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伪眼中的八路军

日伪军记载的八路军


日军对扫荡北岳山区作战的描述:此战我军遭遇典型八路游击战术,前两次扫荡均不成功,反而屡遭伏击。第三次仍然扑空,直到第四次扫荡才好不容易捕捉到敌一部主力??战果,损失全然不提,与对国军中条山作战的炫耀全然相反。(出自《图解昭和战争史》)??据我方资料,此役应指岗村宁次发动的“百万大战”,我军灵活应敌,歼敌1800余人,岗村承认“八路非短期内可歼灭”。

同书中还有一张八路军俘虏照片(仅一张,国军的俘虏照片倒数不过来),注明:八路军装备贫弱,但作战勇敢。全书在四四年前对中国军队作战效能直接给予正面评价的只有两处:一处在此,一处是赞扬广西作战时桂军的火炮极准。

方军《我所认识的鬼子兵》中:老鬼子山田是这么说的:我所在的部队最怕民团……第二怕八路。八路军训练有素,英勇顽强,夜战如神,行军如风。他们往往以小股部队吃掉我们更小的部队,然后迅速转移。这使我们的火炮、飞机、坦克、卡车都失去作用。战争打的是钢铁、

教育、科技和指挥。八路军狡猾地避开了我们的优势和锐气。尤其是八路军游击队,神出鬼没”

“中国政府军打仗是枪炮齐鸣,他们往往拉开很大的架势。八路军是不到150米不开枪,在这突发的枪声面前如果不迅速作出反应,那么几分钟以后,八路军就已经端着刺刀冲到你眼前。”


日本战史刊物《历史群像》2002年第10期中有另一位老鬼子的回忆:我和国民党军打过仗,也和八路军打过仗,论武器装备是国民党军好的多,但八路军极善运动,也就是说对战场的控制力极强,随时随地都会向你发动进攻。和他们作战我们无时无刻不在紧张中。作为战士我们更不愿和八路军交手。……和国民党军打仗,敌人败了就一跑了之,我们可以放心大胆地追击,和八路军打仗,即使撤退,他们也会设下各种陷阱,我们决不敢掉以轻心。


再看一些敌伪报刊资料

敌西部《朝日新闻》一九四四年一月十五日电:

《华北军》发表昭和十八年(1943年)度综合战果,充分说明了过去以重庆军为对手的华北军,在今天已完全转变为以扫共战为中心的事实……敌大半为.军……交战回数一万五千次,与.党军的作战占七成五,交战的二百万敌兵力中,半数以上都是.党军,我方收容的十万九千具敌遗尸中,.党军约占半数,而七万四千的俘虏中,.党军所占的比率,则只有三成五。

这一方面暴露了重庆军的劣弱性,同时也说明了.党军交战意识的昂扬……”


北平伪《新民报》一九四三年十二月四日载伪中华社讯:.军……潜行于地下,发微菌的蠢动之正规军二十万,配之以六十万之农民游击队,与组织突破二百万之农民自卫团。……吾人对解决大东亚战争之关键之中国事迹之终局,乃在解决中国共产党军,此当再加确认者也。


敌上海《朝日新闻》文友半月刊一卷六期,载武克作《.军内幕分析》:共军的境遇是极其艰苦的,要克服物质上的缺乏,对抗恶劣的环境,必须有超乎常人之外的坚强意志与严密组织。共军在这方面的运用可算登峰造极,发挥无遗。……共军善于运用它的兵力和坚强政治力量所造成的非常高涨的战斗情绪,因而……视之为神通广大,莫测高深……


伪山西《新民报》一九四三年载该报随军记者张文心《癸末春太行作战纪评》内称:一向即以狡黠著称之**军,彼等确有不可漠视之独特战法……共产军其所以几年仍未全灭者,实不能不归功于其特有战法,即彼等得意之游击战。……以上所述,皆为狡黠共产党军所用之战法……如中央军者,集则易乱,散则无力,其溃灭尚较为容易,而共产党军集则为整,化则为零,其每个散在之小组皆为有机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