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龙行健在帝都休假之时,前线再次爆发了大规模海战。这是自进军纺锤岛的第四次海战了。战果及时传到龙行健手里,大洋舰队的第一主力高天英上将指挥的第一舰队在4月19号在纺锤岛以南海域,也就是龙行健提出的集结海域与北进的联合舰队的部分主力激战一场,双方在黄昏时发现对手,战至天黑匆匆收兵了。击沉兰斯航母二艘,重伤一艘。对方的护航舰队也遭到强悍的第一舰队的重大杀伤,被击沉战列舰一艘,巡洋舰三艘。驱逐舰等小型舰只在战报上竟然没提。第一舰队的航母一沉一伤,战沉的航母是军神级李进号,(军神级:标准排水量45000吨,满载55000吨。最高航速34节。最大航程14000海里,长290米,宽74米。吃水深度10.9米。载机145架。是神华海军的第一种设计斜角甲板的航母。)这是军神级航母第一次在海战中被击沉,加上护航战舰的损失对比,第一舰队赚了一点,沉入大海的军舰总吨位比对手少了9万多吨。关键的胜利是第一舰队再次控制了战场,大部分跳伞落水的飞行员被救了回来。当时天黑后一些飞机仍未返航,因担心隐蔽在一旁的敌人突袭,第一舰队参谋长不准打开甲板灯,那样至少二十架快耗干燃料的飞机将无法回到航母。豪爽仗义的高天英下令开灯,完好的四艘航母打开了全部灯光,黑沉沉的海上像是出现了四座璀璨的城市,飞行员们毫不费力地“归巢”了。

“宁肯航母被击沉,我也不放弃我的飞行员。”高天英的这道命令遭到大洋舰队和联合指挥部一些高官的质疑,却获得了舰队官兵的拥戴。这些细节性的传闻是龙行健回到三倍岛得知的,龙行健此时已是黑旗军司令官,联合指挥部副总指挥。所有人都知道他是皇帝选定的登陆战的负责人。龙行健向联合指挥部汇报了陆军准备情况,根据陛下的旨意,辖三个集团军的黑旗军将视情况全部用于宋巴作战,第一批部队,三个军,13装甲军,17装甲军和12摩托化步兵军组成的第10集团军已经成立,该集团军除了司令官之外的班子全部配备,部队正在向太平州集结,这是预定投入的黑旗军第一支部队。考虑到海运的限制,其余部队暂时留驻原地训练补充。事实上,庞大的海军陆战队尚未全部集结,登陆战肯定是陆战队担纲,陆军部队只能使用于滩头阵地占领后的纵深突击。龙行健提出陆军的准备情况,大家都看出来,龙行健迫不及待准备登陆了。

在4月27日的联合指挥部会议上,龙行健跟黄锋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我们并未取得海战的彻底胜利。现在登陆的条件还不成熟,”黄锋沉吟道,“即使从四倍岛出发,距宋巴也有800海里的距离,茫茫大海,装载陆战队的运输舰极易受到敌人的攻击,一枚鱼雷足以葬送一个营的陆战队了。海军负不起这样的责任。”

从后方回来的龙行健多了一份焦急。“依黄司令官的意见,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登陆?”

众人都听出了其中咄咄逼人的味道。

黄锋哼了一声,“龙帅何不直斥我怯战?海军有海军的战法,你自己也曾说过。”

“是的,我承认海军的技术性更高,培养官兵,建造军舰更难。但战争容不得我们旷日持久地等待,就黑旗军第10集团军的集结需要多少钱,你算过吗?居民节衣缩食支援战争,昔日琳琅满目的商店如今空空如也,你知道吗?战争每拖一天,帝国的力量就被消耗一天。”

“嗬,好像我成为帝国的罪人!我问你,如果舰队落入敌人的陷阱怎么办?运输舰被敌人击沉在海路上怎么办?”

