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古墓惊魂:幽暗中有几只血红的眼睛

古墓惊魂:幽暗中有几只血红的眼睛

这是我少年生活中的一件真实的事情,这些文字也不知道该不该发在这里。

“文革”中,正常生活中的一切都被“砸烂”,所有人的满腔热血都用在了“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除了农民还在种地以外,工厂停产,学校停课,大家都“造反”去了。由于军队要介入“三支两军”,军队大院里的孩子不准参加任何群众组织,父母们成天为调解造反派们的派性争斗忙得不可开交,根本顾不上管我们,这可让我们这帮生活在军队大院里的半大孩子得到了彻底“解放”----除了吃饭睡觉,每天按老爸的要求抄写五条“毛主席语录”以外,我们的主要生活内容就是玩,想着法的拼着命的淘气的玩!

可以说,在那个时代14~~15岁男孩子能想到的一切玩法我都可能玩遍了,我生活的那个城市周围20里半径的每一个山头河沟我都踏遍了,什么养鸽喂兔,掏鸟炸鱼,抓蛇套狗,玩枪弄刀,还有一些大人们想都想不到的恶作剧,唉~~~反正每天都玩得筋疲力尽,一上床就睡得象死狗一般。

连续几天的大雨停后,我又带着一帮跟屁虫一样的半大小子们出了城,到城外的一个被称为“名胜”的山上去“打仗”。这坐山现在都还很有名气,山下的一个“文庙”门前,有一块石碑,上刻“文武百官,到此下马”八个大字,庙里祭奠的是孔老夫子的圣象,里面还有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的御笔金匾。

把跟我到山上的20来个伙伴们分成两拨,我们就开始了“作战”,可战斗开始没多久,一个小伙伴就从山坡上的塌方处滑到了山下受了伤,听见他在山下哭着呼救,我们连忙绕道下山去救他。大家七嘴八舌的问他伤到哪里了,他却说没受伤,问他没受伤哭什么,他才结结巴巴的告诉我们说:刚才他掉进一个坟里了,好深好深的一个坟!

什么?好深的一个坟?这引起了我的兴趣。顺着小伙伴手指的方向看去,半山腰的滑坡黄土间,显露出几块坍倒的石条和半个洞口,他刚才就是滑落到那个洞里去了。我赶紧叫上两个大点的伙伴爬上半坡查看:一个坍塌的古墓道口赫然显现眼前,看来是大雨之后的山体滑坡把这个古墓道给冲垮,暴露了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刚才那个小伙伴只是刚好滑进了墓道口。

我马上和小伙伴们跑回家去,各自拿上了自己的“看家兵器”然后紧急集合和我一起去“探墓”。“文革武斗”期间,除了“四类份子”以外哪家都可能有点用来“文攻武卫”的什么刺刀、短剑、短棒、匕首、梭镖之类玩意。我除了拿上自己的大刀,钢盔之外,还特意拿上了电筒和几节蜡烛。因为我知道,在地下墓道里,点燃蜡烛除了可以判断氧气含量多少之外,还可以从火头的摇摆方向判定是否有空气流动。

很快,我们又回到了滑坡的山下。胆子小,年龄小的伙伴被我留在半坡的墓道口外,几个胆大的孩子跟在我身后进入墓道。说不怕那肯定连我自己都不信,毕竟听过很多妖魔鬼怪和古坟老墓联在一起的故事,更何况眼前这个古墓是刚随着山体滑坡才露出来的,谁知道里边会有些什么呀!

我第一个下到墓道口,戴上钢盔、左手握电筒,右手握大刀非常紧张地蹲在那里仔细向墓道深处观察:

这是一个石条砌嵌而成的墓道,很深很深,充满着阴冷潮湿的凉气,手电筒的光亮根本照不到墓道的尽头。大半个墓道口被滑下的泥土掩埋,而墓道里边的地面是一层湿滑平整的淤泥和石缝里掉下的一小堆一小堆的泥土,一些树根向蛇一样扭曲着从石缝中挣扎出来又不知钻到了什么地方。墓道顶部是巨大的条石砌成,有的条石已经断裂搭拉半截,墓道有一米多宽,大半人高,可以猫腰行进。我现在还记得,进入墓道后首先看到的是錾刻在左右两边石壁上的两辐石像。整个石像的长方形外围线条四个角上錾嵌着云型的花纹,石像正中,一个人戴着帽鬏穿着长袍,很恭敬的跪在地上,双手擎着一盏灯。墓道里面左右石壁的几辐石像上也刻着不同的人物和花鸟,很精美,一点也没有风化残破。

