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亮的日子 第一卷 动物法则 第十二章 号子里的规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4/


在冷军准备伏击蔡老六的头一天,已经是刑警队长的付国强亲自带队对冷军几人进行了抓捕。黄国明报了案,他叔叔黄瑞云给局长打了电话。


一群便衣悄无声息地将台球厅围拢,冷军、骆子建、张杰三人正围着一张案子打球。冷军抬眼望见台球厅门口几张陌生的面孔,向骆子建张杰使个眼色。三人低着头慢慢往二楼走,二楼有扇窗户可以跳下去。

“冷军!”三人刚走到楼梯口,付国强大喊一声。

冷军猛地一推骆子建,转身站住,将几名刑警堵在狭窄的楼梯通道里。冷军双手被反扭住,付国强扑过去上铐子,响起一声凄厉惨叫,冷军一口咬住了他的鼻子。几枪托砸在脑袋上,冷军身体一软松开了牙,付国强的鼻子鲜血淋漓。骆子建和张杰从二楼窗口逃脱。

冷军名言:“打不过,咬都要咬赢你!”


鼻子包得像京戏丑角的付国强连夜提审了冷军。华子被张伟一板砖拍成了三级伤残,足够刑拘。冷军见机械厂没有其他人被抓住,把事情都给扛了。

故意伤害、聚众斗殴、拒捕,冷军爽快地往审讯记录上摁着红指印,望见付国强滑稽的脸,冷军还是没忍住笑。付国强面无表情地看着冷军摁完指印,电棍闪着蓝色的火花杵在冷军腰眼上。冷军惨叫一声贴着墙蜷起身子,俩名警察扑上去一左一右把冷军成大字形铐上铁窗。付国强脱掉外套,拿本四指厚的电话薄站在冷军面前。


那天冷军被打到吐血,脸白得像张纸,在看守所吃了很久的田七粉才慢慢复原过来。第二天,冷军被送去看守所,迎接他的号长,就是曾经修理过张杰的东北人。钥匙板在管教手里晃动出一串清脆声响,管教一把将冷军推了进去。

“都给我老实点!不准欺负新犯人!”管教瞟一眼靠坐在上铺的肥汉子,肥汉心领神会。


“你就是冷军?”铁门咣当撞上,肥汉子嘬着牙花问。

冷军没有搭茬,把手里油腻的军被丢在地上,靠墙慢慢坐了下来。付国强打人太阴毒了,垫着电话簿练沙包,外边一点看不出来,全是内伤。一间个号子和一个狮群一样,里面只能有一头公狮,也就是狮王,其他的都是些挨操的货。冷军需要积蓄点力量,他要一次把坐在最上铺的肥汉子搞翻。


“呦嗬!来了个长脾气的。”一个瘦子从尾铺上窜到冷军跟前,手还没伸到冷军身上,被冷军抬眼一望,定格了。

资深混混都有瞬间判断对手的本能,哪些是狠角色,哪些是一包草,哪些是会杀人的,哪些是杀过人的,一个照面下来基本八九不离十。瘦子感觉这双眼睛太凶恶了,冷军这一眼让他浑身冰凉,直凉到了裤裆里。瘦子讪讪地缩回手,躺回通铺上不言语了。冷军掏出半包烟,烟是付国强的。冷军在被付国强修理的一小时里,没有讨一句饶。从窗子上解下来的冷军,在地上一动不动地躺了大半个小时,从地上坐起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付国强要烟抽。付国强丢卷卫生纸给冷军,示意他擦干净嘴角的血,又把自己的半包烟塞在冷军兜里。


“大哥,来一支?”冷军对着上铺的肥汉子说。肥汉正在琢磨怎么完成管教交代的任务,冷军已经站到了面前。

接下来的事情让整间号子的犯人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号长伸手去接烟,冷军的微笑突然凝结,一把抓住那只伸过来的手,往外使劲一扯,号长重心向前,冷军手里一根细长的东西飞快往他脖上一顶。

肥汉子双目圆睁,双手抓住刺穿脖子的铅笔“嗬嗬”地试图喊叫。铅笔是冷军从付国强办公室里带出来的。


“报告政府!有犯人自残!”冷军拍着铁门大声喊叫,目光阴沉地扫过房间里所有的人。触上冷军狼一样的目光,犯人全部低下了头。这间号子的规则,在冷军进来十分钟后被重新制定。此时骆子建、张杰、钟饶红三人正在郊区小院里一筹莫展。


“军哥一人把事情都扛了,人现在在看守所里,材料已经移送检察院了。”张杰苦着脸蹲在台阶上。

“会判多少年?”钟饶红哭得红肿的眼睛直直地盯住一个点。

“运气好是劳教,不会超过三年。可现在‘封顶’在搞军哥……”张杰说完默默地抽烟,“封顶”是混混们给看守所所长黄瑞云起的外号。安静的院子里只有骆子建一下一下磨刀的声音,骆子建想好了,冷军哪天被判劳改,他就在哪天捅死黄国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