“这是海军的事情。具体的讲是您的事情。如果硬要问我,我就说说我的看法。”龙行健冷着脸站起来,“诸位,宋巴岛适宜登陆的地点很多,仔细计算竟有七处之多,但我认为值得我们考虑的只有三处,即约克港,圣胡安港和坎加贝港。三处都有良好的公路和铁路与内陆相连,我们就从这三处中选一处。”龙行健进入假象的战场,立即心无旁骛,神游局外。“哪一处最合适呢?”他自言自语。

“当然是约克港。”岳乐对宋巴岛的地形了然于胸。

“圣胡安,约克港和坎加贝港位置大致处于等边三角形的三个顶点。彼此间相隔近千公里,我敢说,敌人也在为防御我军登陆煞费苦心,他们不可能三处平分兵力,何况我军可以登陆的地点不止这三处。从这个意义上说,登陆的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中。”

黄锋打断了龙行健的话,“你跑题了,我想听的是怎么打。”

“当然,我马上就会讲到。”龙行健欠一欠身,“我们想到的登陆地点敌人也会想到。约克港的水文和港口条件最好,这点对于稍具地理知识的人都清楚。最不好的是圣胡安,对吧,它的潮汐,暗礁使得我军的合适登陆时间极短,每月最多只有二天。敌人不会认为我军会选择圣胡安,至于坎加贝,它目前成为宋巴分舰队的母港了,以避开纺锤岛上远程轰炸机可能的袭击。从这点上也不会被我们选中。”

“出其不意。”崔煜说了句,他感到龙行健要说出什么惊人的话,一直注意地听着这个晚辈的演说,崔煜已经没有丝毫轻视龙行健的念头,从北线的彼得科夫到南线的郎衡再到齐宗,龙行健的战略眼光已经在实战中一次次得到证明,崔煜对这个侄女婿甚至有一种依赖感。

“当然,如果我们露出对圣胡安的意图并得到证实,敌人将坚信我军从圣胡安登陆。”

“妙计!”崔煜理解了龙行健的意图,这是一个连环计。当兰斯人反应过来神华人出其不意,选择了一个最不可能的地点登陆时,他们将坚信敌人真正的登陆就在于此。然后神华人在坎加贝港露出真正的实力。在技术条件日益进步的情况下,传统的计策已经越来越让位于技术装备,仅靠用计战胜敌人已经是战史撰写者的专利了。

“你没有讲到如何打赢海战。”黄锋冷冷地说。是的,如果不击败联合舰队,任何地点的登陆都是一场灾难。且不说能不能上陆,即使陆战队顺利上陆,后勤保障呢?一个陆战师每天的物资保障就需要近百吨!

“请黄司令耐心一点。”龙行健微笑着说,脸上闪现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与睿智,“海战的机会靠创造,3月以来,我们连续打了几场海战,我认为其中不可控的因素太多。换句话说,我们没能选定战场,选定敌人。如果我军以一支疑兵打约克港,主力舰队出现在圣胡安港以外,炮击港口,摧毁敌人的机场要塞,将一支陆战队投放上去。敌人会怎么办?除了他岛上的陆军动作外,联合舰队就看着我们一个师一个师地投放上去?我不相信。联合舰队一定出现,我们就可以用伏击和正面邀战的形式击败联合舰队,取得制海权。这就是我的计划。”

龙行健这段不长的话里囊括了登陆的选点和海战的把握几个要点,可以说勾画出了宋巴战役前期的大致轮廓。令联合指挥部的海军巨头们动心的是龙行健的计划确实创造了一个逼出联合舰队的机会,当兰斯人确信神华人在圣胡安登陆时,联合舰队不出现就没有理由了。

“我反对这个计划。”黄锋站起来,“我请教几个问题。你说佯攻约克港,用多少兵力佯攻?再者,圣胡安的攻击,你准备投放多少陆战队?这支部队按照你的设想就是送死!”

龙行健没有站起来回答,“用大溪级登陆舰和补给舰伪装航母佯攻约克港。登陆圣胡安的为一个陆战师。”

“听到了吧?一个陆战师当诱饵,好大的手笔!”黄锋冷笑道,“我不会同意用二万士兵的鲜血充当你再次晋升的台阶。”

龙行健怒道,“我什么时候用士兵的鲜血作为晋升的阶梯?你不要胡说八道。这是战争,战争!牺牲局部换来全局胜利是值得而且是应当的!你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可以拿出来嘛。”

“冷静!”崔煜站起来制止了黄锋的辨白,“今天的讨论列为绝密。任何人未经许可不得吐露一字。这是命令。”崔煜也寒着脸,“关于宋巴战役,我原则同意龙行健元帅的设想,请大洋舰队参谋局据此撰写一份备忘录,我将上报陛下。”

黄锋跟郑挺雄等人对视一眼,“不行,我投反对票。”

崔煜冷冷地说,“黄司令官,假如你没有完整的方案,最好不要投反对票。陛下如果同意呢?这对你很不利。”

“我要求面见陛下。”

