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三章 碧水照丹心(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2


天蒙蒙亮,黑伢领着十几个小朋友蹦蹦跳跳来到小树林边。

柳青轻轻推了汪梅一把,小声说:“快醒醒,黑伢他们来了!”

“啊,天都亮了?”汪梅打了个呵欠。

两人悄悄地溜出树林……来到村中小土坪。

见到黑伢这些孩子,汪梅忽然来了精神。她在一句一句地教黑伢这些小朋友学唱《游击队之歌》:“我们都是神枪手……在那密密的树林里……”

柳青则带着黑伢几个大一点的孩子边唱歌,边用小竹杆制做红樱枪。

太阳渐渐升起,塘口村家家户户的烟囱开始冒着青烟,一片热气腾腾。

游击队员们在饶平泰、罗忠的带领下,有的在帮老百姓挑水,有的在扫地,有的在喂牲畜……

老戴领着饶平泰和罗忠来到独屋边牛栏。

老戴用手指着牛栏说:“把这个旧牛栏打扫、整理一下,我看整个队伍能住得下。”

“这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基地啊!”饶平泰感激地说。

“真是太委屈同志们了!”老戴说。

“还有两个女同志怎么办?” 饶平泰忽然问。

“边上独屋是李大娘家。李大娘家反正只有一个人住,两位女同志可以住到她家去,而且互相有个照应。”老戴又说。

“嗯,我看行!还有,四五十个人要吃要喝,还得搭一个简易的伙房。”饶平泰说。

“这好办!我家屋后堆放着不少旧竹筒、木头,正好可以拿来用。” 老戴拍拍胸说。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只有吃、住安顿好了,才有利于出征杀敌呀!”饶平泰又说。

老戴一拍脑袋:“我给游击队捕点鱼来。”说罢,向远处大声喊道,“黑伢——快来!”

正在村道上“操练”得起劲的黑伢听到老戴的喊声后,大声应道:“哎——我来了——”他把红樱枪往地上一捅,说,“报告两位姐姐!戴伯伯在那边叫我呢!”

柳青为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赶快去吧,一定有什么事。”

黑伢肃立:“是!”然后把红樱枪交到柳青手上。

黑伢一溜烟地向旧牛棚跑去……不一会,跑到小河边。

老戴将船桨轻轻一摇,船在摆头。黑伢站在船头上。

老戴向站在岸边的饶平泰和罗忠喊道:“等我们回来,中午,你们一定有好吃的!”

“小心点啊!”饶平泰向他们招手。

“早点回!”罗忠喊道。

小船悠悠远去,传来黑伢幼稚的歌声:“我们都是神枪手……”

饶平泰和罗忠并排坐在小河边的一排柳树下,饶平泰出神地望着眼前波光粼粼的小河水,眼前浮现着这般情景:一支支满载各种物资的船队,通过府澴河水道在顶风前进;某地岸上的新四军指战员们在向越驶越近的船只招手,欢呼;远处,传来密集的枪声,岸上的新四军指战员朝枪声响处奔去,在河堤上对来犯的敌人奋勇阻击;岸边的军民抓紧时间对船上的物资进行抢运;马车满载物资向大道深处疾跑……

突然一下子觉得领悟到什么的饶平泰说:“真没想到,秦书记在一年前便为我们的到来做好了铺垫!”

“这起码说明了两点:一是开辟新的交通线是多么的迫在眉睫!二是新交通线的建立该是多么艰难。现在,如果得不到像老戴、地下交通员朱贵同志,以及塘口村群众的大力支持,我们根据地的建立将很难设想;即使建立了,恐怕也难以维持。” 罗忠说。

“这方面,你的理解比我深刻。不过,我认为开辟并保持地下水道的畅通,比陆路交通更为有价值,为此我们也将付出更大的牺牲!” 饶平泰点点头说。

“平泰同志,你的理解可能是对的。因为在敌人看来,对陆路的封锁、盘查远远要比水路来的快捷、有效。所以,鬼子和伪军都在京汉铁路、汉宜公路,或要道的两旁,布置了重兵,修建了许多据点和岗楼。企图卡住鄂豫边区根据地军民的给养,困死、饿死我们!他们的注意力主要在铁路和公路沿线上。”罗忠分析说。

“按我的思路,我们要有能力征集更多的船只,而且更要拥有一大批像老戴这样谙熟水性的驾船能手,为抗日战争冲锋陷阵!” 饶平泰接着说。

“这就要求我们做好群众工作,做好统战工作,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投入到抗日中去。并且,在实际中要让人民群众尝到甜头——说得文雅一点,那就是为他们谋福利!” 罗忠语重心长地。

