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二卷 越南 越南 第十一章节 战火纷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许多人总以为‘达姆弹’是极其邪恶而又具有破坏性的,带给士兵的痛苦是极其巨大的,以至于在1899年签订的《海牙公约》中,专门使用了第三项声明《禁用入身变形枪弹的声明》,来明文禁止使用这种“‘进入人体后易于膨胀或变扁的弹头’。

但实际上,许多国家却悄然的钻了这份公约声明的空子,变相开发出了其他类似达姆弹杀伤效应的子弹。比如加长了弹头的5.56毫米弹可以产生严重的翻滚效应,从而扩大创伤面,又比如使用空尖弹头来增加杀伤,但最为邪恶的却是另一种子弹-法国Devel弹药。

所谓Devel弹药,是由法国人Charles Kelsey在法国弹药协会(SFM)研制的THV弹药的基础上开发出的一种新型弹药。除了在原来THV的弹壳上镀锡以提高抗压性之外,这种非变形弹药最大的创新之处就是将弹头制成了‘十字螺丝刀’形状。由于Devel弹药的头硬度较高,不易发生形变,所以这种弹药依靠的并不是所谓的‘达姆效应’来获得杀伤力,而是靠自转和‘十字螺丝刀’形状所来获得到对目标的杀伤效应的。

客观的讲,Devel弹药所带来的破坏性,甚至还要远远大于达姆弹。因为当这种弹头进入诸如人体组织这样的软目标的时候,在弹头高速自转的作用下,‘十字螺丝刀’便会像绞肉机一样将周围组织全部绞得稀烂,加上‘十字螺丝刀’形状本身就减少了弹头质量,也就等于是提高了弹头初速和自转速度,再配合上软木标内自转时力矩较大,极容易失稳,从而导致弹头翻滚的情况发生,所以Devel弹药的杀伤效果是极其令人恐怖的。

‘法军特遣作战群’中的11eBP-第1伞兵轻骑兵团、陆军特战旅-第13龙骑兵伞兵团以及EMF-2直接下属的第4轻骑兵大队所有作战士兵都配发了这种弹药,让-皮埃尔中士手中的FAMAS -FELIN自动步枪的弹匣内同样是填满了这种可怕的杀伤弹药。

端着枪缓步走在一片血肉淋漓的林地间,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越南政府军士兵的尸体,让-皮埃尔中士几乎是强忍着胃底翻腾着的呕吐欲望,踏踩着遍地那被血水给沁没着的泥土。

几个士兵在抽着烟,笑谈着刚才的战斗,让-皮埃尔中士对这些士兵的笑谈显得很是麻木,刚刚的战斗中,他所在的连被打死了两人,想想那些死去的战友,让-皮埃尔便有些神色黯然。不过哪有打仗不死人的道理呢,至少第1伞兵轻骑兵团在击溃了越南军队整个一个团级编制的同时,自己付出的伤亡代价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法国士兵才笑得出来。没有人是去庆幸自己活下来了,而都是在嘲笑着越南人的不堪一击。

不知道是谁递给了皮埃尔一根香烟,恍恍惚惚之中,让-皮埃尔都没有看清递来香烟的是谁。狠狠地抽吸了一口,呛人的烟草味顿时溢满了所有那些空荡荡的肺泡内。

恼人的呛闷让皮埃尔痛苦的干咳着,眼泪都抑制不住的滚了下来。让-皮埃尔抬起手来,用脏兮兮的手背胡乱摸去了那脸上挂着的泪水,结果更是显得肮脏了,皮埃尔痛苦的干咳了下,将手中刚刚烧了一半的香烟扔到地上,用战靴碾灭在那猩红的泥污之中。

“走吧,中士,他们在等着我们继续前进呢!”一个背着PGM-338型狙击步枪的士兵从后面走过来,对让-皮埃尔中士说到。他那深红色的贝雷帽在一片绿色之中看起来格外的扎眼。

几辆装甲车咆哮着从让-皮埃尔的身边冲过,扬溅起的泥污四溅的到处都是。“哦,这些该死的杂种,他们弄脏了我的衣服!”一个浑身上下被溅满了泥水的士兵破口大骂着。

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声从远去的‘潘哈德VBL’轮式装甲侦察车车队间传来。数架‘虎’式武装直升机低吼着从雨林上空一掠而过,渐渐远去。伴随着喷气引擎的怪啸,数架‘幻影-2000Ⅴ’张扬着三角翼飞掠过天空,匆匆忙忙地赶去掩护前进的部队。

