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训练苗族民兵连

[face=仿宋_GB2312]训练苗族民兵连[/face]



还击作战任务完成后,连队被推进至前沿瓜岭,相近是苗族人居住的瓜岭寨子,因没营房,只能住在帐蓬里。此时正值南国酷热的雨季,燥热难耐,我正生着闷气,更难受得很,连长进来后叫我跟他走,说有事要讲,于是跟他一起出了帐蓬。外面太阳正热辣辣地更是烤人,难耐之极下叫连长快说有什么事,连长却说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讲,我想这里能找什么安静地方啊,心里老大不愿,但也没法,只得跟他走,谁叫自己和他是铁哥们呢,有气还不好冲他发。

一阵转弯绕行后,连长倒找了个好地方,弹药库房。我笑他居然找了这么个地方,他倒笑笑说这地方好,大家都可小心点。然后问我想参加高考和提干的事是不是转过弯来了,我告诉他这事在我是没商量的,不是不想在部队干,也不是怕打仗,真是我想读多点书,象有病,读不到这病好不了。听我口气不改,他告诉我,营长的命令,叫我下寨子训练民兵去,一个月,不得擅离职守。这咋听之下气来全了,这一月的时间刚好是全国高考的时间,又刚好是确定老兵退伍的关键时间,好了,这样给全卡死了。我问连长,营长到底还是不够哥们,下死心强留了,那知连长反说我不够哥们,大家在一起干有什么不好,我要先走是没道理。话到这份上,我想这下完了,走不成读大学的愿望也完了,心里不爽一拳就要砸下来,连长伸手托住了,忙说道,砸不得打不得啊,弄响了弹药库。我们都玩完了,打仗没死还自己寻死啊。选这地方,原来他安的这份心。


这事自然没得余地了,小兵一个,寻了这样的铁哥们,当是自己找霉头触,第二天也没和连长道别,下寨子训练民兵去了。

原本是侦察兵的关系,和地方很熟的,直接去了民兵连的训练营地。

那是怎样的一个民兵连呢,男男女女一百多人,老少皆有。男人不说了,女人可叫人要小心,关建是结了婚的苗族妇女,民族习俗严格得很,怎么训啊。一个月时间,我算了算,一般军事科目象队列 枪械简单知识 射击 投弹都不难,可单兵动作,起吗的班进攻得训吧,这事是有点犯难的。想想把单兵动作简化下吧,可想到那次穿插攻越阵地时,临时拉来的民兵炮连,那炮打的,500公尺,直线就一目了然越军的火力与人员,可开炮后那炮弹不在前面炸,就是在后面或左右差50多公尺炸,该打的就是打不着,反让越军大胆的跑出工事架起小炮轰我们了。这时心里急的,就看那平时毛燥得不得了的吊兵骂开娘了:“娘的,自己被轰了啊,民兵连的炮阵地乱锅了?”他忍不了就要直接冲,可一冲上坎,两弹片就削了他两胳膊两大洞,痛得他只能哇哇大叫,直骂民兵炮连有毛病不纯,还好我们火力组及时赶来了,虽只带了两门八 二迫击,可炮一响,先是胆子大的越炮手翘辨子了,后火力点也哑了,我们才拿下了前沿阵地。想想,那民兵就是没训练好,关键时误大事了。

这样想了一遍,觉得还是马虎不得,打仗性命相博,不认真训练她们,会对不起她们哩,再说她们也知这中越两国边界也是战争边界,总得时刻有打仗的准备,训练难堪点,战时可有用啊。