“可以。三日后我们三人同回帝都,有关成员也去。”崔煜结束了这次会议。

崔煜跟龙行健走出会议室,黄锋对其他海军将领大发雷霆,“按照他的打法,海军将被牢牢绑在陆军的战车上,成为陆军的附庸。在这大是大非面前,你们为什么一言不发?”在座诸公,除了岳乐,都做过黄锋的下级,黄锋说话也就不留情面。

“海军和陆军的关系已经不是过去了,”岸基航空兵司令徐开明上将说,“海军和陆军是陛下的两只拳头。只要能胜利,不用分那么清吧。”

“陆军指挥海军绝对不行!不行!”黄锋板着脸,“海战直至登陆战,都是海军的活,如何打必须是海军说了算。参谋局立即制定一个登陆计划,我在陛下面前要据理力争。”

5月1日,联合指挥部的三巨头与岳乐,邱本,刘基川带几个大洋舰队参谋局的参谋乘坐数架飞机回帝都汇报宋巴战役的方案设想。之所以叫方案设想,因为二套方案都没有细致的计算支撑。

轩辕台在太阳堡听取了汇报,除皇帝外,听取汇报的还有大本营会议的主要成员。

龙行健和黄锋各讲自己的方案。费时四小时。皇帝在他们讲完后未作评判,宣布开饭。饭后再对方案进行表决。黄锋惊奇地发现皇帝的晚宴很简朴,四菜一汤,只有一个荤菜。甚至不如他的晚餐。黄锋是轩辕台老部下,感情很不一般,“陛下,这也太简朴了吧。”晚餐时黄锋的位子挨着皇帝,他以为这不过是前四道菜,尽管有些不伦不类。最后黄锋用筷子指着餐桌感慨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皇帝给黄锋倒了一小杯酒,“你看看卢相,还不到五十岁的人,头发已经全白了。黄锋,你有几年没来帝都了?”

“几年?至少三年了。”

“是啊,三年了。感觉帝都变化大吗?”

“没感到有什么变化。”

“是啊。本来是应该有变化的。市政府拿出的建设方案很宏伟,摞起来这么厚。”皇帝做了个手势,“没钱了,80%的市政工程都下马了,包括地下铁道。据说苏克达米的地下铁道是公共交通的主力。”

餐桌上的气氛凝重了,虽然已经不是主忧臣死的时代了,但深受礼教熏陶的卢秀立即起身,“是臣的工作没做好。”皇帝微笑着将卢秀拉坐下,“支撑这样的大战,前线粮饷不绝,卿之功啊。何罪之有?我们快点吃饭,饭后各位对黄、龙二位的战略设想做一个不记名的投票。”皇帝对内侍说,“你准备一下。”

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关系到国家危亡的大战用无记名投票的办法决定?众臣不敢多问,匆匆吃过简单的晚饭,回到会议厅,内侍将标着龙行健和黄锋的一张纸条发给每个人,他们还领到一支削好的铅笔,只需要在黄或者龙的名字下划一个圈,内侍等着,将画好的纸条收上来,到另一间屋子统计去了。这一轮的投票,龙行健和黄锋没有参与,主要因为他们不是大本营成员。

不多时,侍卫官得出了统计结果,正要递给皇帝,“念吧。”皇帝挥挥手。

“龙元帅12票,黄上将8票。”

黄锋的脸色立变。轩辕台站起身,“我是投了龙行健的。因为他的方案是一个积极主动的方案。各位帝国重臣们,我们和兰斯人数百年的宿怨终于要清算了,这是一场灭国之战,没有丝毫的温情可言。兰斯人不会,他们已经策划了三起针对我的暗杀,军情局破获了一起,总局搞掉一起,第三起被太阳堡的警卫力量所阻。兰斯人认为,搞掉我轩辕台,帝国将群龙无首。因为他们闻到了战争失败的味道了。我们如何?战争真的要胜利了?告诉你们,我们的日子很艰难,今年春天至今没有下一场透雨,粮食歉收已成定局------黄锋,我理解你对舰队的感情。但舰队是用来作战的,不是好看的一道风景!战争早结束一年,节省的钱足以打造一支舰队了。你的方案专务防守,等敌上门,这不符合我的思想。”轩辕台深吸一口气,“我提议免去黄锋金星上将西大洋舰队司令官职务,调回总参担任副总参谋长。任命郑挺雄代理西大洋舰队司令官。大本营会议的成员们有没有不同意见?”

海军部长上官清波叫道,“陛下,请您三思。”轩辕台点点头,“反对一票,其他呢?”再没有人反对,看得出皇上下了决心,何必触这个霉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