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征文]我的第一份工作——曾经青涩

惊艳 收藏 11 395
导读:[face=楷体_GB2312][color=#0000FF] [center][face=黑体][size=14][/size][/face][/center]释题 青涩,原指果子未熟时的苦涩味。后多指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身上所表现出来处事不成熟的羞涩。就是形容人未成熟。 [center][face=黑体][size=14][color=#000000]前言[/color][/size][/face][/center]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父母给我安排的,在一家事业单位做会计。 我在大学里学

释题

青涩,原指果子未熟时的苦涩味。后多指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身上所表现出来处事不成熟的羞涩。就是形容人未成熟。


前言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父母给我安排的,在一家事业单位做会计。

我在大学里学的是金融专业,可等我毕业的时候,金融行业已经开始吃香起来了,要想进些像样的单位,如银行什么的没有点关系是不可能滴!最后父母帮我选中了这家事业单位,主要看重的还是其相对的稳定,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我所在的这家事业单位是搞科研项目为主的差额预算单位,就是说有一部分的资金是要靠自己筹划解决的。由于手里有两个地方上的省部级科研项目,所以那时的日子还算好过。别看单位上上下下只有一百多口子,地方不大可是事情一点不少。我在里面磕磕绊绊呆了几年,所得到的教训足够我记一辈子的!


头一天就得罪同事


进单位的第一天,我被直接被指派到财务处做出纳。处长面试了以后,去“拜见”了几位前辈会计,然后被带到自己的桌子边,我一看还挺高兴——紧挨着空调!那时候有空调的单位还真是不多,我边上的那台是日本原装的大金窗式空调,制冷效果相当好,就是声音有点大。

那时候的我真是个毛头小子,表面上不管看见谁都称其“老师”,可骨子里就觉得自己能,谁都看不上。那些老会计学历没有一个比我高,但都是工龄10年以上的油子,本来一见我就有危机感,再看我一副自命不凡的样子,其中一个马上给我“上眼药”,让我做凭证。我当时还真有点傻眼,怎么科目章里好些科目我都不大知道呢?!由于事业单位用的是预算会计,和我在大学里学的工业会计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象“在研课题费用”这个科目的,我以前连听都没听说过!只好硬起头皮请教“前辈”,立遭揶揄:“哎哟,堂堂大学毕业生连这个都还要问呀?!”血气方刚的我二话没说,反身去找处长请教,虽然得到了处长的亲自指点,却也得罪了“前辈”。


为了小事得罪朋友


单位里的年轻人不少,大家凑一块儿打牌、喝酒、踢球、跳舞、看电影、泡一起吹牛等等,什么都玩儿,可谓臭味相投,所以很快就混熟了。

自打小学开始,我就一直是班干部。进了单位后,自然而然被吸收进团支部。支部书记小B是个比我高几届的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写得一笔好字,平时鬼点子歪点子特多,看到我也是个活跃分子,真是一拍即合,别提有多投缘了。两个人一搭一档、一唱一和,以团的名义组织了不少活动,丰富了单位里年轻人的生活。就是这么一对好哥们儿,后来也因为点琐事闹得很不愉快——

小B的LP是在下面科研组工作的工程师,别看她在组里只是个小兵,可在家里却把小B管得跟贼似的。有一天,小B愁眉苦脸的来找我:“兄弟,俺LP她们组的奖金发了没有?你哥哥我的烟快断顿了!”我是财务处出纳,所有现金都经我手,我自然知道发没发。那时,我们单位的科研组全都由组长承包,除了国家下拨的经费,差额部分全都由科研组自己去挣,组长同时握有人事、财务的生杀大权。那次,奖金确实已经发到组长手里了,但是组长发没发到组员手里,财务处不管也就不会知道。小B是个烟瘾极大的主儿,没烟抽就跟没了魂似的。看到哥们儿的可怜相,我就犯上傻了:“当然发了!几天前就发了!”后来碰到那个组长,我还很义气地帮哥们儿问他:“你那奖金发了没有?咋还不发?”人家组长皮笑肉不笑的:“呵呵,我会发的,到该发的时候自然就发了!”组长走后,一直在旁边听的处长马上过来把我狠狠修理了一顿:“人家发不发管你什么事?我都管不着!人家组长不发肯定有理由,你这么一说出去,人家组里万一有什么事,好像我们财务处在里面兴风作浪似的……”后来的结果还真不幸被处长言中,小B的LP在组里大叫大闹,声称“财务处谁谁谁都说已经发了,为什么还不发给我们?!”搞得我很是被动,那个组长以后见我也没了好脸色。我后来大骂小B出卖我,小B听着也只有苦笑。

