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九章 猎人式训练

李伟新 收藏 2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URL] [内容简介] 李绍嘉不由高兴地大喊,“哈哈,打中了,打中——” 打中个屁。 只见野鸡扇了扇翅膀之后,就朝他们扭扭屁股,故意气他们似的,又“咯咯咯”地发出一串叫声,然后悠然地飞到了对面山岗。 连条野鸡毛都没打着。 李绍嘉他们面面相觑,显得很尴尬。 [URL=http://book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接下来的日子,特工队几乎都是在龚破夭的带领之下,深入丛林,进行猎人式的训练。

尉迟风让他当队长兼教官,目的很明确。似乎事前,在挑选他们之前,就已经设想好了。

当龚破夭说第一步先训练打飞禽,尉迟风就说好,将十二支双筒猎枪抱到他们面对。还是德国造的。这自然比火药枪先进多了,省去了往枪管里填火药、充铁沙的麻烦。

每人肩挎一支猎枪,腰挂一排霰弹。霰弹里装的不是铁沙,而是一颗颗小钢珠,无论是射程,还是准确度,都比土制的火药枪强多了。

特工队里头,就他龚破夭是猎人。

第一回打猎,赵卓宾他们都感到新鲜,也就显得特别的兴奋。出发之前,李绍嘉就大声地对郑大厨道,“今晚吃我们的战利品吧。”

“好的,好的,我等着你们胜利归来。”郑大厨呵呵的笑说。

进入林子,龚破夭试了几枪,便知道打飞禽的最好距离是六十米至八十米。太近,霰弹散的不够开,要么将目标打得粉碎,要么打不中目标;太远,霰弹又散得太开,即使打中目标,也可能只是中一两颗霰弹,将目标打伤而已。

龚破夭便将这种情况跟他们说了。接着又道,打飞禽的要点,既要眼明手快,又要掌握好距离和提前量。

“这没什么,这和平常打活动靶是一样的么。”李绍嘉道。

“嗯,差不多吧。”龚破夭笑答。

对营地周围的林子,龚破夭早已经去实地踩过点。哪片山林多飞禽,哪条山谷有野猪,哪片林里多野兔,哪条山谷有狐狸,他都了然于心。

往西走了十几里地,他们到了一片矮丛林。这里有草有木,视野相对开阔。鸟声一路陪着他们。

鹧鸪“呱呱呱,呱啊”的明亮叫声,便从不远处传来。

“大家小心了。”龚破夭道。

众人便将猎枪握在手,目光四射,注视着四周的一草一木。

突然一串“咯咯咯”的声起,一只肥胖的野鸡,从他们身前数十米处飞了起来。

“叭。”

“叭叭。”

一时之间,十一支猎枪同时响起,射出了漫天的霰弹。

独龚破夭没开枪。

野鸡的翅膀扇了扇。

李绍嘉不由高兴地大喊,“哈哈,打中了,打中——”

打中个屁。

只见野鸡扇了扇翅膀之后,就朝他们扭扭屁股,故意气他们似的,又“咯咯咯”地发出一串叫声,然后悠然地飞到了对面山岗。

连条野鸡毛都没打着。

李绍嘉他们面面相觑,显得很尴尬。

怎么说,他们也是神枪手,举起步枪、挥起盒子炮,要打中百米外的鸡蛋都不成问题。这况持的是霰弹猎枪,野鸡又那么肥胖……

“注意距离。”龚破夭只说了这么一句。他们即刻醒悟:野鸡“咯咯”叫着飞起的时候,已经是在五六十米的距离。野鸡背对他们而飞,等他们举枪射击,野鸡虽然还在有效射程内,可弹散了,霰弹都擦翅而过。弹气令野鸡的翅膀扇了扇而已。

枪声一响,鹧鸪就收了声。其他鸟儿也是飞的飞,藏的藏。矮丛林立马归于沉寂。

继续往下走。

接着不是遇到斑鸠、竹鸡,就是白鹤、野鸭。

霰弹打出不少,仍然是一无所获。

脸上流露出的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走到斑鸠飞起的一片竹林,龚破夭对他们笑笑,然后道,“你们继续往前走,我在这呆一会。”

