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80年底,17岁的我,怀着对中国人民解放军无比的向往,投笔从戎,入伍来到了以“上甘岭特功八连”和“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而闻名于世的空降兵某部,开始了我长达5年的伞兵生活。

3个月紧张劳累的跳伞地面训练结束了,5月8日,蔚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我们怀着忐忑不安、激动的心情,来到机场等待着当兵以来第一次跳伞。

在飞机场的待命区,我们每个架次(班)的人员围成一圈,听伞训教员作登机前的讲解,可能由于我们过度紧张,正应了老兵们说得:“上飞机前尿多,下飞机后话多”的俗语,不知谁喊道:“报告教员,我要上厕所”,像条件反射似的“报告教育我也去”“我也去”,教员笑着点了点头:“还有谁去”“我去”“我去”“好、快去快回”“是”呼啦,我们这一架次10个人一下去了8个,只剩下教员和正、副班长。

飞机终于载着我们飞上了天空,第一次坐飞机的我们,带着紧张和好奇,互相打量着身边的战友,每个人的鼻子尖上都渗出细细的汗珠,有的还咂巴着嘴,喉结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教员开始检查我们背的伞具了,“好”为了增强我们的安全感,他每检查一个人都说一声“好”,把大拇指伸到你眼前,表示你的降落伞良好正常。

飞机上的高度表显示着飞机上升的高度,400米,教员背好自己的工作伞,打开了飞机的舱门,呼的一股冷风吹进了机舱,给我们好奇紧张的心里,又增加了些许害怕。700多米时,飞机飞进了厚厚的云层之中,望着舱门外飘浮不定的云朵和忽隐忽现的大地,紧张的我心里默默地背诵起跳离飞机的动作要领。

“嘟”“嘟”两声急促的喇叭鸣叫声,把我拉回到现实,“劈劈啪啪”一阵折放折叠座椅的声响过后,我们赶紧排成跳离飞机的队形。“嘟-”喇叭长鸣,排在班长后边的我,在懵懵懂懂中跳离了飞机……。

就在我惊慌不知所措的时候,猛然感到身体向上一提,降落伞撑开了,顺眼望去,我们这一架次10朵伞花在800米的空中绽放。在空中鸟瞰大地,水塘就像一面镜子,闪耀着银色的光芒,黄色的是油菜地,紫色的是还没有耕种的水稻田,绿中泛黄的是即将收割的麦子地,公路就像一条长长的黑色彩带,火柴盒般大小的汽车在慢慢的蠕动着,街道、工厂,村舍就像星罗密布的大棋盘……。

正当我忘乎所以贪婪地欣赏着眼前这一切的时候,传来了着陆场对空广播的声音:“高空跳伞员请注意,你们的伞开得很好,请你们操纵好降落伞,面朝着陆场方向保持好距离”,我赶紧调整方向,操纵着降落伞向着陆场方向降落。在离地面不到200米的时候,我往下一看“不好”,这时候我正在一个大水塘的侧上方,如果操纵不好,这回可要当“海军司令”了(对掉到水里者的戏称),我连忙按照教案上说的,双手拉住降落伞前操纵带猛往下拉,加速的降落伞带着我划过水塘上空。“注意着陆姿势”,一个搞保障的老兵朝我喊道,在我还没有听明白他说什么的时候,“嗵”的一声,我一个屁股墩,跌落在着陆场的麦地里。背起收好的降落伞,我赶紧朝跑着到收伞站集合,向班长和战友们吹一吹自己刚才的感受。

虽然,以后我也当了跳伞教员,跳过百余次的伞,而当新兵第一次跳伞的情景使我终生难忘。我非常自豪,在我人生的旅途中,曾经有过当兵的历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