那时我最大的一好就是踢球,几乎每天都想找人练练,好像一身劲儿攒不下会浪费一样。进了新单位,看见有不少同龄人也有此好,大家一合计,一支球队就这样成立了。单位也非常支持,在我和小B的努力下,单位还出了一笔资金购置了一整套的队服,就是克罗地亚红白方块的那种。我身披5号,一直踢的是盯人中卫。小B身材单薄,又有几百度的近视,但其非常喜欢踢球,还非要8号踢中场,可是其走位太过飘忽,常常是球到人不到,人到球不到。组了队就要比赛,我们常和中学、大学,还有本系统的其他单位轮番交流。在一次正规场地的比赛当中,我看到小B的体力实在是跟不上,我的后防压力陡然加大,就在场上大声建议换人。小H是新分配来的大学生,没赶上建队,故没有队服。我错就错在这么一句:“小B,你歇会儿,把你的衣服借给小H吧?!”本来在我的嚷嚷声中就觉得颇没面子的小B突然爆发:“CAO,队长都没发话,就听你叫唤!队是你们家的?你说换谁就换谁?”我一听就翻了,也问侯其母亲来了:“NTMD倒是在踢球呢还是练轻功呢?人家过你跟玩儿似的,要你有P用?”大家赶快把我们俩劝开,后来队长做主换下了小B,但终究没让他脱球衣,小H结果是光着个膀子踢完了比赛。再后来,我们赢了比赛,可我输掉了友谊!

直到我离开那个单位后不久遇到一个队友,他跟我说,那天比赛前,小B为了那次奖金的事,觉得对你不起,跟他的LP大吵了一顿,所以那天本来起气就不顺……

帮上级做事得罪处长


我在单位工作了一段时间以后,一切都逐渐熟悉了起来。也许是由于工作上的表现还不错吧,这年年底,处长要我和他一起去参加局里的年终总结大会。由于主管局在另外一个城市,可以乘飞机去,这对于没有坐过飞机的我来说,当然是非常高兴的。

局里的财务处副处长Z是我的处长G多年的老朋友,为人非常随和,对谁都很客气。我与他很聊得来,后来闲聊聊到都很喜欢围棋,一下子就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每天会后无事,我和Z处长总要拉开架势摆上几局。几天下来,势均力敌,彼此也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转年,局里财务处要搞个大型统计活动,就分别向下属机构的财务处借调人手。大概是Z处长对我印象比较深刻,就向我们单位点名借我前去帮忙。本来,我想不论是因公还是因私,我们G处长一定会一力支持我去帮他的老朋友的,所以当Z处征求我的意见时,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没成想G处长明确表示了反对(当然是只对我说),理由是我的本职工作也很多,离不开。后来他们上层怎么调解的我不知道,反正是我还是被借调到局里干了一段时间,不但圆满了完成该项统计任务,自己还得了个先进个人奖。Z处对我非常满意,跟我说:“你的能力相当不错啊,可惜这个城市户口不好报,局里机关的人手名额也有限,不然真想把你调到局里来!以后如有机会,我会帮你留意的!”我以为这是场面上的官话,也没往心里去,当时说了声谢谢就完了。回来跟LP一说此事,LP略有所思的说道:“我怎么觉得Z处长话里有话,他是不是在向你暗示什么?”我说:“不会吧?他要是真想调我还不是一句话的事?”LP骂道:“你白痴啊,人家会为了你义务劳动啊?真是一根筋!”之后,Z处却再也没有提调我的事。

回到单位后,G处长虽然没有表示出什么不高兴,但对我明显疏远了许多。后听旁人说,那次我走后,G处长跟某某发牢骚:这个小家伙不知天高地厚,跟局里走那么近干什么?!等等,我一听大吃一惊,莫非是G处认为我是有意接触上级领导,而以后会对他产生不利?真是郁闷!!!