“走吧,走吧,该死的,让我们去杀光那些愚蠢的越南猪!”法国士兵们嘲笑着汇成一股污流,向前漫卷而去,仿佛就像是雨季里决堤的洪水样,蔓延而开。

一辆辆‘潘哈德VBL’轮式装甲侦察车从马江上架设着的野战浮桥快速通过,西班牙皇家陆军-机动军所属的Brunete重装机械师-工程营的保障车辆以及‘越人阵’第4师的残兵紧随而后。一架架NH-90运输直升机在‘虎’式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快速地从雨林上空掠过。‘MO-120-RT-61’式120毫米迫击炮、2R2M型120毫米‘膛线后坐力迫击炮系统’组成的压制炮火依旧在猛烈轰击着前方的越军防御阵地,由于增援的步兵第346师-‘新潮团’都已经溃退了,这些零零散散的防御,根本就无法阻挡住‘法军特遣作战群’前进的脚步。

接连炸起的炮火在远处腾起浓浓升腾翻滚着的烟柱,那是‘越人阵’空军战机以及法国空军第30飞行联队- EC1/30瓦卢瓦中队的‘幻影-2000Ⅴ’战斗机正在空袭目标。

拥有着完善火力的法国‘法军特遣作战群’在撕裂开越南人在马江上游的防线,并击溃了前来增援的步兵第346师-第246团之后,立即扑向了木州。只要占据了木州,那么马江和沱江之间便完全被掌握在手中,到那个时候,进逼河内也只是剩下时间的问题罢了。

数百名精锐的法军特种作战士兵在轮式装甲侦察车的火力掩护下,快速向前插进,尽管从来就没有赢过什么像样的战场过,但是对付起诸如越南这样的三流、四流小国,法兰西的公鸡们还是显得很游刃有余。包括让-皮埃尔中士在内的所以法国士兵都认为法国‘已经赢得了这场战争’。接下来的一切都将是顺理成章的按照现在的轨迹走下去。

距离流水湍急的马江并不是很远的一片雨林中,几名穿着全地ACU(Army Combat Uniform)数码迷彩作战服的身影静静潜伏在这片绿色之下,黑森森的枪口悄然对准着那些忙碌着的法国士兵。十字准线下,那些晃荡着的身影看起来是那样的生命脆弱。只需轻轻扣动扳机……

隶属于美国第1海军特种作战团-第5SEAL部队的汤玛斯上尉看着那些身影,嘴角扬起一份讥讽的笑容。这些自以为是的法国佬,汤玛斯上尉的咒骂着声被压抑在喉咙深处。

尽管在独立战争期间,法国人给予了新生的美利坚合众国相当多的帮助,而且此后两国关系一直保持不错,法国人甚至赠与了美国政府那座有名的自由女神像,但这并不能够就代表着美国人喜欢法兰西。的确,法国的大餐、风情的巴黎、还有纸迷金醉的奢侈品和名牌香水、服装,以及那代表高贵的波尔多红酒,都是令人向往的。可是比较起来,普通的美国人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国家。早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远渡大西洋而来的美国大兵们便发现这个国家简直让人难以接受。愚蠢、懒惰、自以为是,美国大兵们宁可喜欢曾经烧了自家白宫的英国本家、甚至喜欢作为敌人的德国人,也不喜欢法兰西的小公鸡们。

作为典型的扬基,汤玛斯上尉同样讨厌法国人,而且有着一种近乎病态的讨厌,他也说不清为什么那样讨厌法国人,只是本能的觉得那些该死的法国佬令人烟雾。

“目标预计30秒之后进入预订区域!”耳麦里传来轻微的报告声。

……

临时设立的团部内,看着错综着各种图像的显示屏幕,萧扬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看来法国佬的这次袭击打得越南人不知所措了啊!”萧扬笑着说到。

“一次弱智的迂回作战居然就使得越南人的所谓马江防线立马崩溃,哼哼,不知道是该说法国人太过厉害呢?还是该说越南人无能?”团政委嘲讽着笑道。

自从后撤到太平以来,第85机动步兵师-第253机动团便立即着手在这座屏护着海防南翼的城市构建防御体系,以便应付可能发生的状况。虽然城市防御作战并不是253团这样的中型化步兵部队的强项,但在萧扬等人的周密安排下,还是很快形成了一道算是完美的防线。

其实所谓的防线,不过是一道划定的区域带而已,而并不是什么钢筋混凝土浇筑的‘防线’,既没有林立的拒马,也没有蜿蜒的蛇腹铁丝网,更没有大大小小的各种永固、临时火力点,唯一具有的便是标定好的坐标,一旦‘越人阵’或者法军部队越过这些被坐标标定好的区域点,那么便将遭到253团的火力打击,空军以及海航也就会掺和进来。

说到底,在中国政府眼里看来,只要以海防为中心的‘太平-海阳-下龙’这个北部湾沿海三角区存在着,那么中国政府甚至可以坐看着河内政权的覆灭,当然了,真要是北越政府覆灭了,接下来的事情也同样很好办。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北京是不会坐看着那一幕发生的,因为对于中国政府来说,介入到越南战争不过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