我大着胆子往墓道淤泥里踩下了第一脚,“噗叽”一声,淤泥盖过了脚面,满满的灌进鞋里。走了几步,我点燃了蜡烛,飘摇不定的亮光照着黑幽幽的墓道,越发显得幽深莫测,鬼气森森,跟在我后边的几个伙伴害怕了,都压低了声音和我商量:“咱们是不是别再往里钻了,心里很虚火啊”。我心里也紧张,可又放不下“老大”这张脸,刚进来没几步就退出去,那我以后在小伙伴们面前还有“号召力”吗?再说万一在这古墓里发现了什么宝贝,交给国家,那是多风光的事情啊。我鼓动大家:没事,我走前头,有什么不对劲的你们先往外跑,我在后边掩护你们“撤退”!

说是这样说,可我心里也在“打鼓”,再往前钻了几米,黑沉沉的墓道左手边突然出现一个转弯,往前直走还是转弯呢,我自己也没了主意。就在我迟疑不定的时候,我身后的几个小伙伴怎么也不愿意再往前走了。我自小就讨厌胆小鬼,可是这个时候我也不可能强迫伙伴们跟着我冒险啊。我一边在心里骂他们,一边和他们商量:你们几个就留在这里,反正才钻进来10多米,回过头去还可以看见墓道口光亮,有麻烦你们也可以很快出去。我一个人往里钻,你们过一小会儿就用手电筒往我这里照一下,我心里好塌实点。万一有什么麻烦我就喊,你们可千万要想办法救我哦----我象安排“后事”一样嘱咐着他们。然后在拐弯处的石壁上用大刀刻下一个记号,猫腰举着蜡烛拐进了那个弯道。

好冷啊,好静啊~~~拐弯之后,墓道还是那么宽,只是特别的冷,而且特别安静,粗粗细细的的树根滴着水交错缠绕,我不得不时时撩开它们才能前行,我走两步就停下来打开手电筒观察周围:墓道左边,有两个墓室,墓室门的两侧石头上刻着花鸟和一些我看不明白的图案。墓室里除了有隆起的泥土以外看不到什么其他东西。我也不敢进到墓室里去,怕踩到泥土下的骨骸。冷不丁的一滴冰冷的渗水掉进我的脖子,吓得我浑身一激灵。静啊,静得我都能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我把手上的蜡烛插到墓道边的淤泥上,又点燃半截蜡烛再往里钻。

钻了不远,前边出现了一个可以向左向右的横向转弯。我有点心虚:如果我就在这里不转弯,回头还可以看见留在背后那个转弯处的伙伴们的手电筒光亮,如果一转弯,我就真正成了一个人了。想了一阵,我还是认为应该往前走,于是就在心里给自己状胆:鬼啊妖怪啊僵尸啊肯定是迷信,都是神话里编出来的故事。什么蟒蛇啊怪物啊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因为我走过的墓道淤泥里没有发现任何动物爬行的痕迹,除了我们自己的脚印以外~~~心里想着,我又摸索着往前走。

再向前,墓道里的情况基本和前边看到的一样,又在一个转弯后出现了两个墓室以外,没发现什么让人兴奋或者害怕的东西。只是手电筒的电力好象很弱,照出的光线黄黄的一团。再往前,一个转弯处又发现一个墓室门,门前还有一个坎。我轻轻的走到门前,蹲下来观察。这个墓室和别的墓室有些不同,别的墓室内墙上什么都没有,而这个墓室的内墙上却錾刻了很多辐画,角落上好象还有几个圆鼓鼓的好象瓦罐一样的东西。这引起了我的好奇,我大着胆子猫腰进了墓室,想看一看罐子里有什么东西,万一能发现什么宝贝就好了。我刚在那几个圆鼓鼓的东西前蹲了下来,刚准备动手,突然,前边的墓道里传来一阵“呜咙呜咙~~~”的声音,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全身的汗毛都悚然直立,一股股冷汗从额头滑落下来。我不敢喊叫,也不敢作出什么大的动作,只是蹲在原地努力在冰凉的黑暗中用两只耳朵搜索那声音的来源和方向。确实,除了我自己的心跳声以外,那种让人害怕的声音断断续续,时有时无,很低沉但很实在的从墓道深处传来!我吓坏了,浑身出冷汗,心脏狂跳~~~~难道这古墓真的有什么怪物存在?!