不服从调动得罪一把手


那个单位的领导是有任期的,每一任是2年,干得好可以连任,干不好任期不满也要走人。我刚进去的时候,在任的一把手很有威望,连任了好几届。我进去第三年,那位老领导退休离职了,剩下的领导们谁也不买谁的帐,于是乎单位进入战国时代,一把手走马灯似的换,几乎没有一个干满一任的。最短的一位只干了一个多月。

上面你争我斗,下面老百姓还一样要过日子。由于那时候国家拨款逐年走低,单位的生存压力也逐渐加大,身处机关的工作人员为了挣点奖金,也放下身段去科研组帮忙干活儿。像我这样身强力壮的小伙子,科研组也是需要的。记得那时候,为了帮赶制一批产品,需要通宵加班,我和保卫处的一个小伙子作伴干活儿,半夜休息迷糊的时候,被蚊子咬醒,胳膊上像鸽子蛋一样的大包有2、3个,一气之下拿着杀虫剂,满屋子墙角地找蚊子,看见就“滋”地喷它一下,看着这些吸血杀手螺旋状地飘落至地面,还不解恨,拿起电棍给它来个死无全尸!没想到种种无聊举动,给一个值班的领导看个满眼。

又一任的一把手上任了,年纪很轻,据说还是个“海龟”,是局里的重点培养对象!这位一把手非常自信,一上来就对人事做了较大的“改革”,其实就是裁人——既然开源不好搞,那节流总可以吧?!再说,不总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么!

那时的我已在单位里小有名气,是个“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人物。像我这样既没有资历又没有靠山的小人物,自然被领导首先关注——财务处我第一个被请进一把手办公室。

“***,你好啊!我来这一段时间很注意你啊,你是个很有能力的同志啊!”开始还装得很客气的样子。

“谢谢领导!”

“怎么样?对现在的工作满不满意啊?有什么意见和想法?”还在装!

“没有啊!都挺好的!”这倒是我的真心话,LP一直说我不求上进。

“不会吧?年轻人的想法应该是最多的,像你这样有学历、有能力的小同志应该有独当一面的勇气!想没想过换换岗位?现在下面**公司很需要人,我推荐你去那里做个会计,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看怎么样?”开始出招了!

“财务处的工作也很繁重,我在处里一样可以独当一面啊!那个**公司连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领导不会成心送我去挨饿吧?!”

“怎么会呢?每个公司都会有困难时期,都是暂时的嘛!这样吧,以后有什么困难你再来找我,我再想办法帮你解决!好不好?”没想到我会反抗,有点不耐烦了。

“别啊,我最不想给领导添麻烦了!与其到时候再来麻烦您,干脆现在就不去,岂不是一了百了?!”

“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单位党委经过研究,一致认为像你这么有能力的年轻人一定要放到基层去好好锻炼锻炼!你下周就去**公司报到吧!”图穷匕现、原形毕露了!

“你干脆就跟我说是通知我去哪儿不就完了吗?还假模假事地征求什么意见啊?”

“这不是照顾你的情绪,跟你商量吗?!”已经心虚了。

“商量个P,你们党委都决定了的事,商量是五八,不商量是四十!要是给我座金山还用得着你来照顾情绪?”我再也忍耐不住,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

“你……你……你年纪轻轻,怎么这么混哪?”一见到我发飚了,这位“海龟”立刻含糊起来。此时,被吵架声吸引来的人已经堵满了门口……

结果不用我说了,胳膊拧不过大腿啊!3个月后,“海龟”上调至局里。5个月后,我把档案调到了人才中心。


后语


从小到大,我受到的教育就是“凭本事吃饭”。直到大学毕业,我还一直认为只要掌握专业知识就有了所谓的本事,可以走遍天下都不怕了。可铁一般冷酷的事实教育了曾经青涩的我:这还远远不够!

人生在世不可能离世独居,学会待人接物、处世圆方自如也是一门学问,掌握好了这个“本事”,才能更好地发挥你别的本事!



本文内容于 2008-7-23 23:34:29 被惊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