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欲乾坤 第二卷 第七十一章 芒山双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04/



一听声音,秦万琪就猜到他们是“芒山双豹”,高个子叫雷一鸣,有“钻山豹”之称;矮个是“黑风豹”贝不凡,他俩同出师门,学的都是“豹爪功”,使的都是双爪,在豫晋一带颇有名声。后来作了山西晋州“万家山庄”的护庄武师。

秦万琪去过“万家山庄”,而且——

而且,唉,江湖道上,总没一刻让人宁静的。多美的月色,慢品细赏,说不定自己的梦就飞在月光里的。没这个闲情给你了。秦万琪多少感受到有点惋惜,也怪“芒山双豹”来的不是时候。

耍弄一下他们再说。

心意一定,秦万琪也不回话,身子如鸽冲天,“卜卜卜”,飞向道旁的百仞石壁。

“噫 ”一声,“钻山豹”雷一鸣怒道:

“狗娘养的,你想逃?”

耳边陡响:

“杂碎,我用逃?有本事你来追呀。”

是秦万琪的“隔山传音”,见不着人,话却如同在耳边说。

对望一眼,“芒山双豹”已心灵相通,倏的跃至石壁下,施展起“壁虎功”,往上游移。身如壁虎,左扭右扭,爬的倒快。但比起秦万琪的“轻身飞行术”,却是小巫见大巫了。

壁顶上是一片平岗。

秦万琪在一块大石上坐下,眉毛抖了抖,一股仿佛幽谷兰花的清香,如丝如缕地钻入他的鼻子。深深地吸一口,又深深地吸一口。秦万琪不禁陶陶然,身轻若羽。

她定是坐在这块石上,膝枕瑶琴,纤指拨动,琴声便遥遥地送给了他。从江南追到这里陕南,她也真有心了。可她是谁?为什么他一来,她就走?只留下兰花的馨香?

馨香醉人。

馨香令他的心境一片祥和。

平岗的四边都是悬崖绝壁,一个女子能登临到顶,为他弹琴送曲。且来无影,去无踪。其身手肯定不凡。

这么身手不凡的女子,如果跟他秦万琪一样,也行侠行义,那该多好。如果,如果相识相遇,成了红颜知己,一同笑傲江湖,该是多么浪漫的事情。

忍不住“卟”声笑了出来,自言自语道:秦万琪啊秦万琪,人家连脸都不肯让你见一下,你倒想得美,想跟人家一同笑傲江湖。虽是月上东山,你也跟作白日梦差不多了。

从腰间摘下酒葫芦,背囊里掏出烧饼,秦万琪就座山对月地用起了晚餐。酒是“芦州二曲”,拔出葫芦盖,酒香已扑鼻。不能多喝,好酒不是常有的。

滋滋地喝一小口,他送下半只烧饼。

酒香穿肠、穿肚,像女孩的香唇诱惑着他。

多喝点?不。人虽说天生爱食,食欲为人之首,但如若被其左右,人就谈不上有什么意志了。而一个人要活出自己美丽的生命,坚强的意志是必具的……

就两小口酒,多一口他也没喝。

当“芒山双豹”气吁喘喘爬上壁顶,秦万琪正在下棋。玉雕的棋子,有的像罗汉,有的如虎,有的若龙,有的似枭,有的却是圆柱形,浑浑然然的。三十二只,立体着,刚好是一副象棋的子数。大腿上放着本棋谱,照谱行一步,秦万琪“噫 ”一声,赞一声,身心如沉醉于棋境,好像“芒山双豹”根本不存在。

因为——

因为这棋谱是失传了数百年的——《心武要略》,一说是汉初张良所著,一说是宋时华山老道陈传博著述。能令秦万琪开口赞,自是本棋谱精品。

追寻难,得来却易。那天秦万琪走在太原街头,无意间在一卖旧书的书堆里看到,只花了半两碎银,便到手了……

“妈的,他还有心思下棋。”雷一鸣揩揩额上的汗,对贝不凡道。

“雷兄,他要耍弄我们。”贝不凡扯下蒙脸布,一张黑脸上斜着两条疤,样子便见凶见丑。

“不凡,快蒙上脸。”雷一鸣道。

贝不凡扭扭嘴,道:

“怕啥?这里又没外人。你以为他秦万琪还会飞了?”

点点头,雷一鸣道:

“说的倒是。我们是先掏他的心,还是先取他的头?”

贝不凡嘎嗄笑道:

“你取头,我掏心不就行了?”

皱皱眉,秦万琪缓缓地抬起头,扫了他俩一眼,道:

“没看我在下棋?”

雷一鸣狞笑,道:

“看,还知道你在故作镇静。”

摇摇头,秦万琪继续下棋。边道:

“没想到你们主子会那么狠,我说过不揭露他的事的,他还……”

“嘿,人,谁信得过谁呀?你一天不死,我们主人就一天不安。”雷一鸣道,从背上拔出一对“虎爪 ”,朝秦万琪晃晃。又道:“何况,我们主人早看中你这付玉棋子了。”

笑了,秦万琪道:

“这是平常玉,不值钱。两位若缺钱花,我奉上纹银十两,作你俩苦苦追我的劳务费。如何?”

对不凡“嘿”了一声,雷一鸣道:

“不凡,他还在装哩。十两银,当我们乞丐了。”

贝不凡嘎嘎笑,目光盯着秦万琪身前的棋子,恨不得吞下去。雷一鸣道:

“实话告诉你吧,自你到万家庄,和万庄主下这副棋,我们二爷就看出名堂来了,知道它就是江湖上传说的,融着大宋武学精华的‘七子灵棋’。”

拍拍剑,秦万琪道:

“蠢材,‘七子灵棋’是我这把剑。”

“不。”雷一鸣道:“那是你骗子人的假象。你的剑确是把好剑,但远不及你这副棋珍贵。你还不知道吧,青鹏帮的人之所以要杀你,也是冲你的七子灵棋来的。”

拈子走了步棋,秦万琪道:

“屁话,他们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没错。”雷一鸣阴阴笑道。”

“他们是不知道你是谁,甚至到死还以为是为他们帮主罗金强争回口气,夺回赌款。根本不知道你身携宝物……因为,罗金强不希望有第二个人知道。”

“照你说,罗金强和我下棋开赌,是个早已设计好的陷阱?”秦万琪淡淡道,眼睛望着棋谱。

雷一鸣得意道:

“是的。要不,你怎么拿出你的棋艺来作赌资?他知你身上没几个钱。因为你清高,视钱如粪土,连我们万家庄主送你百两金都没要嘛,况且你自认为棋艺天下无双,没人会赢你。”

淡淡,仍是淡淡地,秦万琪道:

“我说了,它们只是平常的玉棋子。你们二爷万如飞不该打我的主意。他和外人勾结,欲谋你们庄主的位,我没对庄主说,他不感激我,也该……人,总得讲点良心,是不是?”

“哼,良心?良心早被狗吃掉了。”雷一鸣哼哼道:

“如果不是你从中插一手,我们二爷早成事了。”

“嘿,那是天意,怪不得我。早知你们不思悔改,那晚就该送你们上路。反正你们早没了良心,没良心,还算人么?”秦万琪道,抬头望了眼圆月。

“哼”了一声,雷一鸣道:

“我没良心,天也没收我去;你有良心,却被人追杀。听,青鹏帮的第二批人又追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