接下来训练科目我就都定下了。苗族民兵连长,苗族大队的大队长 支书也认为应该这样,算是把方案拍定了。但为了更具说服力,也为了训练营地及训练安全,(防越军会突然偷袭,该训练营地就在边境边上),针对营地的地形环境及相应的敌我情况,我作了突发事件应对方案及攻防预案。布置任务时,我让全部民兵每一处都到场,趁机宣染战斗的严酷性和临战时的高标准要求,这还唬住了那些苗族女民兵。不过那些苗族男民兵不当回事,私下他们滴咕,枪响了随便有个缝他们都转得出去,怕个那样子,这我也相信,是些边民油子,经常自由在边境线上穿梭的,也没把越军放在眼里。不过我的目的是说给女民兵的,要她们敢训练,目的就算达到了。


真正训练开始了,大出我预料的是女民兵很认真卖力,那些男民兵装大爷了,动作做的懒散别扭怪样,有的齐步摆手摆的是同边手或两手同时向前摆或后摆,无论如何左 右 左摆不出来,一个横排有一 二个,这一组你就别想让他们训练了,拉拉扯扯还差不多。这可让我傻眼了,队列训练我安排的重点,也是针对民兵懒散锻炼他们的军纪 统一意志要求,这个头开不好,接下来还怎么训。头两天看到这样子还真没法。

不过后来我发现了奇迹,苗族女民兵是走齐步的天才。一横排一横排的苗族女民兵站那里,“齐步—走”口令一下,差不多不喊”一 二 一”口令,她们一直会走出整齐的步法,保持整齐的队型,从容不迫,匀速前进,更不会出现同边手等的情况。这让我大奇,扪了心思研究了半天,谜底才揭开了。原来苗族妇女都是穿她们自制的裙子的,下摆一般较宽大,平时她们出门,多是几个一起,走在大路上一般都并排而行,不超前也不拉后,这样问题出来了,就是那裙子下摆必需摆动一致,谁若乱了步法,裙子下摆就会摆错位,这一错位就会乱阵脚,一连串的反应就是把一行人都绊倒。这种情况我是见到过的。在连队推进瓜岭后,平常的日子枯燥乏味得很,一般跳皮点的兵,就把看苗族女孩在大路上走横排作为一道风景,悦乐欣赏,还给她们喊口令“一 二 一”或是“刷 刷 刷”,摸仿她们裙子下摆一致钭起的风声。有些作恶作剧的,见一排苗族女孩整齐走来了,便故意迎面上去挤她们的队形,她们会边让边自己挤自己的队行,直挤得她们太靠紧了,脚下步法一乱便会都被裙子下摆绊倒,倒得一窝。恶作剧的兵便狂笑一回后溜掉,而苗族女孩大都比较大方,也知大兵们没太多恶意,爬起来拍去灰土,照样顾自排起横队整齐而去。

我是比较稳沉的人,不喜欢跳皮兵作这样恶作剧,平常少观察,现在研究下来,那些恶作剧兵倒是早知这个中意味了,原来竟是如此。

有了这个发现,我找到治苗族男民兵办法了。当然不是叫男民兵也穿裙子,而是让女民兵作示范。苗族习俗,男人是在外混的,面子还是很重要的,女人持家,相对地位低点。这回女人表现比男人强,那些男人脸上真还挂不住了,一逼之下,齐步的动作要领很快就掌握了。

不过在练葡匐前行的单兵动作时,穿裙子的苗族女民兵实在没办法了,这科目对她们只好取消了,但她们还是不示弱,被男民兵轻视后,她们用滚进的办法补充,男民兵们就笑她们夹了一杆枪在滚,女民兵倒不怕说,反讥男民兵,这杆枪要射子弹出来哟。

不过训练之初最让我头痛的,还是他们满不在乎懒散不着劲的样。虽说民兵不能和部队比,可毕竟现处战争边境,随时都有直面生死博杀的战斗可能,不具备真本领,民兵也是我们的作战力量,吃了亏是我们的损失啊,再说是民族同胞,也不能吃亏啊。另外,训练完后,与其它民兵连还要比比后评比的,我也丢不起人。这积极的主动性没充分调动起来,使我着急哩。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8-8-14 16:45:06 被huazhiqiao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