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长远者,不足以谋一时。军事从来不是孤立的,而是政治的延续。任何军事机器都是政治的附属品,要绝对服从国家政治大局。因此,谈军事,不能不谈政治;谈军事布局,不能不谈政治布局。要统筹军事与政治,使军事更好的为政治服务。

当今世界,是开放的世界;当今的政治格局,是建立在经济全球化基础上的政治格局。维护公平、公正和公开的经济运行规则,保护“地球村”中每个家庭的合法利益,是当今国际政治追求的重要目标。我国是市场经济体制的后起之秀,不过短短30年的时间,就完成了西方国家300年才能完成的任务,成为世界上最开放的国家之一。我国经济的发展越来越依赖经济全球化;经济全球化也越来越需要中国的支持。如何维护经济全球化的成果,确保公平、开放的经济秩序,促进国际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反对各种贸易歧视、贸易壁垒等贸易保护主义,成为我国的重要政治追求。或许只需要到年底,我国进出口贸易总额就会突破2万亿美圆,在向国际市场提供超过1万2千亿美圆的廉价优质商品的同时,也为世界提供了差不多8000亿美圆的大市场。无论从何种角度考虑,我国都已经成为全球性经济大国。与之相适应,我国已经悄悄改变了计划经济时期的一套外交思路,正在谋求建立与全球经济大国身份相适应的大国政治。包括越来越重视多边组织,越来越重视参与国家政治、经济规则的制定,越来越愿意承担与全球经济大国相适应的国际责任等。到目前为止,我国已经参加了几乎所有国际性的多边政治组织或多边组织对话。而且,与俄罗斯、中亚5国一道,创办了上海合作组织。我国,日益成为全球政治的重要玩家。

全球性政治,需要全球性军事做后盾。没有全球性军事力量做后盾,所谓全球性政治目标就很难实现。所谓全球性军事,就是能够对全球安全发挥作用的军事,就是具有全球性投放能力的军事,就是能够遏止任何强权、霸权的军事。只有具备这样的军事,才能确保国际贸易秩序不受侵害,确保我国侨民利益不受侵害,确保国际运输线安全不受侵害。建立与我国全球性贸易大国身份相适应的全球性军事,已经成为统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统筹军事与政治的客观必然。

然而,至少就目前看,我国似乎还没有成为全球性军事大国的思想准备,反对军事现代化的力量还广泛存在。我听到的,就有这么几种奇谈怪论:一曰软实力至上。讲中国不要搞硬实力外交,而要搞软实力外交。要靠文化魅力而不是经济军事优势吸引世界各国。到目前为止,这是我看到的最幼稚可笑的论调。它颠倒了马克思所阐述的一条真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软实力的确有用,但是,如果没有强大的硬实力做后盾,你的所谓“软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存在。要知道,早期的殖民主义者是用炮舰传播他们的文化的;在和平、合作、和谐为基调的今天,则需要用我们的商品而不是口舌去转播我们的文化,需要我们实实在在的负责任的行动而不仅仅是文化道义去展示我们的魅力。大家大概不会忘记,去年印尼海啸,是美国的航母而不是我们的“软实力”让印尼人得到了更多的精神慰籍。二曰负担过重。把军费开支作为负担而不是建设性支出看待。认为我们应该拿更多钱扶贫,而不要增加军费支出。好象我们的贫困人口多是因为增加了一点军费支出。其实,贫困人口的存在有多重因素。很多贫困问题不是给钱就能解决的。而且,军事经济学告诉我们,一元钱的军费开支,可以拉动8元钱的经济增长,军费,不仅不是负担,而且是经济推动力。三曰中国威胁论。认为增加军费开支,会助长国际上的中国威胁论。风马牛不相及嘛!中国威胁论的产生根源在于中国崛起本身。是霸权主义者害怕中国崛起后会谋求改变现有的以美国霸权为核心的国际政治秩序。军费开支增加与否,中国威胁论都会存在。四曰国际贸易保护委托论。更有一个某大学的教授提出,应该把维护国际运输线安全的责任委托给美国,中国不要参与。它似乎忘记了,就是这个它要委托的国家,曾经蛮横的搜查我们的银河号,曾经炸我们的大使馆,曾经在我们的家门口撞我们的飞机。委托给它,莫不是要整个中国作东郭先生?

所以产生这么多奇谈怪论,我认为,根源在于内陆意识作祟。中国长期的封建制度,造就了严重的小农经济意识。这种小农意识反应在军事上,就是严重的内陆意识,也就是闭关锁国意识。在内陆意识里,中原为大,沿海为轻,海洋为外。因此,海外等于国外;洋人等于蛮人。搞军事,讲求力不达国外,所以也不能达海外;不能接近洋人,因此,长城只修到山海关。正因为这种内陆意识,郑和两下西洋,换来的结果不是走向大海,而是关门大吉,埋下了衰落的种子。现在,这种内陆意识并没有因为我国成为全球性经济大国而消除,相反,根深蒂固。反应在军事建设思想上,害怕承担全球责任;军事建设理论上,坚持国门防御;军事战略上,坚持陆权至上。反对发展航空母舰,更是内陆意识的集中体现。

因此,建设与我国全球性经济大国身份相适应的全球性军事大国,必须彻底抛弃内陆意识,树立海洋意识、全球意识。要作好承担其全球责任的思想、理论和军事准备,树立积极性防御和全球防御思维。要抓住当前国际形势大体和平的有利时机,加快军事变革,形成新的军事指导大纲;要抓紧研制大飞机、航空母舰、全球卫星定位、可循环使用太空飞机等一系列远程投放平台;要进一步改革军事建制与编制,发展太平洋舰队和印度洋舰队、天军等新的军事机构,规划新的战区分布,努力具备打赢新形势下各种局部战争甚至全局战争的能力。

建设全球性军事大国,目的是推行积极的防御战略,不是称霸世界。在这个问题上,需要“软实力”的密切配合。要加强宣传,逐步增加军事透明度。要让世界人民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提供的是“一把伞”而不是“一把刀”。中国军队越强大,世界人民越能够生活在和平之中。相信,到那个时候,所谓中国威胁论,就自然而然的销声匿迹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