哎,老罗!刚才你说到为人民群众谋福利,让我联想到这次去孝感城进行政策攻心,威慑敌人时,若有机会,我想把李大娘的儿子给救出来,你觉得怎么样?”饶平泰突然地问。

“你的想法很好!我同意。不过,你这次的主要任务一定要确保完成,不能主次颠倒。” 罗忠说。

“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不过,搭救黑牛的事并非凭空想出,是昨晚朱贵同志给了我一点灵感。若能成功救出黑牛,这对我们立足塘口、东山……对宣传我党我军的政治路线,将会产生巨大的效果!” 饶平泰进一步说。

“那是肯定的。现在,我们是不是就进入孝感城的每一个行动细节再仔细研究研究?”罗忠道。

“好的。” 饶平泰说着从袋中掏出一张地图,指着地图,他解释道,“这就是塘口,出小河岔入府河,沿府河一直北上到沙堤坝渡口——其实这地方是孝感城西的一个水路出口。出渡口往东走二、三里,便是孝感南城门。鬼子和伪军联防主要是在南门吊桥边设卡,盘查入城的行人。”

汪梅拉着柳青悄悄地沿着河堤走来。

罗忠正问饶平泰:“你的武器准备随身带?”

“你不要命了?敌人搜身岂不成了乖乖儿——被瓮中捉鳖了吗?”饶平泰反问道。

“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笨得像你昨天夜里那样——要骑马夜袭孝感城,朝着鬼子、伪军猛扫一阵后,喊道:冲呀!缴枪不杀!投降免死!”罗忠说。

两人都禁不住笑了。

“其实,刚才,我也只是唬着你一下,枪随身带是不便,那往哪儿藏呢?” 饶平泰接着说。

偷偷潜到饶平泰和罗忠身后的柳青、汪梅突然出现。

“让我来告诉你吧——大队长,刚才你和指导员讲的话,我和汪梅都听到了。” 柳青说。

饶平泰打断她的话:“好呀!你们居然潜到我们身后偷听机密?”

“‘冲呀!缴枪不杀!投降免死!’这是什么机密呀?这是尽人皆知的我党我军的一贯政策!”汪梅说。

“平泰,看来,我们得认输了。你这两个部下太厉害了。”罗忠笑道。

“这两个女兵,难道你罗指导员就没份?” 饶平泰反问。

河堤排柳下响起一阵爽快的笑声。微风吹来,河面上有几条鱼在跳跃。

饶平泰兴奋地对她们说:“你们来的正好,我正在酝酿一篇大文章呢——它的题目叫‘夜走孝感城’。”

“你的文章暂且搁下,刚才的问题——武器怎样携带还没有解决呢?”罗忠说。

“大队长,不是要带汪梅一道去的吗?就藏在小梅身上。” 柳青想了想说。

“带谁去,是不是带汪梅,这是我鸿箭游击队的机密,柳青同志,你怎么知道的?”饶平泰奇怪地问。

“大队长,这就是柳青姐高明的地方。你忘了?我们来塘口的途中——我提醒你:在那片小树林里——” 汪梅抢答。

“我怎么想不起来啦?”饶平泰故意地。

汪梅接着说下去:“当时,罗指导员问我——‘小梅同志,你姐是不是长得像你一样的漂亮?’我反问他:‘指导员,你问这个问题干嘛呀?’罗指导员说:‘我是想重温一下关于一个俗语的魅力!,接着柳青姐说出那句俗语,你还表扬了她。大队长,现在该明白了吧!柳青姐有非凡的洞察力,早就能道破你的心里话。”

柳青急忙把汪梅的衣角扯了一下。

“啊——有这么回事!”稍停片刻,饶平泰接着说,“就算敌人看在我们汪小姐的情面上不搜身,但是,这时节,衣服穿得不多,藏枪还是会走样的,不妥。”

罗忠把饶平泰拉到边上,细声说:“事不宜迟,是不是派大个子肖子文今晚回青龙岗向秦书记报告这次行动细节?”

“好的!这样也好让孝感的地工人员心中有底。” 饶平泰点头道。

“哎,那不是老戴师傅和黑伢回来了吗?”汪梅忽然指着前方叫起来。

不远处,一只小船朝河堤划过来。

“有了,让汪梅手提鱼篓,在鱼底下藏两把小手枪不成问题!”罗忠突然说道。

“还是我们的指导员聪明!”汪梅拍着手跳了起来。

饶平泰也高兴的笑了:老罗,你真是我们鸿箭的‘智多星’呀!”

汪梅抢着问:“那柳青姐是什么呢?”

罗忠:“是‘女智多星’唦!”

柳青脸红了:“罗指导员,你别拿我开心好不好!”

大家笑得更开心了。

“走,看他们打着鱼没有?”饶平泰说。

四人说说笑笑走近堤边,迎接老戴的归来。

黑伢从船舱里抓起一条六、七斤重的草鱼,引起堤岸上一片欢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