案翻阅各种报告。他习惯性地把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往上抬一下,又低头继续看文件。

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赵坤南摘取话筒:“喂!”

话筒里传来宇岛的声音:“是赵县长吧!老朋友,你的在忙什么的?”

赵坤南忙答:“啊,是宇岛司令呀,我正在批阅文件,处理公务。”

(宇岛的)声音:“我的,请你的马上的到我这里来!”

赵坤南心里一紧,问:“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宇岛的)声音:“你的,来了就会知道的!”

赵坤南慢慢地放下话筒。心想:“难道新四军俘虏的事被他发觉了?”

赵坤南越想越怕,急得在办公室里打转,低头踱着步,不停地用手绢在擦汗。

程秘书悄悄地来到赵坤南的身边,突然说:“县座——”

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所扰,赵坤南受了一惊,像惊弓之鸟,急忙问道:“出了什么事?”

“维持会副会长问,大后天晚上的晚会是不是如期举行?程秘书说。

“当然如期举行啊!‘日中友善,共存共荣。’你把我的意思传达下去——晚会一定要把友善的气氛搞得浓浓的。” 赵坤南说罢,匆匆忙忙走出办公室的门。

在伪县府大院里有一辆黑色的小包车停在那里。

透过玻璃,司机看见赵坤南在两名警卫护卫下,朝小包车急急忙忙走来,便提前把车发动了。

一名警卫拉开后车门,肃立迎候赵坤南。

赵坤南坐进小包车,两名警卫随行。车驶出大院……

小包车朝黄记修理店那段马路驶去。

黄记修理店的柜台边坐着一个四十多岁身穿灰色长袍的师傅,他正在修理手表。此人叫黄啸天,是中共孝感县委安插在城里的特工组长。他那双深邃的眼睛不时地扫视街上的行人,他身边站着一位十来岁的小伙计。

远处传来小汽车的马达声。不一会,一辆黑色的小包车从黄记修理店铺前驶过,引起黄啸天的注意。

小伙计气愤地说:“师傅,这‘赵瞎子’肯定又是去拜访他那位拜把鬼子兄弟宇岛!”

黄啸天吩咐道:“你现在马上去‘水师傅’那里,看他那里有什么信息。”

“好!我就去!”

此时,一位肩挑米酒名叫张天水(水师傅)的小吃贩子,今天也不例外地把担子停在挂着“日军驻孝感司令部”牌子的院门外。他机警地往院里瞟视。

赵坤南乘坐的黑色小包车像一只乌龟爬进日军司令部大院。他隔窗看见宇岛大佐牵着一只大狼狗站在那里,还有几个荷枪实弹的卫兵站在他身边。阴森恐怖的气氛令赵坤南顿感毛骨耸然。他暗自思忖:“难道要出事啦?他今日为什么以这种方式迎接我?”

赵坤南胆战心惊地从车里走出来。他的两个卫兵正准备下车,一个日本军官却上前将车门关上,只许他一个人下车。

“赵先生,我的大大的欢迎。”宇岛大佐皮笑肉不笑说。

“宇岛司令官好!”赵坤南鞠了一躬。

“我的今天要你来,是要谈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宇岛大佐又说。

“什么事,请讲!”赵坤南故作镇定地。

“赵先生,有件你我都很关心的大事,你的至今还没有告诉我……”宇岛大佐说。

赵坤南掏出白丝绸手绢轻轻揩擦额头,并借此机会偷偷望了对方那双令人生畏的眼睛,心里犯嘀咕:“难道那两个新四军俘虏的事他真的已知晓?”

“宇岛司令官,你是说——”赵坤南小小心心地说话,惟恐有半点闪失。

“赵先生,你的是真的忘了,还是装糊涂?”宇岛大佐提醒他。

“宇岛司令官,这阵子,我赵某公务缠身,忙的不可开交呀!”赵坤南回答道。

“再忙也不应该把庆祝皇军进驻孝感两周年这件事忘了!赵先生,你说是不是?”宇岛大佐干脆挑明了。

听到这里,赵坤南好似卸下一座大山,大松了一口气说:“啊!是这——这样大的事,我赵某怎么敢忘了呢?我正在积极筹备!请司令官放一百二十个心!”

宇岛大佐露出干笑道:“嘿嘿嘿,走,赵先生,上楼喝你们的中国茶去!”

楼上,按日本人的习俗摆着两张矮脚桌,两人上楼来。

“请——”宇岛大佐手一指。

“司令官请——”赵坤南推让道。

两人对坐。宇岛大佐对几个荷枪的卫兵作了一个退下的动作。卫兵随即退下。他又拍了两下巴掌,在日本音乐伴奏下,两个穿着日本和服的俏丽女子,翩翩起舞。另两个涂脂抹粉的日本女子分别跪在宇岛和赵坤南身边,为主客倒茶……

“赵先生请——”宇岛大佐端起茶杯说。

“司令官请——”赵坤南还之以礼。

两人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宇岛顺势将身边的女子搂在怀里。并示意赵坤南也像他那样把女子搂上。

“赵先生,大后天的庆典,我方要求你们办的隆重些。你的要把孝感地区的乡绅统统地请来。我的要他们向皇军捐献白银万两,你嘛——送美女百人。”宇岛大佐威严地说。

赵坤南一听,刚才放下的心猛地又提了起来,满脸为难地说:“司令官,别的好说,这美女百人怕是难以做到呀!”

宇岛大佐脸一沉,推开怀里的女子,露出威胁:“做得到也得做,做不到也得做,你的,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明白?”说完,他发出疯狂的笑声,又把自己身边的女子一抱,往内室一步一步走去……赵坤南呆呆地坐在那里发愣。

过了一会,赵坤南满脸愁云从楼上下来,坐进小包车,沮丧地对司机说:“走,快离开这鬼地方!”

小黑包车驶离司令部大院。

正好黄记修理店的小伙计喘着气跑到张天水跟前,见赵坤南的黑包车驶出院大门,故意开口说:“来碗米酒。”

小贩张天水也故意提高嗓门:“来啦——孝感米酒一碗!”借着冲酒的机会,对小伙计说,“赵瞎子见了那鬼子司令后下来,看他脸神有些沮丧,不知为什么。”

“黄老板要你盯紧一点!”小伙计悄声告诉他。

有几个不三不四的特务走了过来。

“孝感米酒——白糖米糕——先生,您来一碗!”张天水故意吆喝。

特务用枪尖把张天水的破帽往上一顶吼道:“又是你!去,去,去……这里不准摆摊设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