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教官征文]“残忍”的教官

转眼间大学毕业4年了,当初军训的场景已经开始有点淡忘,但依稀记得我们的教官和其间的几件小事。今日在水区偶然看到学生时代版面的“教官征文”活动,突然有了想要把它们记录下来的冲动,虽然文笔不佳,但至少真实,权当是对那段时光的一种纪念吧。

武汉有多所军事类的院校,大概是由于我们学校和解放军通信指挥学院有着某种友好学校的协议啥的吧,反正我们每年的军训教官都来自通信指挥学院的学员。我们的教官也是他们学校当年的新生,是从部队考入军事院校的,作为新生入学后的一项考核任务,他们刚到学校报道不久,就在领导的安排下风尘仆仆的来到了我们学校,新兵蛋子象模象样的教起了新兵蛋子。

我们学院人少,所有的男生都被编入军训1团2营10连,10连长兼着我们1排的排长,也就是我们1排的教官,82年出生,比我还小1岁,个子不大,不苟言笑,老板着脸,很严肃的样子,明显和他的年纪不相符,因此总让我在心里暗笑。

9月的武汉依然骄阳似火,而教官的刻板和一丝不苟让我们吃了不少苦头,刚刚开始几天的军训就已经让我们叫苦不迭了,而更让我们受不了的是最热的那几天恰好轮到训练正步走的课程,为了考察我们训练正步走的节奏和气势,老跟我们过不去的教官(当时是这么觉得的,呵呵,汗一个,其实后来想想我们的教官也蛮辛苦、蛮可爱的)居然把我们拉到了篮球场上进行训练,火辣的太阳炙烤下的水泥地板烫的可以让脚板冒油,军用胶底鞋踩上去吱吱作响,依稀中甚至可以闻到橡胶被烧着的刺鼻的气味(小小夸张一下,不过那天气确实热的让人有点受不了,^_^)。由于我们的动作一直做不到位,我们“残忍”的教官愣是陪着我们在火热的阳光下来来回回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机械的踢腿、摆臂动作,直到有同学中暑倒下,教官才让我们稍稍休息了几分钟,等几位同学把中暑的同学送往医务室后,教官又再次操起他那响亮的地方口音十足的嗓门招呼我们继续训练。那时候,相信我们大部分同学死的心都有了,或者有人更愿意把教官捉来暴打一顿才会解气,^_^

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其他连队夜间出操一般也就是简单的齐步走之后就是学唱军歌的节目了,学会一两首军歌之后夜间的出操也就算基本ok了,尤其是女兵连,基本上就是一片欢声笑语、歌舞升平。可我们的教官愣是给我们安排了军体拳+军歌学唱+体能训练的夜间魔鬼套餐,如果说军体拳的群魔乱舞和军歌学唱的滥竽充数让我们还能够笑的出来的话,可怕的体能训练则让我们着实吃够了苦头,变速跑、蛙跳、分组俯卧撑……花样繁多,每天都有新的节目,整的我们这些新生娃谈体能训练而色变,一些本身体质就弱的同学甚至每次夜间出操结束就是跑到卫生间呕吐不已。那是怎样的一副“惨绝人寰”的景象呀,OMG!

呵呵,说了这么多教官的坏话,可能会让许多人觉得他不近人情。其实除了训练以外,我们的教官也有许多让我们快乐或者感动的事情。由于穿新皮鞋的缘故,我的右脚后跟在军训开始的时候就磨破了皮并引起了炎症,可能是因为自己当时年少不懂事或者过于厚道老实的原因吧(哈^_^),怕自己一进大学就表现不好留下坏印象,一直没有告诉带队老师和教官脚上的伤势,硬是带伤参加了几天的军训,后来伤势越来越严重,甚至走起路来都觉得吃力。一次在出操过程中,教官发现了我的伤情,直接就让两位同学架着我去了医务室,嘴里愤怒的笑骂我“没见过你这么傻的人”。事后,教官破例特批了我3天的病假,哎,因祸得福,不用出操的那3天简直就是我的天堂时光,羡慕的其他同学直后悔自己为什么就不能也落个啥病,呵呵。

西方经济学提出了经济人的概念,这个经典假设促进了近现代经济学理论的蓬勃发展,但是这个理论在肯定了人是经济的人的同时,却在无形中否认了人作为社会的人的这一属性。人永远是感情的动物,近20天的相处让我们与教官之间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当阅兵仪式结束,当我们的教官收拾行囊即将要离开我们的时候,看着早已哭得泣不成声的女生,许多自诩“男儿有泪不轻弹”、自认为坚强的男生也逐渐开始哽咽,在“送战友”的歌声中,我们的教官红着眼圈和我们依次拥抱作别,呆板的外表也难以掩盖教官那作为常人的丰富的情感。

没心没肺的大学四年、没日没夜的工作四年,很多东西都将慢慢地在记忆深处被无情的删除。回忆当初军训的片段,能记住的东西实在是少的可怜,只是早已没有了当时对教官的“深仇大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为淳朴的感激,虽然对当时十八九岁的孩子来说,军训确实是很苦,但后来当我们再次谈论起那次军训,却也不得不感慨其实受益良多。只是遗憾的是,我们教官的名字早已被我淡忘,就连姓什么都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作为军校的学员,他应该早已毕业走上了军官的岗位了吧,或许他现在正在祖国的某一个角落在为我们保驾护航,希望他一切都好吧。

最后谨借学生时代版面的这次征文活动提前祝我们的子弟兵节日快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