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但都相信他龚破夭有名堂,便依言往前走,留下他龚破夭。

走进竹林,龚破夭发现竹林很茂密。

这是斑鸠的家。

找了一处草丛,龚破夭躲了入去。

不一会,一只斑鸠飞回来了,在竹梢上“咕咕,咕咕”地叫着,但脖子转着,目光四射着,显然是只“侦察员”。

果然,过了一回,几只斑鸠又飞回来了。

这是“先头部队”。

龚破夭并没理会它们。

直到几十只斑鸠飞回来,在半空盘旋,寻找落脚点的时候,龚破夭才找了一个最佳角度,连开了两枪。

霰弹长了眼睛似的,“卟嗤、卟嗤”地钻入斑鸠的体内。

十几只斑鸠身子一扭一翻,即纷纷坠地。

等龚破夭走出草丛,捡起一只只斑鸠,李绍嘉他们便气吁气喘地跑了回来,走到他身边,望着一地的斑鸠,惊讶不已的道,“你怎么这么轻易就打到它们啊。”

“没啥,鸟为食亡。我知道它们要飞回来而已。”龚破夭笑答。

“不会这么简单的,肯定有什么名堂。”

“是啊,听说人家捉田鸡的,就是会唱田鸡的情歌,将田鸡诱到身边,一一笑纳。一夜捉百儿几十只田鸡是等闲之事。老大你应该也是唱了斑鸠情歌吧?”李绍嘉引经据典地道。

笑了笑,龚破夭方道,“唱情歌倒没有,但我对它们比较熟悉是真的。也就是说,打飞禽不能蛮打,而要掌握它们的属性。像打斑鸠很简单,你追着它们打,是永远都追不到的。它们灵得很,你人未到,它们已飞得无影无踪,且飞得快。但它们也有很愚蠢的一面,习惯了在一片竹林寻吃,打死它们,它们都要回到这片竹林。所以,不用追,等就行。”

“呵呵,原来打飞禽还有这么多名堂。”李绍嘉挠着头道。

“再说打野鸡,你就不能等到它飞起的时候才胡乱的打。事前就要判定它所在的大致地方,然后根据地形地物,判断它会往哪个方向飞。最佳的方向,是它对你横着飞、斜着飞,而不是背对着你飞。它横着飞,你只要掌握好提前量,就几乎是百分百中。它背对着你飞,那是它飞得越远,你的霰弹越散,打中的机会就越少。”龚破夭说道,末了又加了一句,“打猎和兵法是一样的,都要知己知彼。”

服。

从人心里都服。

虽说这天他们没打着一条鸟毛,却增长了不少见识。

直到第三天,他们终于在龚破夭的调教之下,开始有所收获了。

第四天,龚破夭让他们两人一组、三人一组进入丛林打猎。任他们自由发挥。

然而,等他们傍晚归来,一个个都成了苦瓜脸。

“它们都欺负我们,连只影都不让我们见到。”李绍嘉对龚破夭嚷嚷道。

龚破夭就笑了,“你们都是打飞禽心切吧?”

“是啊,巴不得一枪就打下几只。”

“那我问你们,当有人对你充满仇恨的时候,你能感觉到么?”

“当然能啊。”

“那你们能,飞禽就不能?你们一股杀气地去,还不早把人家吓跑了?”

“这——”

“那你干嘛不早跟我们说?”

龚破夭看了看他们,“说了,你们也会不以为然的,只有亲身经历过了,留下的印象才深,才会牢牢记住,是不是?”

“嗯,有道理。”

二天一早,不用龚破夭说,他们便充满信心地去出猎。

傍晚归来,他们一个个仍然是苦瓜脸——

“老大啊,我们都不杀气了,仍然不见它们上钩哦。”

龚破夭笑说,“想想在白水寨,陪酒姑娘都懂顺序渐进,才让你们感到亲切自然。何况是充满野性的飞禽,能一两天就亲近你们了?嗅到生人的气,它们就躲得远远的了。”

言之有理。

“但你呢,还不是跟我们一样?”李绍嘉不解地道。

“蠢。”郭超常反驳他李绍嘉了,“老大是猎王,早已跟飞禽走兽通了灵,到哪还不是像老熟人一样?”

嘿嘿,终于开窍了。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