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世界:美国拿出了杀手禁止“裸卖空”令,“赤裸裸”救市!

路透香港7月23日电---美国政府素来标榜金融自由,但近来却按捺不住频频入市干预,表现和发展中国家的监管者无异.美国官员用舆论托市,给"两房"("两美")撑腰无效之後拿出了杀手 ,证监会一纸"禁止无券卖空令"给空方当头一棒,前期"跌跌不休"的金融股走势几乎瞬时得到逆转.


所谓"无券卖空",即"naked short-selling",也可以译作"裸卖空",意思就是还没有借到股票就先卖空.根据美国2004年制定的有关法案,裸卖空的主要目的应该是为了创造市场中的流动性.而以打压股价为目的裸卖空则是违法的.上周证监会为了托19家金融公司的股价,宣布对裸卖空一网打尽,其实是变相干预市场.美国证监会也承认,该限制是在紧急状况下不得不采取的暂时措施,计划从7月21日实行到29日,如果有需要可以延长到一个月.


该规定给美国金融股打了一支强心针,但给美国资本市场长期的健康发展种下了恶果.投资者最不喜欢的就是政府过度干预,因为这给市场带来了更多不确定因素,事实上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股票之所以有一个折价,就是因为政府干预过多.被认为世界上最为自由的金融市场之一的美国走回头路,很有可能会动摇正在积极推动改革的亚洲监管者的决心,危害已经不局限于美国市场本身.


禁卖空令何以成为魔弹


金融类股为美股上周的绝地反弹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中金公司研究员指出,美国证监会在这样的一个时刻出台这样的一个禁令,显示了其对市场参与主体博弈方式的洞悉能力.金融类股卖空者往往会选择在它们公布财报後开始陆续空头回补,而证监会赶在这之前出台禁令,无疑使得这一出局过程大大提速,市场的空头回补形成了一股巨大的买入力量,大幅推高了前期被大幅做空的金融股.


禁令出台後的3个交易日,美股在受到保护的房贷美(FRE.N: 行情),房利美(FNM.N: 行情)和大型投行股票带领下势如破竹,最终全周标准普尔500金融类分类指数居然大幅飙升了11%."两房"在周一和周二跌幅近半的情况下,不但後面3个交易日内扳回了所有跌幅,而且全周居然还分别上涨了30%和18%.如果仅计算周三到周五3天的走势,两房涨幅更是达到惊人的89%和74%,而其他受到禁止卖空保护的金融股全周的涨幅也都在20%左右.


该政策巧妙之处在于四两拨千斤.虽然这个市场上的金融股卖空者中,很多并不是裸卖空者,也不是纯投机者,但他们在这一禁令的威慑下,自然会担心由于其他的投机裸卖空者可能会大幅回补买入股票,而使得股价大幅上扬,令自己蒙受损失.本无意获利了结的长期做空者可能也会加入了结空头部位的大军,这才出现了上周後半周这样一股波澜壮阔的金融股升势.


一箭双雕,但可能昙花一现


上周金融类股的空头回补对油价大跌也同样立下大功.今年上半年最成功的配对交易要算同时卖空金融股和做多石油了.大量投资者做空金融股後拿到一笔现金,然後投入了原油等大宗商品市场.但在需要大幅买入金融股进行空头回补的资金需求下,他们不得不抛售大宗商品,而这正是上周油价连续大跌的一大重要原因.


这种空头回补引发的金融股大涨,大宗商品价格回落的走势仍可能维持一段时间,直到市场对空头部位的结算高峰过了後为止.但这波证监会东风带来的行情随时可能逆转.因为美国金融股的基本面未必支持这样的大幅上涨,一旦政府禁令解除,金融股将再次成为一个最好的卖空标的,可能拖累美股再度大跌,而油价也可能反弹.


美国证监会当然可以延长禁令的有效时间,甚至完全禁止卖空,但这无疑给人操纵市场的印象,对于一个以自由为标榜的市场而言,只意味着使更多地资金离开这个市场.


做空者最先发现安然问题


从1609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向阿姆斯特丹交易所抗议有人卖空它的股票以来,卖空者一直被作为上市公司股价下跌的罪魁祸首,股市一出问题就先拿他们开刀.1929年华尔街股灾和1987年股市大崩盘後,美国议会都专门开听证会研究卖空者的问题.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亚洲政府将矛头直指索罗斯等做空者.911之後,美国监管者要求投资者不要做空,并密切调查奥萨玛宾拉登集团是否有从在灾难发生前,卖空美国股票获利.


伴随着近来金融市场的动荡,不少发达国家监管者开始限制做空.6月份英国为了保护准备筹集资金的银行,要求任何试图做空这些股票的人广而告之他们的意图,这当然吓跑了不少做空者,帮助这些银行股不至于跌得太惨而筹不到救命钱.除美国以外,澳大利亚最近也宣布禁止裸卖空.


但西方多项研究证明,做空有助于价值发现,对平衡市场是有好处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做空者越趋之若鹜的股票往往被证明价格被高估.考虑到股票市场长期来说总是上涨的,做空等于和市场规律作对,而且因为放大效应而很容易输个清光,要做空必须先要有十拿九稳的把握才行.有人把做空者叫做金融侦探,甚至还有人把他们比作捅出水门事件的那两位《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当初最早发现安然问题的,也是做空者.


中国不能因噎废食


相对西方国家来说,亚洲国家更是把做空当成洪水猛兽,譬如马来西亚财长1995年建议做空者要受到棒刑.香港从亚洲金融危机以後也对做空有了更多限制.香港不像美国,可以从一个中央的系统借股票,而只能从券商那里借,因此可以做空的股票不多,散户也很难参与.


中国大陆做空机制已经讲了很多年,从去年开始就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随着股指从6,000点跌到2,500点,做空机制的推出也就变得更加遥遥无期.其实当初如果允许做空,投资者也就不会齐心协力,肆无忌惮地把股指推到6,000点.如果现在允许做空,市场也就会有人赚钱,不会大家一起赔钱,市场气氛可能没有这麽悲观,大市也不会跌得那麽惨.现在推出做空机制,做空者倒也未必有多大空间,可以让市场平稳适应.


西方国家在自由市场方面走回头路,不应该成为亚洲国家裹足不前,把做空机制打入冷宫的理由.香港证监会在两周前同意放松一个上涨才能做空(uptick rule)的规定,即做空者不必要等待股价反弹就可以卖空.该改革举措何时可以在香港交易所执行还是个未知数,但香港证监会逆市改革的魄力值得亚洲其他监管者参考.(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