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别墅群:作为监督者上级的别墅比"最牛"还牛

前几天河南信阳国土局“史上最牛处级别墅群”遭网络曝光后,在媒体的追踪下,信阳原来还有一座“更牛副厅级别墅群”。如果作为监督者的上级修的楼比下级还豪华,哪里有底气去治理下级超标的大楼?


前几天河南信阳国土局“史上最牛处级别墅群”被曝光后,当地政府很快做出反应,责令相关官员写出深刻检查,并补齐应交房款。但舆论对这个处理并不满意,认为一纸检查换一套别墅“怎一个便宜了得”,甚至有网友调侃称,“给一套别墅写几万份检查都愿意”。为什么这样的处理难以服众?原来在这座“最牛处级别墅群”背后还有一座“更牛的副厅级别墅群”!没有最牛,只有更牛。在媒体的追踪下,信阳“更牛副厅级别墅群”也浮出了水面。(7月22日《瞭望东方周刊》报道)


真是难为信阳某些官员了,自己眼见着要住进比“最牛”更“牛”的副厅别墅群,面对下属的最牛别墅被曝光真是左右为难:不处理的话难以平息舆论的质疑,依法处理的话又很容易把火烧到自家身上,作为“更牛”,处理比自己熊一级的“最牛”还真下不了手。于是只好选择了不痛不痒的“从快从轻”处理,一边想以从快处理平息舆论质疑,一边想以从轻处理堵住下属的口,既能舍卒保车又能堵人之口又能掩人耳目。可这种算盘低估了公众的智商,更牛副厅别墅最终还是被媒体曝光了。



不由想起去年媒体报道的河南卢氏县委,他们的书记和市长都在土坯房中办公,可以判断,该县是决不会有部门敢修盖豪华办公楼的,因为他们深深地明白,自己住着土坯房的上级有底气监管和审查自己。其身正不令而行,就是这个道理。


其实不仅豪华办公楼和官员别墅,许多问题所以陷入治理疲惫,可能都与监管者被利益俘获有关。煤矿官股所以那么难治理,房价所以那么难调控,行政垄断所以那么难轰倒,教育乱收费所以屡曝屡发,可能背后都有“最牛身后有更牛”式的难言之隐,权力因为深陷利益而被钝化。(北京编辑 曹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