我马上关掉手电筒,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打开手电,光亮只能先暴露我自己,万一那个发出声音的东西从我不知道的角落扑上来,我连用手电光晃它眼睛的机会都没有!

我努力使自己冷静,心里回想着自己刚才进来的路线蹑手蹑脚的钻出墓室,竖着耳朵倾听着墓道里的每一丝声音,一边握紧了手中的大刀准备自卫,一边半侧着身子用手背轻轻触碰着石壁顺着原路往后退~~~那声音好象离我并不远,我听得非常清楚:我在向墓道外退,它在无声的靠近我,声音越来越近,“呜咙~~呜咙咙~~~”,我感觉到有一头巨兽冷冰冰盯着我潜行在黑暗中从墓道里渐渐向我逼近!

妈妈的,看来今天真的是遇到鬼了!我慢慢加快了后退的速度,不知怎么的,我一直摸着石壁的左手猛的摸空,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身体的左侧有点异常!情急之中,我一下按开了手电向我左边照去,同时挺刀准备出刺----妈呀!微弱的手电光里,墓道前方的幽深黑暗中,有四、五个血红血红的眼睛闪动着直直的瞪着我,同时发出一声让我撕肝裂胆的“呀~~~~~”的一声长长的尖啸!

“完了!”我身体一软,一屁股坐进淤泥里,两眼紧闭,挥舞着手中的大刀没有目标的向前一阵乱砍!

恩?怎么没有东西扑过来,除了大刀砍在石壁上“嚓嚓”做响以外,什么东西也没砍着,几个血红的眼睛也在一遍杂沓纷乱的声音中消失,我同时听见了小伙伴们慌乱的呼喊。顺着声音看去,那通往平安世界的半个墓道口就在前边,我连滚带爬,拼命般的冲了出去!

一帮小伙伴们鬼哭狼嚎着比兔子跑得还快,直到跑下了山才上气不接下气的停了下来。大家都说:看见鬼了,看见鬼了。我也说:老子也看见鬼了,鬼眼睛是红的,象在出血一样,有四、五个呢。小伙伴们说他们只看见两个鬼眼睛,也是血红血红的,好大哦~~~~一边说还一边回头往山坡上看,生怕鬼追上来。大家都吓得够戗,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赶紧往部队大院里走,家里应该是安全的,那鬼再怎么吓人总不至于大白天跑到部队营房里来吧~~~~可我听着听着觉得不对劲了啊,墓道里那“鬼”什么时候绕到我背后去了啊?怎么我看见四、五个红眼睛他们却只看见俩红眼睛啊?怎么小伙伴们一逃命那红眼睛就逃跑不见了啊?

我越想越觉得奇怪,越奇怪就越想弄个明白。于是,我死缠烂搅把两个最胆大的伙伴约上,带上了几个自己做的大爆竹和其他用得着的“兵器”,再一次回到了古墓道门前。仔细观察了一阵,除了我们自己的脚印以外没有任何异常。我再次钻进墓道深处,让那两个伙伴在墓道第一个转弯处等我。我让他们轻轻说话,果然,他们一出声,墓道里就出现“呜咙~~呜咙咙~~~”的回声。我用手电照他们,他们的眼睛在墓道的幽暗中是血红的,很吓人。而他们看我,也看见我的眼睛是血红的-----在黑暗中就是一对鬼眼!

唉,原来是自己吓自己,一场虚惊啊!

晚上,又是暴雨倾盆。几天后,当我们准备再进古墓“探险”时,垮下的山石和泥土已经将墓道门彻底掩埋。又过了几个月,调皮捣蛋的我被老爸送进了部队参军入伍离开了那个城市。

很多年以后,我才又一次回到那个发现古墓的地方,那里郁郁葱葱早被草木遮掩,小树都已经有合抱粗细了,也不知道在我们之后是否有人再次发现这坐曾经让我和少年伙伴们惊魂摄魄的古墓~~~~


本文内容于 2008-7-24 22:32:40 被风声水影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